《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06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要文武忽然问道:“厉剑,你好像没来过我家呀,你是怎么找到的?”
  厉剑“嘿嘿”一笑:“我*干过侦察兵呀。再说了,有人给我带路的。”
  “厉剑,你跟踪我?”杨大庆醒悟过来。
  “哈哈哈”,众人大笑起来,仿佛要用笑声冲散人们心头的阴霾一样。
  就在楚天齐借花献佛,用要文武的酒菜感谢各位朋友时,好多人也在谈论着他。其中就包括孔氏弟兄,堂兄弟三人这次没有选择去市里酒店,而是直接在孔嵘的家里。

  孔嵘真正的家是在市里,媳妇和孩子都留在市里那个家。他们现在所在的家,是孔嵘在玉赤县的家,是财政家属楼上一个一百五十平米的大房子。平时孔嵘一般都住单位办公室套间,很少到这个家。今天是为了谈话方便,才和堂*哥孔方、亲*哥孔臻到了这里。
  没有旁人在场,只有兄弟三人,因此说话很随便。比起那几次在市里见面,这次的见面要轻松的多。
  “小嵘,这么多天了,为什么还一点动静儿没有,是不是这事就下去了?是不是那小子很快就能官复原职?”孔臻吸了口烟,说道,“农夫和蛇的故事,太有教育意义了。”
  “哥,我现在也有点不太明白,不知道柯兴旺要弄什么。问了几次,他也没给我个明确答复,只说‘再等等’。农夫和蛇的事,当然要警惕,可我不是那个农夫,我相信柯兴旺也绝不愿意去做。不过我敢肯定,姓楚的绝不会有那条蛇的幸运。”孔嵘一笑,“官复原职?笑话?开发区已经让冯家人占了,还能给他吐出去?中小企业局已经内定人头了,也不可能改变。”
  “小嵘,这都快一个月了,审计局也撤走了将近二十天,我也感觉像是没什么事了。会不会是柯兴旺已经放了他,只不过不愿承认而已。”孔方也表示忧虑,“如果那小子一旦缓开手,肯定还会找我们麻烦的。我和你哥可能还没事,估计他肯定会对付你的,你毕竟天天在柯兴旺身边,他也知道。”
  “大哥,不会的。柯兴旺可是个记仇的人,能这么轻易饶了姓楚的,绝不可能?我怀疑柯兴旺在玩大的,因为他没和我说,那个人也没不清楚他在想什么,有些太谨慎了。”孔嵘狞笑道,“姓楚的,怕是你的死期不远了吧。”

  “你就那么有信心?”孔方反问。
  “大哥,我发现你现在好像变得消极了很多,一直对好多事持怀疑态度。也不怪大哥,你是有心无力,谁让你的领导不积极呢?”孔嵘一笑,“人家现在那可是春风得意,儿子当了主任,堂*哥当了局长。不过你们这些跟班的,却连个喝汤的份也没有,他老冯确实也有点儿太那个了。”
  “小嵘,怎么跟大哥说话呢?”孔臻呛了弟弟一句。
  孔方脸一红,尴尬道:“没什么,都是自家兄弟,小嵘说的也有一定道理。确实是,冯书记现在是把便宜都占了,他当然不想过多惹事生非。不过,他也说了,他说结果未必就如我们想像的那样。”
  “什么意思?老冯是说姓楚的能翻盘?怎么可能?”孔嵘不以为然,“我看他纯属就是借口。”
  孔臻接了话:“经大哥这么一说,我也有些怀疑,但只是一种感觉,我总感觉变数很大。我还有点纳闷,也没见姓冯的怎么出力,为什么他就得到那么多实惠呢?”

  孔嵘给出了答案:“现在柯兴旺在全力打击赵系,顺便也收拾一下郑系,因此他必须借助冯志国的力量。冯志国在玉赤县经营多年,虽然也受过一些损失,但实力还是不容小窥。冯志国自恃柯兴旺现在要借他的力,正好顺势就提出了自己的条件。当然他也投桃报李,把柯兴旺的人也推了上去,比如青牛峪乡,那可是党政大权都给了柯兴旺。”
  “刘大智是柯兴旺的人我倒不怀疑,可那王晓英不是吧。再说了,如果都是柯兴旺的人,在县委常委会也通不过吧。”孔臻指出了疑点。
  “王晓英应该是柯兴旺的人吧。我有确切消息,说常委会上有人对王晓英上*位持不同意见,结果柯兴旺大发雷霆,还拍了桌子。”孔嵘笃定的说。
  听完孔嵘的话,孔方和孔臻都闭了嘴,屋子里静了下来。
  长条沙发上,坐着黄敬祖和王晓英,他们都把目光投在一个人身上,这个人就是王文祥。王文祥正站在他们面前,一言不发。
  “老王,这次的事我也尽力了,可是我们根本争不过冯书记的。”黄敬祖叹了口气,“让你总做老二,确实也过意不去。”
  “领导,我也并不是要争那个位置,也有自知之明。近多半年,开发区发展确实惊人,我根本没想到。之所以开发区有今天,这都是楚天齐当主任的缘故,大家都不得不服。如果要是楚天齐还当主任,那怕是他官复原职,我都没有任何想法。”王文祥满是委屈,“可是县里的做法也太不地道了,总是把人巧使唤完,就踢到一边去。这次更是如此,直接弄了一个花花公子来领导我们。这倒好,人家去会上一顿白活,然后县里又马上给拨下了全部补偿款。这也太的看人下菜碟了。

  “老王,人家是冯书记的侄儿,又是新官上任,县里支持一下也是应该的,这就是现实。我们不能岂求领导大发慈悲,只能自己发奋图强,靠实力说话。”王晓英接了茬,“其实你的事老黄一直都惦记着,只是事与愿违而已。他自己不也一直没有进步吗?光是一个破助理就当两年了。”
  听王晓英打官腔,王文祥心里很不痛快:“王书记,咱们不说别人,就说县里的安排。我去要钱的时候,是一个大子不给,还拿大话拍我,说什么‘自力更生’、‘挖掘潜力’。可是轮到副书记儿子了,仅仅三天就把款项全部拨付到位,那可是比原预算多出了百分之二十多的费用,说给就给了。就因为他是副书记的儿子,就因为我是老百姓子弟?拿公家的钱买好谁都会做,县里难道就要一直拿财政资金给那些官二代买面子?

  再说这个花花公子,上了十多年班干过什么好事?把教育局的钱糟蹋那么多,在组织部也是成天惹事生非,到青牛峪却捡了个现成的。那不都是领导你还有宁俊琦、楚天齐打的基础吗,他干了什么?王书记对这些应该更清楚吧?就这样的人能领导好开发区?我看又是拿开发区镀金,明年弄个副处就走人。还不是来抢楚天齐现成的?”
  “老王,说话不要这么偏激吧?在你的口中,冯俊飞是一文不值,楚天齐却成了无所不能的神。”王晓英话题一转,“对了,我记得你曾经说过,说楚天齐能看透别人的心思。那现在都被别人整成三孙子了,他怎么就没有一点抵抗力呢?是他功能失灵,还是等着后发制人?恐怕还没他出手,黄瓜菜都凉了吧。”
  日期:2017-02-15 06: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