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06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把电话打给武进忠,说明了自己的意思,武进忠还是劝他再等等,等等组织部消息。楚天齐以“寄人篱下不好受”做了回答,武进忠只得叹了口气,同意了他的要求,并让他写了一份请假条。
  请完假的时候,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多,当天是回不了家了,只能等明天再说。楚天齐写好请假条,请要文武代交,要文武一定要请楚天齐到家中吃晚饭,楚天齐答应了。
  晚上六点多,要文武家的晚宴开始了。要文武媳妇还在厨房忙着,餐桌上已经摆了多半桌子的菜,桌边只坐着楚天齐和要文武两人。
  要文武拿过白酒,给楚天齐倒上,又给他自己满上。这瓶酒是他专门珍藏的好酒,到现在已经有十五六年了。
  双手端起酒杯,要文武说道:“主任,感谢你对我老要的照顾,老要有你这样的领导,有你这样的朋友,真是三生有幸,老要敬你。”
  楚天齐也双手举杯:“老哥,就叫我小楚吧,我有几句话说。从我到乡里的第一天,就认识了老哥,到现在已经将近四年了。从初步接触,到逐渐了解,到慢慢成了朋友,直到现在的忘年交,咱哥俩真是缘分不浅。在乡里的时候,你一直对我照顾有加,在关键会议上,更是说真话帮了我。从那时起,咱俩的交情又深了一步。后来我离开青牛峪了,但咱们的交情一直还在,你一直惦记着兄弟,让兄弟感激不尽。”

  要文武打断了对方:“先喝了老哥敬的这杯酒,再边吃边说。”
  “好”,楚天齐响应了对方的要求,两人碰杯后,一饮而尽。
  要文武马上给两人酒杯添满,张罗着让楚天齐吃菜。
  吃了一口菜,楚天齐接着刚才的话题:“以前我顺风顺水,围着我的人不少,我确实也没有特别的感触。近一段以来,我算是感受到了世态炎凉,可你老哥一直对我不离不弃,时常关心我。因此,给你的工作带来了许多不便,但你无怨无悔,对我更加照顾,让我感受到了倍加珍贵的温暖,老弟敬老哥一杯,谢谢!”说着双手捧杯。

  “你把老哥说的这么好,老哥不敢认同。不过,这酒是要喝的,这是你的心意。”说着,要文武举杯,和对方碰在一起。
  喝完这杯酒,要文武接着说:“你刚才对老哥的评价,让老哥汗颜。其实,在你刚到乡里的时候,我也并不怎么看好你,认为你就是一个新兵蛋子,在你面前摆老资格。慢慢的,我发现你这个人头脑灵活,点子颇多,短短几个月便做出了很大的成绩。我当时有些不解,不解你的主意都是从那儿来的,不明白为什么老百姓对你交口称赞。
  后来我弄明白了,因为你真心为老百姓着想,所以老百姓念你的好,因为你做事是从老百姓的实际需求考虑,所以你能实打实的把工作做好。从那时我才打算好好和你接触,希望跟着你这支绩优股,能有一个好的出路,我那时的目的也不单纯,啊,哈哈哈。
  我虽然在乡里上班,但城里也有些朋友,我听他们跟我说起你好多的事。在调研的时候,你不走过场,顶着各种压力,应对着各种明枪暗箭,硬是做出了不俗的成绩。尤其我还知道,你为了老百姓征地补偿款,千方百计想办法,按时支付了他们款项。更是为了开发区发展,为了全体人员的出路,奋力拼搏着。那时,我已经暗暗决定,就跟着你混,不只是为了有个好前途,更是被你的人格感召。”

  楚天齐打断了对方:“老哥,可是我现在成了一支垃圾股,你还能这样对我,确实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我可没说你是垃圾股,我只把现在这段看做一个短期振荡,只看做强力反弹前的铺垫,我是信心百倍。不管到什么时候,老哥都会支持你。”说着,一举酒杯,“老弟,你现在很艰难,可你仍然记着老哥,还向冯俊飞和徐县长替我说话。我老要感激万分,能有你这样的朋友,我老要值了。”说着,和楚天齐酒杯碰在一起。
  两人边说边喝,一会豪情万丈,一会儿又扼腕叹息,不知不觉间,一瓶酒已经喝完了。
  “老哥,我喝好了,今天的酒就到此为止吧。”楚天齐把酒杯口朝下扣到桌子上。

  “楚主任,再喝点儿。”要文武的媳妇拿着一杯未开封的酒,走了过来,边撕封口边说,“我还没敬你酒呢。”
  盛情难却,楚天齐只得说:“嫂子,应该是我敬你。你就叫我小楚。”。
  “好,小楚。嫂子敬你这酒呢,不说感谢,就是告诉你一句话‘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你的路还很长。”要文武媳妇端着酒杯,说道,“兄弟,嫂子还等着去省委大院看你呢。”
  虽然对方最后这句话,不乏玩笑成分,但楚天齐却感受到了要文武两口子对自己的信心,对自己的关心。他心情一阵激荡,双手端杯,站了起来:“嫂子借你吉言。”

  一杯酒刚喝完,忽然响起敲门的声音,而且敲的还很急。
  几人对望了一眼,要文武问了一声:“谁?”
  “要主任,我是大庆,楚主任在吧?”门外是杨大庆的声音。
  “等着啊。”要文武应了一声,示意媳妇去开门。
  屋门打开,杨大庆走了进来。

  “大庆,怎么啦?有什么事?”要文武问道。
  杨大庆嚷嚷道:“吃饭也不叫我,这么瞧不起人。”
  楚天齐心头一松,他知道没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便笑着道:“想来别人家吃饭,还这么理直气壮?”
  “主任,我知道你是怕连累我,不过我不怕,我就跟定你了。”杨大庆径直走到楚天齐面前,“再说,咱们已经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
  “好小子。”楚天齐轻轻给了杨大庆一拳。其实杨大庆就是说中了他的心思,他就是担心连累别人,才一个人来吃请。当然,他也不太清楚别人是不是还像老要一样对自己。
  “笃笃”,敲门声再起。

  这次进来的人是厉剑,厉剑进门就说:“主任,出来赴宴也不带上我,万一你喝多了,我好往回弄你。”
  明白了对方心思,楚天齐很是感动,便说道:“厉剑,我现在这个状态,你应该也清楚。我没有和你接触,是担心影响了你的发展。”
  “主任,我就一句话:你是个好官,我认准了你这个人。”厉剑的话很简短。
  看看要文武,看看杨大庆,再看看厉剑,楚天齐百感交集,这真是患难见真情呀。在这样的困境下,还有人主动跟着自己,这是需要极大勇气的。他心中一热,豪气顿生,给众人各倒满了一杯酒,然后举起酒杯说道:“各位,我何德何能,承蒙大家如此看中,我感激不尽。今天就借要大哥的酒,敬大家一杯。请大家相信,不管困难有多大,不管前途多难险,我楚天齐一定能闯过去。”
  “好,我们支持你。”众人齐声说罢,响起轻脆的碰杯声,然后一饮而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