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06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见他快,她也快,她的嘴里还不停的叨叨,他基本就是那三个字。
  “进县委楼就没被人发现?”
  “管不着。”
  “你是不是真的去找他谈判?”
  “管不着。”
  “你觉得他会跟你谈吗?你的依仗是什么?”
  “管不着。”
  “我要和你好,我男人能管吗?”
  “管不……”话说到半截,楚天齐意识到上了当,便怒声道,“你给我下套?”
  “套,戴套不舒服。”任芳芳“咯咯”笑着。

  “你……什么玩意。”楚天齐大骇:还他*妈的缠上了。只得脚上加紧,跑动起来。
  “等等,等等,还没聊够呢。”任芳芳也变成了小跑,而且还不忘了说话。
  脚下再次加紧,楚天齐拿出了百米冲刺速度。不多时听不到脚步声,也听不到了讨厌的声音。他停下脚步,回头望去。
  任芳芳此时正弓着腰,不停的喘着气,自言自语着:“累死老娘了,累死老娘了。”他见对方正站在远处,看似在看自己的笑话,便又大嚷起来,“你先走吧,不用等我,一会儿我去屋里找你。”
  什么事呀?楚天齐摇摇头,转身向办公楼跑去。
  身旁偶尔有人经过,和楚天齐打着招呼,楚天齐只是应付的点点头,或是随便的说上一声“好”。
  进了办公室,楚天齐第一件事就是反锁上屋门,他可真怕那女人跟上来,自己可招惹不起她。
  坐到椅子上,楚天齐点燃一支香烟,猛的连着吸了两口。还不解气,又吸了几口,把半截烟头插到烟灰缸里。
  真他*妈的背兴,到院里转一圈,还能碰上那个骚*货。确实也骚的够呛,比王晓英还要加个“更”字。王晓英说露骨的话还要背着人,任芳芳这娘们竟然在大街上就说,一点都不要脸。怎么还能有这种人?
  楚天齐既气愤又好笑。昨天自己看到狗男女丑事,可今天那女人像没事一样,还同着自己津津乐道。反观自己,不但不敢过多接茬,还被吓的拔腿就跑,倒像是做了亏心事似的。他不禁骂道:“真他娘的世道乱了,不知羞耻的女人。”
  骂过之后,楚天齐眉头皱了起来,脑中*出现了一些疑点,在心中自问自答起来:
  她怎么还在单位?平时上班都见不到人影,今天下班却不走。
  她怎么知道自己去散步?不用说,肯定是后边盯着。
  为什么要盯着?打探情报呗!
  想到“打探情报”四个字,楚天齐点点头:没错,肯定是这样,肯定是狗男女的新策略。

  楚天齐很纳闷:自己肯定不会说。难道他们不知道?
  “笃笃”,敲门声响起。
  楚天齐一惊:找上门了?
  楚天齐不说话,但敲门声还在。

  “笃笃”、“笃笃”,敲门声又响过两遍,停了下来。
  楚天齐心中一松。
  “叮呤呤”,手机响了,还响个没完。
  迟疑的拿过手机,看了眼来看显示,楚天齐不禁好笑,自己都成惊弓之鸟了。不是任芳芳电话,是要文武打来的。他按下接听键,说了声:“老要。”
  手机里传来要文武的声音:“主任,你不在屋里?”
  楚天齐回答:“在。”

  “那你……”说话刚到半截,手机里便没了声音。
  “笃笃”,敲门声再起,还伴着要文武的声音:“主任,我进去啦。”
  “进来吧。”说完,楚天齐才意识到门还锁着,便站起身,边走边说,“等等,等等,我给你开。”
  打开门锁,一拉屋门,要文武出现在门外。
  要文武没有直接进来,而是疑惑的伸头向屋里张望。

  “快进来吧,鬼头鬼脑的。”楚天齐说着,向旁边一闪。
  要文武迟疑了一下,进了屋子。他四外看了一眼,把目光投到了套间门上,低声道:“是不是宁书记来了?”
  “想什么呢?”楚天齐明白对方的意思,向门口一指,“防贼,防脸皮厚的贼。”
  要文武先是一楞,随即恍然大悟道:“你是说任芳芳?我刚才碰到她,她说刚从你办公室出去,一会儿还要来。”
  “真他*妈脸皮厚。”楚天齐骂了一句,又说,“刚才我在院里随便溜达,就碰到那女人了。一见面她就说话不着调,我只好躲开她,快点往回走。可那女人就像狗皮膏药一样,在后面紧紧粘着,我到哪她就到哪。最后实在没办法,才跑了回来,又怕她跟着,就把门反锁上了。”

  “哦,是这么回事?我以为她和你要谈什么工作呢?”要文武说话的时候,脸上满是八卦的表情,“主任,你说她为什么就粘着你不放?要不你和谈谈,了解一下?”
  楚天齐忙着摆手:“别别,我可没那兴趣。我现在什么也不是了,你俩是同事,好好谈谈吧。”
  要文武一笑:“不敢,我可不敢招惹她。”然后话题一转,“主任,审计的撤了?”
  楚天齐摇摇头:“不知道。”

  “昨天下午五点多的时候,他们就走了,今天一天都没见。今天快下班的时候,我特意去接待室看了一下,纸篓里没有杂物,烟灰缸也没用过,说明他们就没来。这一次他们连着待了好几天,突然一下子就走了,不知是审计完了,还是有别的什么事?”说完,要文武看着楚天齐。
  “不好说,我感觉这事还没完,也许他们还会来,也许又换了别的招数。”楚天齐心事重重的说,“不弄出个结果,那人不会善罢甘休的。”
  “是呀,我也有这个预感。”说完,要文武停顿一下,转移了话题,“对了,主任,昨晚发生了怪事,你听说了吗?”
  “什么怪事?”楚天齐脸上神色忽然一黯,“现在基本没人跟我联系,更没人告诉我这些事了。还好有你老要,要不我就彻底成聋子了。”
  要文武轻叹一声,马上换了一副八卦神情,神秘的说:“今天人们都在传,说是昨晚县委大院发生了灵异事件,住宿舍的人看到县委楼外墙有影子。影子很象人影,飘来飘去,可就是看不到人。一开始都说是某某人看到了,说的有鼻子有眼,后来有人向目击者求证时,那人却矢口否认。那人说自己一直在屋里睡觉,连院都没出,还能看到什么东西?那人说话时候也是变毛变色的,倒像是真的看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还有人说听到楼里有动静,就是看不到人,还听到了女士高跟鞋的声音。更有人说的邪乎,说是听到像是动物的‘唔唔’声,其实是鬼声音。等到有人向所谓的亲历者求证时,被求证者自是不承认,还嘱咐对方不要随便打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