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140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第一次进山,遇到黑瞎子的时候,他在跑,遇到狼群的时候,他在跑,遇到东北虎,他一样在跑。
  跑起来,就有希望。
  他跑得姿势绝对称不上好看,抱头鼠窜还差不多,丧家之犬一样的扑腾,狼狈无比,在草地上连续跟两颗子丨弹丨擦肩而过,但他始终没有转身跑,将自己的后背留给这个铁了心要杀掉他的人妖。
  段天狼笑了。
  再能跑又如何?
  他这连续两枪,已经将陆羽逼到了绝处,身上所有可以发力的部位都用了一遍,下一枪,他绝对不会打偏。
  唯一差别,是打这家伙的哪里。
  是打在非要害部位,接着揍他一个半身不遂,还是只能将这家伙一枪爆头?
  这个时候,他依然没有忘记观察陆羽。
  他希望看到这头狼狈的丧家之犬垂死前挣扎,希望能从他脸上看到畏惧、仓皇和绝望。
  他不相信这世界上真有人不怕死。

  但他还是失望了。
  陆羽脸上没有绝望,他跟他比起了中指,一个地球人都懂的手势。然后吐出三个字:“操-你-妈!”
  这是一句极为经典的国骂。
  连三岁小破孩儿在耳濡目染之下都懂得用这三个字骂人。
  但在这种场景之下,陆羽还敢比起自己的中指,骂出这希拉平常普普通通的三个字,所需要的,可不仅仅是勇气。

  “这是你这辈子说得最后三个字。”
  段天狼完全被激怒。枪口直接瞄准了陆羽的脑袋。
  狗急跳墙?
  段天狼不信这个。
  他早将墙给通上了电,给上面加了盖子,根本不给陆羽任何希望。
  江依依摇了摇头。
  陆羽,完了。
  段天狼会直接杀了他。
  这个像一把妖刀,给江海这座死气沉沉的大城市,带来了一抹亮色的男人,将会死在这里。

  没来得及绽放属于他独一无二的光华,被残酷残忍的扼杀在这里。
  可惜么?
  似乎有一点儿。
  但这个国家有十四亿人,有两亿年轻男人。
  每天都有几万带着野心和报复的年轻男人远道而来,扑到江海这座共和国骄子城市。

  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江海也只出过一个周正毅,一个陈天桥。
  江海太大了,大到你抱着五千亿砸到黄浦江里面,也不一定能扑腾出多大的浪花。
  陆羽?
  一个剑走偏锋的男人,在毫无根基的前提下,惹到了段天狼这种含着金钥匙出身的天生贵族,他拿什么跟段天狼玩儿?
  江依依没有开口保下陆羽的想法。

  虽然觉着有点可惜,但也仅此而已了。
  这个国家,永远不会缺少天才。
  死了一个陆羽,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归根结底,她江大小姐是个性情凉薄的女人。
  不会无缘无故对谁发善心。
  所有人都觉得陆羽死定了,唯独他没有。
  他在笑。
  灿烂的笑容,露出两排大白牙。

  吹了个口哨。
  一道白色闪电刷地扑向段天狼。
  这个世界每天都在发生形形色色的故事。
  今天这个故事,段天狼猜到了开头,没有猜到结尾。
  他出其不意的到来,蛮横的直接掏枪,确实打了陆羽一个措手不及,但他忽略了两个细节。
  第一,陆羽虽然不是内家拳武者,但他曾经是。
  天地桥被斩断了,但曾经作为暗劲巅峰武者的那份儿对危险的直觉还在。
  武道层次分为明劲、暗劲和化劲。
  到了化劲,就可以称为宗师。
  这个境界的武者,已经天人交感。

  “至诚之道,可以先知。”
  对于危险的直觉,已经到了秋风未动蝉先觉的地步。
  这种级别的宗师,已经可以躲避子丨弹丨。
  陆羽对于危险的直觉,离“至诚之道”只差一步,远远超过正常人十倍,虽然不能提前预判子丨弹丨的轨迹,但加上心理学的一些个小技巧,还是可以勉强规避的。

