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594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魏思华本就对亡妻司丽华充满思念,对亡妻的司丽华死充满悔恨。现在竟然将亡妻司丽华留下来的唯一的礼物都丢了,当然更加懊悔万分,他当即向枫林市政府表态,要是不能找回那枚银戒指,加拿大思华集团就再也不会到枫林甚至北方省这个地方来投资,至于即将要签字的投资协议,自然也不会继续下去。
  要知道,思华集团这个乳品包装这可是北方省近年来最大的一项外商投资项目,而且对北方省乳业的发展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眼看这个即将到手的项目因为一个砸车盗窃的小毛贼就化为泡影。可以想见枫林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乃至北方省的领导们该如何震怒了!

  北方省省委常委、枫林市市委书记张之超当即向枫林市丨警丨察局下达了强硬的命令,要求枫林市丨警丨察局在三天之内必须侦破这起砸车盗窃案,否则就唯枫林市丨警丨察局是问。
  接到市委书记的命令之后,在高志强离开之后临时主持丨警丨察局工作的政委罗丰城一开始并不是很紧张,反而认为这是一个自己立功露脸的好机会。虽然说罗丰城是搞政工工作出身,没有刑侦工作的经验,但是他毕竟在丨警丨察系统里工作了十几年,没有吃过猪肉还没有见过猪跑?如果是普通人的车被砸了车窗丢失了财物,或许找不回来,但是像魏思华这样重要的人物车窗被砸丢失了财物。又怎么可能找不回来呢?

  身为体制中人,罗丰城当然明白,对于政府系统来说,就怕认真二字。尤其是丨警丨察系统,一旦认真起来,就展示出令人恐惧的办事效率。对于枫林市丨警丨察局这个北方省会城市最大的准暴力机关来说,一旦把全部力量集中在一齐,别说是一个砸了魏思华车窗玻璃盗窃的小毛贼,就是一只叮咬过魏思华的臭虫。罗丰城也有信心把它给找出来。所以罗丰城甚至没有通知刚刚到京城检查身体的分管刑侦工作的常务副局长戴元山,自己出面召开刑侦工作会议。

  什么?无论是魏思华被砸开玻璃的车辆还是车辆周围都没有找到窃贼留下的线索?
  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如果是只靠着窃贼在现场留下的线索才能破案,我们丨警丨察又凭什么叫人民丨警丨察呢?
  所谓人民丨警丨察,可不是单单指的是为人民服务,更重要的是说我们丨警丨察是从人民中来,到人民中去的。比起腐朽的资本主义丨警丨察机关,我们人民丨警丨察由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就是广泛发动人民群众,搜集一切案发当时可疑人员的资料。
  什么?魏思华的车辆当时停放在一个视线的死角,人民群众并没有注意到什么可以人员?
  没关系,这也难不住我们人民丨警丨察。除了依靠人民群众的力量之外,我们人民丨警丨察还有一个法宝,就是大规模的摸排行动,来寻找犯罪嫌疑人。
  于是枫林市丨警丨察局展开紧急动员,除了必要的值班人员之外,所有干警力量一起出动,在枫林市全市范围内对那些受过政法机关处理的在丨警丨察机关挂了号的惯偷中进行摸排,寻找一切可疑线索  。

  可是这个大规模的摸排行动的最终结果非常令人失望,丨警丨察机关没有获得或者查出任何可疑的人员和线索。几乎所有重点人员都有不在场证明,面对着丨警丨察机关的重压,这些坏分子们交代了很多此前公丨安丨机关并不掌握的犯罪情节,甚至有些人连上幼儿园时偷看老师**的丑事都交代出来了,但是却没有提供出一个哪怕是对侦破砸车盗窃案有用的线索。
  根据刑侦支队专家们的分析,这起砸车盗窃案很可能会是一件无头案。那个砸车偷了魏思华亡妻留下的银戒指的小毛贼要么是过境流窜犯,看到了魏思华的车辆临时起意,砸开车窗盗窃了财物之后就离开了北方省;要么虽然是本市惯偷单人作案,但是因为刑侦支队大张旗鼓的行动被吓唬住了,畏惧重罚,所以把赃物藏匿起来,没有向任何人透露。没有销赃行动,所以刑侦支队才查不到任何线索,但是无论是哪一种,都是一个令人头疼的无解难题。

  这时候,罗丰城终于想起在京城检查身体的戴元山,给戴元山打电话,希望他回来。可是戴元山那边早已经从刑侦支队的嫡系人马中得到消息,又怎么可能会赶回来替罗丰城背这个黑锅呢?于是一张由京城名医开具的病假条就传真回局里。
  看着戴元山这张请假条,罗丰城即使心中再后悔也晚了。到了这个时候,罗丰城才知道,这哪是自己立功露脸的机会?这明明是一口黑漆漆打大铁锅,偏偏自己还要主动往自己身上背,一个处理不好,自己必定要坐蜡。
  可是谁又曾想,偏偏在市委书记张之超给定的三天期限的最后一天,枫林市新任局长包飞扬赶过来上任了呢?
  罗丰城这个时候不把锅丢给包飞扬岂不是一个典型的傻瓜?至于其他那些副局长,先不说他们对包飞扬这个外来空间干部有没有意见,即使他们想在会上帮包飞扬说话,也没有这个胆量。到时候罗丰城来一句好吧,既然你这么说,那么这个刑侦工作就交给你暂时负责了,那岂不是自讨苦吃?
  当然,罗丰城也知道,市委书记张之超必定会看破他的这个小花招。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真的让上任第一天的新局长包飞扬来承担这个责任。但是这没有关系,罗丰城要的就是这么一个借口。到时候张之超一旦问起他来,他就可以说自己是搞政工工作的,对刑侦工作不熟悉,负责刑侦工作的老戴又在京城住院,而新任局长包飞扬主动站出来挑这个担子,自己这个对刑侦工作完全陌生的门外汉还能不同意?至于包飞扬以前干没有干过刑侦工作,他罗丰城是根本不了解,不清楚啊!所以张之超真要打板子,也不可能完全打到他罗丰城身上。那么板子最终会打到谁身上呢?肯定是局领导班子所有成员每个人都分担一点,无论是新上任的包飞扬,还是在京城养病的戴元山,还有这些个隔岸观火的副局长,也包括他罗丰城本人,都要挨这个板子,但是毕竟不用他罗丰城一个人来承担这个责任了。

  而且除此之外,罗丰城这样做的最大好处就是破坏了包飞扬在市委一把手张之超心中的第一印象。一旦第一印象不好了,以后包飞扬怎么努力都是扯淡,如此一来,这枫林市丨警丨察局的实际权力最终还是要掌握在他罗丰城这个政委手中,包飞扬最多也就是一个名义上的一把手而已……
  刘光辉这时候也是豁出去也投靠包飞扬了,把这中间的一切关窍都给包飞扬讲了一个明明白白。
  包飞扬这时候才明白,怨不得自己这个丨警丨察局局长上任,市委一把手张之超竟然没有兴趣接见一下,原来根由是在这里啊!换做是包飞扬自己,如果一个对于自己所在城市经济有重大影响的项目可能会因为一件小小的盗窃案而告吹,也没有任何兴趣去接见负责治安工作的丨警丨察机关一把手,哪怕这个丨警丨察机关一把手是刚刚上任的。
  同时包飞扬也明白了,今天自己是被罗丰城和几个副局长给联手坑了,被当成一块特大号的挡箭牌,准备来应付来自省市领导的愤怒之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