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06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心中一惊,知道那个飘来飘去的人影是自己,高跟鞋声音肯定是任芳芳,只不知是那个女人去的时候,还是走的时候。至于“唔唔”声,肯定是柯兴旺和任芳芳做低级游戏时发出的,任芳芳用布条捂着嘴,发*情的声音自然就不像人声了。他故作轻松,笑着道:“我发现你从进城以后,八卦多了。这都是听谁说的?”
  “县委楼和政府上班的人都在传,有好几个人告诉了我,传的情节略有差别,不过都差不多。我刚才回去吃饭,我老婆也说了这个事,女人家说的更邪乎,说有人早上看到楼里有红色高跟鞋。她们几个娘们还专门去了县委楼一趟,说是大白天的都感觉阴气挺重,身上发毛。你说这怪不怪?”要文武刚才最后一句,既像是问对方,也像是自言自语。
  没想到自己晚上拜访柯兴旺,竟然被演绎成了灵异事件。不过这样也好,更能掩盖事实本身,但愿自己别被人认出来,否则怎么说也是麻烦。如果真有灵异事件的话,也是被狗男女给冲的。堂堂党政机关,干那勾当,还能不被上天怪罪。不知不觉,楚天齐也八卦上了。

  楚天齐“嗤笑”了一声:“我只以为农村人爱传这些事,看来城里人也一样。你传我,我传你的,传来传去就跟真的似的。哪有那么多邪乎事?”
  “我也说是没有的事。”要文武话题一转,“对了,昨晚县委楼值班人被解雇,大院门卫也被开了。理由是反应迟缓,年龄偏大。那两人一个四十五,一个才四十一,比另一个看门老张年轻多了。你说邪门不邪门?”
  只有楚天齐知道不邪门,知道是柯兴旺因自己夜闯卧室,而牵怒于他人。他不禁心中愧疚,为那两个失去工作的人愧疚。虽说那是临时工作,但也是那两人谋生计的营生。他不知如何评判,只是随便应了一句:“有些事说不清。”
  要文武深有同感,“是呀。本来离开了青牛峪,也躲开了冯俊飞,不曾想,转了一圈又犯到他手下。听说他明天就来正式上班了,唉。”意识到在楚天齐面前说此话不妥,他又补充道,“不过也没什么,大概命里和他分不开吧。”
  理解对方的心情,楚天齐说道:“唉,好多事确实想不到。”他停了一下,又说,“我那天和冯俊飞专门说起你,他保证不给你穿小鞋。另外,我也和徐县长说了,让她对你尽量关照一二。”

  “谢谢主任。”要文武很是感激,还拱了拱手。
  “老要,咱俩不用这样。”楚天齐摆摆手。
  两人又谈了一些事情,十点左右的时候,要文武才离开。
  待要文武出去后,楚天齐第一件事就是反锁好了房门。
  第二天,楚天齐主动搬到了一个小屋子里,把主任办公室腾了出来。
  冯俊飞埋怨楚天齐太客气,还半认真半调侃的说要文武“只听楚主任的”。当时要文武闹了个大红脸,楚天齐听着也不舒服,却又没法接话。
  虽然主任办公室腾开了,但冯俊飞却没搬进去。
  接下来几天,接待室里家具被搬到了原主任室,接待室里经常传出叮叮当当的响动。一批新的桌椅沙发也进了屋子。
  十一月十一日,冯俊飞搬进了原接待室,接待室变成了新的主任室。说是新主任室,只是相对楚天齐那间主任室而言,其实这间屋子以前一直被王文祥用了好长时间。当然,同样一间屋子,被不同的人使用,就会赋予新意义。
  自从那天离开,审计局的人一直就没露面,也没有任何审计结论。
  随着新主任入主开发区,随着老主任影响渐渐减弱,楚天齐变成了一个不干活的闲人。好多人见面也仅是点一下头而已,小屋子里更是门可罗雀。
  虽说来人很少,但也有雀可罗,任芳芳就是那少得可怜的雀。
  只要楚天齐在屋子里,任芳芳几乎每天都要过来,进门就说一些不着调的话。如果楚天齐反锁着门,她也要在门外走上几圈,女士皮鞋发出响亮的声音,还故意和过往的人大声说上几句。那意思很明显,就是在告诉屋子里的人,我任芳芳又来了。
  对于任芳芳的做法,一开始楚天齐认为对方在报复自己,报复自己冲撞了他们的好事,报复自己出口伤人。可是经过几天思考,他又觉得没那么简单。
  虽说审计的人一直没有再来,虽说柯兴旺近两周没有找自己任何麻烦。但审计结论却迟迟未下,自己现在还是白丁一个,没有任何职务,就是向武进忠打听,武进忠也说“没有议过”。
  这桩桩件件都表明,这些事没完。自己可是发现了狗男女的好事,柯兴旺可是被自己打了两巴掌,对方岂能善罢甘休?
  但奇怪的是,柯兴旺没有发动任何攻击,而任芳芳却又天天骚扰自己。他们究竟要干什么,要耍什么鬼花招。
  经过苦想,楚天齐好像找到了答案。他认为,对方迟迟没有动手,应该是担心自己有依仗,想弄清自己的依仗是什么。从而评估出得失,以此来决定要如何对待自己。恐怕让任芳芳每日骚扰自己,包括迟迟不做审计结论,就是试图搅乱自己的心智,逼自己出手,从而找到自己的依仗。楚天齐认为,这应该就是狗男女的新招数。
  自己的事还没有任何结论,别人的消息倒是一个接一个。

  十一月十五日,冯志堂调走了,调到县档案局当局长。虽说档案局是清水衙门,连一辆汽车也没配备,虽说这个局长的含金量并不大,但毕竟是正科级,冯志堂算是升了半格。而且档案局以前一直归政府办管理,是副科级,今年夏天的时候才变成正科,就像专为冯志堂设计好似的。
  以冯志堂的年龄,即使等到开发区升格,他也就是混一个正科待遇,想要得到正科实职是不可能了。年后他的年龄就超过了提职上限,现在的去处是最理想结果,不出意外的话,能在这个穷衙门当个四、五年老大。再说了,冯俊飞是他堂侄,是刚刚到任的开发区主任。开发区是公家单位,又不是冯氏家天下,他也必须要选择离开。
  冯志堂临走的时候,专门和楚天齐坐了一会儿,说了一些场面话。两人没有发生过冲突,合作还算不错,但毕竟不是同一阵营的人。对方能来和自己这个落魄的人告别一下,楚天齐已经很满足,很感谢了。
  十六日,又一个消息传来,魏龙被市反贪局带走了。这个消息没有正式宣布,但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大多数人都不清楚到底是因为什么,猜测出了多个版本。但楚天齐却知道具体的原因,希望魏龙自己清白,希望他平安无事,但他也觉得魏龙没事的可能性很小,否则不会被带走。
  审计还是没有结论,职务更是没有讯息,每天只能躲在一个小屋子里,还要忍受任芳芳的不停骚扰,楚天齐很是烦闷。也担心稍不留神,被任芳芳得到想要的东西,楚天齐决定请假,回家里待几天,或是出去随便转转。
  日期:2017-02-14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