  第二,陆羽不是被他逼到绝处的丧家之犬。
  他是一头狼。
  段天狼自以为自己是头狼,其实不是。
  他充其量就是一头军犬。
  陆羽才是。

  一头真正跟狼群厮混过的野狼。
  狗急了会跳墙,说白了就是逃跑。
  但狼不会,狼只会觑准时机,反咬回去。
  这下猝不及防,段天狼直接被那道白色闪电带翻在地。
  吕奉先!
  一直潜伏在暗处,等待着绝佳机会。
  现在就是他出击的时候。
  太突然了。
  段天狼狠狠跌倒在地,手中的蟒蛇左轮从他手上摔了两米远。

  ‘吕奉先’呲着牙他脖颈处咬去,段天狼反应极快,屈身一弹,咏春寸劲勃发,已经将‘吕奉先’弹飞,再次扑向他的蟒蛇左轮手枪。
  与此同时,一直在啃着黄瓜的熊子也开始行动,也是拔出一把92式,瞄向了陆羽的脑袋。
  啾啾——
  又是一道白色闪电扑来,狂风大作。
  ‘武媚娘’叼着一个饲料编制口袋,抛向陆羽,然后闪电一般扑向熊子,突然地偷袭,抓了他满脸血,手上枪被抓掉了。
  陆羽接过口袋,闪电一般抓出牛角弓,装着十二支翎羽箭的箭筒斜挎在肩头,牛角巨弓咔咔作响,一尾又大又粗又长的鹰翎羽箭已经搭在了弓弦上。
  他开始微笑。
  优雅,灿烂,还有一抹狰狞。

  长弓在手,天下我有。
  江依依微微张大嘴巴。
  这一切发生太快,她都还没回过神来,陆羽就已经张弓搭弦完毕。
  “有个老家伙跟我说过,人加弓就是一把枪。我这辈子都没用过枪,本以为枪很厉害,今天看来,其实也不是那么厉害。还是我的弓箭更厉害一些。”陆羽淡声道。
  “弓箭?”段天狼抓起地上的蟒蛇左轮,哈哈大笑:“姓陆的,你他妈是不是傻?老子有枪,你他妈拿把破弓箭吓唬谁?”

  “我没有吓唬你。”陆羽正色道。
  “操-你-妈!”段天狼骂了一句,突然偷袭,左轮瞄准陆羽脑袋就想一发子丨弹丨过去。
  然而陆羽比他更快,放开了箭矢,破空锐啸响起。
  段天狼啊地一声惨叫了起来,一枚羽箭,钉在了他的胳膊上,将他整个人带倒,直接钉在了地面。
  “操!”
  熊子骂了一口,直接扑向陆羽。

  有个卵用。
  他相距陆羽十米。
  这个距离他从启动开始,需要两秒才能扑到。
  但陆羽弯弓搭弦只需要一秒,若是进入极限状态,只需要0.8秒,这是几万次练习后,刻进他骨子里面的本能。
  基本上不会出错。
  在战斗方面,他天赋从来出类拔萃,他的身体虽然不能凝练先天内劲,却已经被他打磨成了最精密的战斗机器。
  或许上帝再给你关上一扇门的同时,还不会忘记再给你关上窗户。
  但真正的强者,强大的是内心。
  这种人,不信神不崇道不吃斋不念佛。
  在这种人的心里,这个世界上没有神祇。
  他自己就是世界上唯一的神祇。

  陆羽就是这样的人。
  他坚硬,他执拗,他不怕痛不怕苦,不怕流汗不怕流血。
  天地桥被斩断,只意味着他不能攀登武道的最高峰。
  却并不意味着他就会变成一个弱者。

  三年学刀,他成了最好的刀客。
  三年学弓,他成了最好的弓手。
  咻——
  一声锐利呼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