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88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人给我的感觉,比赵承风的印象还要深刻。
  这儿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但他的城府绝对很深,并不是赵承风的跟班,我甚至感觉他在龙虎山的地位,比赵承风似乎还要高一些。

  因为我感觉得出来,赵承风对待这位师弟,隐约间很尊敬,甚至有点儿讨好的意味。
  当然,这仅仅只是感觉,并不足以为信。
  赵承风离开之后,我们暂时闲了下来,想起赵承风刚才的问题,我们便找到了朵朵,询问起了当日的事情来。
  对于当日之事,朵朵的记忆并不太深,告诉我们的东西,也都是当日陆左曾经谈及的。
  突然之间,一夜的时间里,风向就变了,四面八方的传言过来,都指向了陆左,而陆左试图辩驳,甚至试图去救人,结果给愤怒的人围攻,而宗教局的人则开始大肆追捕陆左,并且使出来的手段十分激烈,甚至有想要杀死他的意图。
  因为涉及到了陆左这样在江湖上顶有名的大人物,所以宗教局那边也显得十分慎重,甚至还特地让黑手双城来督办此案。
  而最后陆左却是负罪潜逃了,根本没有正面的勇气。
  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其实一直以来,陆左都没有跟我们细谈过此事,甚至都没有说起他在那件事情之后,跟黑手双城的交锋,甚至是否见面的问题。
  朵朵这边问不出个所以然来,我们有些担忧,而这个时候,我提出一个想法。
  我想在审问之前,是否能够与陆左见上一面。
  不管是公开的,还是暗地里的,如果能够与陆左见上一面,听一听他本人的想法,或许我们的心里就不会这般的忐忑。
  杂毛小道点头,说对,明天找赵承风问一问。

  陆左是三天之后的中午两点出庭审理,时间还长,用不着太过于着急。
  毕竟这儿是京都,以前的天子脚下,首善之地,我们对这儿并不是很熟悉,如果乱来的话,很容易给自己招惹麻烦。
  我们这一次是豁出去了,但说句实话,如果真的有人想对付我们,如同对付陆左一样,往我们身上泼脏水的话,一时半会儿之间,我们也是有点儿无解的。
  两人商议之后,精神都有些疲倦,于是各自睡去。

  我睡的,是老阿姨特地给我留的西厢房。
  这是许老给虫虫留的房间,而我作为虫虫小姐的对象,住在这里是理所应当的。
  这是老阿姨的说法,对于我来说,心里面自然是得意洋洋的。
  尽管虫虫从来没有在这儿住过,但我躺在那铺着老棉被的床上,闻着新鲜棉花的香味,却还是忍不住地想要笑。
  如果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我的身边,躺着娇俏可人的虫虫,在这样的深夜里,两个人做一些不可描述的羞羞事情,那该是多美妙的事情啊……
  只可惜,世事并不会尽如人意。
  我睡到半夜的时候,听到院子里有动静,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来。

  我走到了窗边,往外望,瞧见杂毛小道在跟一个人说话。
  那人居然是林齐鸣。
  我退开了门去,打了一声招呼,却见杂毛小道顺势将林齐鸣推进了我的房间里面来。
  这是什么情况?
  我睡意未消,迷迷糊糊,而林齐鸣则谨慎地望了一下外面,然后将门给关了起来,还有些担忧地说道:“你们这儿安全么?”
  杂毛小道笑了,说检查过了,没事的。
  我对林齐鸣说道:“你怎么来了?这案子你也要参与么?”
  林齐鸣摇头,说不,我是以私人身份来京都的,没有几个人知道我到这里来了。
  我说如果因为之前我打的那个电话的话,我表示抱歉。
  林齐鸣说先别说这些废话了,我半夜过来,就是想问你们一句话——为什么你们那么笃定,在背地里着手陷害陆左的人,就是陈老大?
  听到这个问题,我与杂毛小道对视了一眼,知道林齐鸣这是坐不住了。

  这是好事。
  沉默了一会儿,杂毛小道开口说道:“其实你自己也有独立的判断,何必跟我们来求证呢?”
  林齐鸣的双眼有些红,这使得他看起来有点儿吓人。
  他显然是星夜兼程赶过来的。

  听到杂毛小道并不正面的回答,他很陈恳地说道:“两位,如果你们相信我,便跟我说真话;如果不相信的话,我转身就走,绝对不会再烦你们。”
  杂毛小道看着林齐鸣,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开口说道:“你应该还记得王明吧?”
  林齐鸣点头,说自然知道。
  杂毛小道说王明跟你应该也还算熟悉,不过跟我们也一直保持着联系。一开始的时候,我对大师兄一直心存期冀,即便是他将我这茅山宗的掌教之位弄下来,我也只以为是爱之深责之切,但后来听王明跟我讲了一件事情,这才最终确定的此事。
  林齐鸣深吸一口气,说什么事情?
  杂毛小道说王明谈及了当年的一件公案,叫做黑舍利事件,荆门黄家的黄养神,一个来自地底世界的魔女,曾经收集了散落九处的黑舍利,最终却是想要影响一个人,让其魔化;而据王明的推论和猜测,他们想要影响的那个人,应该就是我大师兄,黑手双城陈志程。
  啊?
  林齐鸣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整个人的精神仿佛一下子就变得颓废了,轻轻叹了一声道:“果然。”

  杂毛小道扬眉,说你知道?
  林齐鸣低头,说当初参与这件案子的,有一个小女孩,叫做程程,后来她出现在了陈老大的身边,被陈老大认做了干女儿,小白狐儿就是因为这件事情跟陈老大吵架,最后离开的……
  杂毛小道说道:“程程?”
  林齐鸣说对,我们几个人内部曾经进行过猜测,觉得这个女孩子极有可能就是陈老大的女儿,但是却不敢问,之前小七哥曾经问过一次,结果陈老大大发雷霆……
  杂毛小道说事情现在已经很清楚了,太多的事情,证明我大师兄现如今已经被魔化了。

  林齐鸣有点儿紧张地看着杂毛小道,说你们想怎么办?
  杂毛小道忍不住笑了,不过笑容里却充满了苦涩:“你以为我能怎么样?事实上我比你更加关心大师兄的情况,因为我不但是他的师弟,而且他还是我小姑的丈夫……”
  林齐鸣咬着嘴唇,说我们该怎么办呢?
  杂毛小道看着林齐鸣,深吸了一口气,说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
  啊?
  林齐鸣赶忙问道:“你有什么好办法?”
  杂毛小道说这件事情最终还得求到一个人的身上去,不过至于能不能成功,还需要从长计议;而现如今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把陆左给救出来,这件事情,你得帮我们。
  日期:2016-08-19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