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136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羽微微皱眉,这两人说的话,都藏着机锋,他有些听不明白。
  何良信微笑着不语。
  叶青竹瞪了他一眼,转身回屋去了。
  陆羽疑惑道:“何叔,你们这打什么机锋呀?”
  “青竹是问我是不是要出山给你当司机。”何良信正色道。

  陆羽一懵。
  何良信给他当司机?
  他现在自己都是别人的小司机,有资格让何良信这种车神级数的给他当司机?
  何良信笑道:“小陆,你这孩子我还是挺喜欢的,干净,难得的干净,就跟长白山老林子里大雪天一般,白茫茫平原大地没一点污垢,在南方是多难得的事情。但要说给你当司机的话,还是太早了一些。”
  陆羽连忙道:“何叔,这我可不敢奢望,我现在都还在给人当司机呐。”

  “现在是别人的司机,不代表你一辈子都是别人的司机,小陆,你下过象棋吧?”何良信问。
  陆羽点点头。
  何良信说道:“刚认识你的时候,你是一枚卒子,还是没有过河的卒子,所以我并没有跟你多讲什么,也没有跟你提我跟你之间的渊源,现在嘛,在你把罗克敌三刀六洞,让吴天南丢尽老脸之后,你就没有退路了。”
  陆羽浅浅抿了一口酒,六十七度的衡水老白干,那是真辣,喝下去胃里翻江倒海,火烧似得,辣的他直吐舌头。
  何良信继续说道:“没有退路,那就是过了河的卒子,进一步,大杀四方,退一步就是万劫不复。但卒子过了河,真悍勇起来,那可是能当一枚車用的,再进化一下,变成一枚帅也不是没可能。真到了那天,那叔就来给你当司机,做你的那匹马。”
  陆羽愕然。
  何良信解释道:“小陆,不是叔瞧不起现在的你,只是叔这辈子其实只跟你二师兄当过司机,我是看着他死的,尸体都是我捡回来的。我一大老爷们,那时候是真悲凉了,哭得比一娘们儿还娘们儿,这种悲凉我不想再在你身上感受一次。”
  陆羽点点头,知道何良信说的是什么意思。
  何良信继续说道:“你何叔这种人没多大能耐,这辈子也就擅长两件事情,一件是开车,你已经见识过了。另一件是三教九流的人物都认识一些,擅长打探消息,今天叫你来喝酒,不是临时起意,而是要给你一些东西。”
  何良信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叠资料。

  陆羽接过,扫了一眼,眉头微皱。
  上面的信息不复杂,就说了两件事。
  第一件,罗克敌没死,捡回了一条命。
  他那在南京军区军衔已经是中校的儿子回来了。
  此人叫罗少卿,实力很强,同在一个编制,压了段天狼和熊子一头。为什么回来,那用膝盖都能猜到。
  何良信解释道:“罗少卿这个人很能打,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它是个很能打的聪明人。自己老子被你三刀六洞了,他没有立马来找你的麻烦,而是隐忍了起来,这种人太可怕了,就像是草丛里面埋伏的眼镜蛇。”
  陆羽点点头,表示明白。
  罗克敌有个毒蛇一样的儿子,这对于陆羽来说,是个意外。但他既然把罗克敌三刀六洞了,就有承受相应代价的觉悟,也不后悔做这件事情,沉下心思应对就是。
  眼镜蛇是可怕,可他在山里面杀的毒蛇没有五百条也有一千条,早就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打蛇,就要打七寸。
  接着看第二件事。
  吴天南被他狠狠羞辱后,花大价钱联系了一帮刚从越南入境的汪洋大盗。
  这伙汪洋大盗俱都是上了国际刑警S级档案的,为首的是一个绰号叫“银狐”的年轻人,实力不比罗少卿差,是国际知名的大盗和杀手,此人极为神秘,即便消息灵通如何良信,也没有他的照片。
  看到这里,陆羽瞳孔一缩。
  其实这是他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字。
  第一次,是在跟赵有容聊天的时候,赵有容告诉他的。
  最近入境想对唐三彩天王像打主意的那伙汪洋大盗,就是这拨儿人。
  何良信说道:“小陆,罗少卿再狡诈毕竟有个军方的身份在,有些阴狠手段,他不敢用。但这个叫‘银狐’的人不一样,这种人除了钱什么都不认,什么手段都用得出来,你一定要好好防着。”
  陆羽点点头,觉着有些难办了。
  大山里,狐狸不是最厉害的畜生,但一定是最难对付的。
  他想了想,说道:“何叔,谢谢你,这两件事儿您要弄明白,代价肯定也不小吧?小子身无长物,除了一句谢谢,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您。”
  “你小子,矫情你大爷呀。”何良信骂了他一口,“你何叔要是为了钱,至于来找你么。”
  陆羽嘿嘿一笑,露出两排大白牙:“叔,那以后要打探消息,我就来找您。”
  云淡风轻,他没有丝毫紧张。
  不是可以掩饰,而是真没。

  何良信眯起了眼睛,暗暗点了点头。
  这孩子这份心性,当真了得。
  寻常人,这两件事儿任何一件摆在面前,只怕都会惊慌失措。
  但陆羽同时遇到两件,何良信却没有在他身上察觉到一丝一毫的惶恐和茫然。
  这种胸有惊雷面如平湖的上将军气度,他曾经一个男人身上见过,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在第二个男人见到。
  他举起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
  为世间有这等男子,当浮一大白。

  每个人都是一本书。
  像何良信这种历经沧桑的中年男人,那就是一本写满了世情阅历的好书。
  陆羽跟他喝了一顿酒,都有些喝高了,天南地北侃了不少,也听了许多半懂半不懂的道理。
  其中有句话何良信说得特别严肃,他告诉陆羽:“爱情这**玩意儿,能少碰尽量少碰。十七、八岁还可以情情爱爱卿卿我我,到了二十多岁,那就要时刻保持清醒头脑了,动啥别动情。否则怎么把精力放在事业上?耽搁了年岁是一方面,就怕受伤,十几二十年都治不好,等好不容易醒悟了,一个男人最金贵的黄金时代也一泡屎尿随着大江东去鸟。”
  很有道理。
  也很没有道理。
  很有道理是因为这句话适合大多数人,无论男女。
  毕竟这世界上大多数人其实都不是那么的可爱,“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这种事儿太稀罕,概率比买彩票中大奖都还低一些,人活着有时候自私一些也没什么不好,至少能保证自己不受伤。
  很没有道理,是因为若所有人都这么想,那这世界上就真找不到可爱的人了。
  陆羽不这么想,或许是幼稚,或许是还没经历过,他还是执拗的坚信。
  他愿意倾尽所有,赌上一次,不给自己留任何退路。

  他相信,那个他已经爱上的女人,一定也是这样想的。
  何良信喝醉了,哼了一段汉高祖鼎定中原后吟唱的大风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安得猛士兮守四方,接着踉踉跄跄的离去。
  陆羽酒量哪里能跟何良信这种老酒棍比,更是醉的不行,叶青竹出来收敛残局,将他扶进屋内,给他煮了一壶醒酒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