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498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路宝把思路理清楚了,冲着董部长呵呵一笑说,行啊,那我就严格执行了当的指示就是了,立马放人。
  董部长瞧着王路宝那一脸似笑非笑的样子,心里一阵说不出的憋气,这小子明明就是害怕放了董大苟自己一个人承担责任,担心引起新上任县长的不待见,所以才会到自己这里亲自跑一趟,现在自己把该说的说了,他倒是像做出了多大的退让似的,一副人情面给足的嘴脸。
  毕竟,大家都是红河县官场有头脸的人,彼此之间以往的合作也还算是和谐,只要王路宝及时把自己的弟弟放出来,董部长并不想多说什么,官场中,和谐是一个相当重要的主题,哪怕内心已经翻江倒海,表面上的和谐却是一定要保持的。
  王路宝从县委宣传部董部长的办公室出来后,又打了个电话给徐大忠。

  王路宝心里明白,徐大忠这次原本心里以为自己是百分比很高的能竞争上县长的位置,没想到却从市里空降了一个年纪很轻的秦书凯抢占了县长位置,这厮心里现在必定对秦书凯很有看法,现在自己既然已经在秦书凯和董部长之间做出了选择,县政府这边若是多了一个徐大忠支持自己的话,这县委常委中,有几人抱成一团的话,即便是秦书凯当真向自己发难,自己倒也不必过份担心了。
  徐大忠一接到王路宝的电话,心里立马明白王局长的用意,只是他嘴上却什么都不说,只是简单的问候道,王局长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不会是要请我吃饭吧?
  王路宝呵呵笑道,徐县长可真是会开玩笑,你整天那饭局都要底下人排队候着,哪里轮到我这个公丨安丨局长请客呢?
  徐大忠听了这话,哈哈笑了一声说,要是你王局长请客,我立马把那些饭局全推了,别人的面子能不给,你王局长的面子怎么着也是要给的。
  徐大忠这阵子尽管是个常务副县长,却因为县里的县委书记和县长都是在调整中,有一段时间以来,县政府这边的实权,其实是掌握在他徐大忠的手里,人一旦手里有了权力,上门找办事的人也就自然多了起来。
  王路宝听说,今年八月节的时候,徐大忠家送礼的几乎要排长龙了,他家小别墅的路口,走了一拨又来一拨,总之是络绎不绝,因为有不熟悉的人总是在晚上敲错门,搞的隔壁邻居不堪其扰,特意弄了个指示牌竖在自己家门口,上面标出一个箭头直指隔壁徐大忠家,箭头底下附上几个字,徐县长家在隔壁。
  两人闲话了几句后,王局长把话题转到了董大苟的事情上。
  王路宝局长说,徐县长,我这心里也有些没底,你说这件事,董大苟到底是放了比较合适,还是不放比较合适呢?

  徐大忠心说,你王路宝在我面前唱什么双簧啊,难不成这都快要到天黑了,你还没到董部长跟前,两兄弟把这件事商量清楚,说白了,你也不过是想要探听一下我这个常务副县长对这件事的态度,想要尽量多争取一些支持力量罢了,这点小心眼还在我面前耍弄,实在是可笑至极。
  徐大忠叹了一口气说,王局长,你这个问题可是难倒我了,董大苟到底有没有违法违纪,你这个公丨安丨局的局长心里应该比我清楚多了,到底该不该放,相信王局长也有自己的主意。
  这么说吧,王局长要是有什么其他的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只要是方便的,自然是不说二话,毕竟大家都是老县长身边照顾的人,现在老县长虽然走了,咱们直接之间的兄弟情义还是应该继续保留的,你说是不是?
  王路宝听了这话,心里明白了徐大忠话里的意思,听徐大忠这种说话的语气,自己若是为了董大苟的事情一旦真的跟新来的秦县长有些冲突,徐大忠应该不会袖手旁观的。
  王路宝局长打电话的目的达到,立马笑呵呵的对着电话说,徐县长果然是重义气的人,我这心里还嘀咕着呢,什么时候请徐县长和众兄弟好好聚聚,也不知道徐县长每天工作这么忙,能不能抽出时间来,现在看来,我是多虑了。
  徐大忠心说,你王路宝得罪了新来的秦县长,心里不踏实,想要多拉几个同盟军,这种想法倒是跟自己的诸多想法不谋而合,不管王路宝请客的时候,到底能请来哪些人物,只要这些人都能抱成一团,就是一股力量,而这股力量说不定自己日后也是用得着的。
  因此,徐大忠热情的口气说,行啊,那我就坐等王局长请客的通知了。
  王路宝其实原本也就是以请客吃饭的由头挑起跟徐大忠说话的理由罢了,现在见徐大忠倒是把这件事当了真,赶紧回答说,好啊,既然徐县长给面子,我一定尽快安排。

  一个电话,搭上一顿饭,换来常务副县长徐大忠对自己的支持,王路宝感觉自己这个电话打的还是合算的。
  有了董部长和徐大忠的明确表态,王路宝办起事情来感觉心里也有了不少底气,一回到公丨安丨局,他就让手下人,立马把董大苟放了,带到自己的办公室来一趟。
  手下人起初听了这话,还以为自己的耳朵没听清楚,毕竟董大苟的事情可是惊动了市局的魏副局长呢,王局长竟然只关了半天,随便就把董大苟给放了?
  手下人忍不住又确认了一回,小心翼翼的口气验证道,王局长是说,要把董大苟给放了,然后带到您的办公室来吗?
  王路宝对上面的领导整天一副笑脸,小心翼翼的生怕说错话,对底下人却一向是另外一张脸。
  见底下人听了自己的命令,却还站在面前磨蹭,似乎对自己的吩咐没有听清楚的模样,立马摆出一副领导的架势,伸手拍了一下桌面说,你这什么耳朵,刚才跟你说的话没听见吗?把董大苟放了,带到我办公室来,赶紧去办事,还愣在我这里干什么?

  底下人听王局长说了第二次同样的话,这才确定自己刚才的确是没听从指令,尽管心里疑窦重重,却忍住了一句话也没敢多说,径直去了看守所先把董大苟给放出来。
  董大苟说起来是被关在看守所,实际上却并没有被真正意义上的关起来,不仅没被关起来,还被看守所的几个人小心的伺候着,倒是比服侍自己的亲爹,还要多几分关照。
  想说,董大苟呆的地方,原本丨警丨察带过来的时候,交代说要先关押起来的,可是临走的时候又交代说,王局长吩咐了,要好好关照董大苟,别让他受了什么委屈。
  这两道命令一下达到看守所,在具体管事的耳里听起来,这件事处理起来可就有学问了,要关起来,还要不能受委屈,只要是当真被关起来的人,有几个是不被委屈的,要想不被委屈,那就只能不关门上锁的把人关押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