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593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前段时间姜方昌有可能晋升副局长,自然会更加卖力。
  “不过,市里最近发生了一个案子,案子不大,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失窃案,只是失主是一位华侨。失窃的东西也比较特殊,上面很重视。”刘光辉说道。
  “一位华侨丢了东西?”包飞扬心中就有些奇怪,最近几年国内治安情况比较复杂,别说是华侨丢失东西,就是国际友人在国内丢失东西也不罕见。所以失窃案除非数额特别巨大,否则在刑侦上并不会特别重视,刘光辉既然专门提出这件事,又强调说案子不大,可见事情绝不简单。
  刘光辉说道:“对,案子虽然不大。可是这位华侨可不简单,他是加拿大华人商会总会长、加拿大思华集团的董事长魏思华,魏董事长这次来枫林进行投资考察,是打算投资的。市里非常重视,结果魏董事长坐的车停在酒店外面,竟然让人给砸了,恰好魏董事长将一样重要的东西遗落在车上,也让人给偷走了。”

  “魏董事长为此十分生气,本来魏董事长已经准备要在枫林投资了。这件事发生以后就停下了原本正在进行的签约谈判  。”
  刘光辉苦笑着摇了摇头:“所以现在市里面高度重视,市委张书记亲自下令,要求我们在三天内破案,将魏董事长失窃的东西找回来。”
  听到刘光辉的话,包飞扬的表情也凝重起来,外商在考察的过程中车子被砸,车里面的东西失窃,确实会给外商留下极为恶劣的印象。
  随着刘光辉的进一步介绍,包飞扬就听出枫林市对魏思华要投资的这个项目非常重视,原本一切都还顺利。魏思华要投资的是乳品包装,而北方地区也是华夏传统的畜牧业大省,这个项目对双方都很有利,北方省和枫林市为了这个项目也给出了很多优惠政策与承诺,没想到眼看就要签约了,却出了这样一件事,难怪市委书记张志超要大发雷霆。
  包飞扬现在也开始明白为什么罗丰城等人为什么会在丨党丨委会上使劲儿吹捧他,敢情这几个人的目的就是将刑侦工作推给他。本来包飞扬刚刚到枫林,就算枫林发生了这么大的案子,市里面也不好让包飞扬承担多大的责任。但是包飞扬亲自揽下刑侦这一块工作,那就需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这样一来,罗丰城等人不但可以摆脱市领导的压力,还可以让包飞扬承担更大的责任,如果包飞扬做得不好,这件事没有得到完美的解决,最后市里要追究责任,包飞扬这个刚刚上任的市局局长就要承担最大的责任,并被追究,他屁股底下的位置说不定还没有捂热就要让出来,到那个时候,罗丰城等人就有了机会。
  “刘主任,你的意思是说市里让我们将被盗的物品给找回来?”包飞扬若有所思地问道:“也就是说魏董事长丢失的东西很重要,如果我们找回来的话,思华集团的投资项目依然可能放在我们市里面?”
  弄清楚了罗丰城等人的意图,包飞扬并没有大发雷霆,也没有过多纠缠,他很快将注意力集中到眼前这件事情上。思华集团的项目对枫林市乃至北方省非常重要,而魏思华这个人包飞扬也早就有所耳闻,知道这位身为加拿大华人商会总会长的中年人在美洲华商圈内颇有一些影响力,这个项目要是黄掉了,北方省失去的不仅仅是一个重要项目,同时失去的可能还有很多未来的机会。
  既然让他碰到这样的事情,包飞扬当然希望事情能有一个圆满的结局。

  刘光辉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们北方省是牧业、乳业大省,魏董事长要投资的这个乳品包装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省里和市里都下了很大功夫,魏董事长对我们的条件,还是省里、市里给予的支持都很满意,本来事情都定下来了,眼看就要签约,结果却发生这样的事情……”
  “丢失的那件东西对魏董事长来说确实非常重要。”刘光辉说道:“其他的东西倒是不要紧,就是其中有一枚银戒指,戒指本身并不值钱,却是魏董事长的亡妻留给他的唯一礼物,具有非常重要的纪念意义,所以戒指丢失了,魏董事长非常生气。”
  刘光辉知道的这些信息都是魏思华那边透露给市里知道的,本来失窃案发生以后,市里也确实非常恼火,觉得这种事情会给外宾留下非常不好的印象,在知道魏思华只是丢失了一枚银戒指和一些并不算太值钱的东西以后,还松了一口气。
  谁也没有想到,那枚并不值钱的银戒指对魏思华来说却非常重要,失窃的后果并不仅仅是让魏思华对枫林的治安环境留下不好的印象,如果仅仅是丢失一些钱财的话,或许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毕竟一起偶然发生的特殊案件并不能说明枫林的治安环境非常恶劣,并不足以成为投资项目的决定因素。
  可是,偏偏被盗的是对魏思华非常有意义的戒指!
  那么,那枚被盗的银戒指对魏思华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呢?原来那枚银戒指是魏思华的亡妻司丽华留给他的唯一礼物。

  司丽华是魏思华的结发妻子,魏思华原本是墨西哥华人,早年在墨西哥的时候不慎得罪了墨西哥黑帮,遭到黑帮的大举报复,后来不得不逃往美国。就在他们逃往美国边境的过程中,新婚半年的妻子为了掩护魏思华被黑帮分子枪杀。后来魏思华辗转偷渡到美国,后来又从美国转到加拿大,并最终在加拿大成就了一番事业,还当选为加拿大华人商会总会长。
  魏思华功成名就,但是对司丽华的死却一直充满强烈的痛惜和内疚,他一直觉得,如果不是他得罪了墨西哥黑帮,如果不是为了掩护自己,司丽华就不会死。虽然他后来又结了婚,但是对司丽华的这份情感却一直没有淡忘,随着年龄增大,功成名就、家庭美满之余,他的这份情感也变得越来越强烈,因为他觉得正是司丽华的牺牲,用生命作为代价才换来了他现在的成功与幸福。
  魏思华当年从墨西哥逃离的时候,扔掉了他在墨西哥的一切,因为黑帮的追杀,他甚至连司丽华的尸体都来不及好好收拾,只能草草找了个地方安葬,等到他功成名就以后,再回到墨西哥,当年埋葬亡妻的地方已经变成了油田,他甚至连亡妻的尸体都找不到,而当年司丽华送给他的那枚戒指就成了亡妻留给他的唯一礼物  。
  那枚银戒指魏思华一直都戴着手上,也就是那天他的身体不舒服,到医院CT检查的时候不得不取下来留在车上,谁知道就这么短短的一个多小时的工夫。车窗就被砸开,他留在车里的皮包包括那枚对他来说异常宝贵的银戒指竟然失窃了。
  碰到这样的事情,魏思华当然恼火万分,恼火之余。又是懊悔,痛恨自己不小心,更加痛恨偷窃他东西的窃贼,连带对枫林市政府以及负责枫林市治安的警方都被魏思华痛恨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