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883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或许会很漫长,因为贪图这个虚名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如果不弄出一个让人心服口服的名单来,那么负责操办此事的人,肯定会收千夫所指的。
  按理说他这个时候应该是最忙碌的时候,却没有想到居然会是第一个过来拜访我们的人。
  见面寒暄过后,几人在客厅处挨个儿坐下。
  屈胖三和朵朵并不喜欢这样的场合,故而自己个儿去玩了,留下了我和杂毛小道两人。

  布鱼道人对杂毛小道十分尊敬,进来了也不谈事儿,就是跟杂毛小道叙叙旧,谈了一些以前的事情。
  杂毛小道却并不是一个喜欢绕圈子的人,嗯嗯哈哈地应付了几句,然后开口说道:“布鱼你不是那种话里藏话的人,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这样子或许我们还比较能聊到一块儿来。”
  布鱼看了我一眼,然后说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这次过来,是有一个不情之请。
  杂毛小道的眉头一挑,说既然知道是不情之请,那就别说。
  布鱼道人给噎了一下,不过还是说道:“虽然知道不应该,但我这一次是带着任务过来的,必须得讲。”

  杂毛小道说那你就讲呗。
  布鱼道人说今天机场发生了重大的刑事特殊案件,而我听到在场的同事谈起,朵朵应该跟你们在一起。
  杂毛小道说对,怎么了?
  布鱼道人说你应该知道,大凉山血案一事,朵朵应该是直接目击人,甚至有可能被定义成同谋,所以我这次过来,是想要让你们将朵朵给交出来,给我们回去审核一些……
  他的用词很客气,并没有说是审问,而是说审核。

  一字之差,却相差千里。
  不过即使对方如此小心翼翼,但杂毛小道却并不打算给他面子,而是似笑非笑地说道:“布鱼兄你认为一个十岁不到的小女孩子,会有害人的心思?”
  布鱼道人说你我都应该知道,朵朵并不仅仅只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
  杂毛小道扬眉,说你既然知道朵朵的性子,就应该知道,她拥有纯净如冰一般剔透的心灵,与勘破世事的佛性,是绝对不可能做出那些事情来的。

  布鱼道人仍然坚持,说这件事情对于陆左此刻的境况关系重大,所以我希望你能够……
  不!
  杂毛小道一挥手,然后对着布鱼道人认真说道:“在你们对陆左审判的特别法庭里,朵朵会作为证人出席的;而在此之前,任何人都不能靠近她,如果一定需要审问,那就需要征得我这个监护人的同意才行,否则免谈!”
  布鱼道人说我想你有可能弄错了,朵朵的监护人,应该是陆左才对。
  “不!”
  这是杂毛小道第二次喊“不”了,他死死盯着布鱼道人,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是朵朵的干爹,你们动我可以,动她,绝对不行。”
  动我可以,动她不行。

  这是杂毛小道给布鱼道人最为坚决的回应,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恶狠狠地相撞,在那一刻,锋芒瞬间毕露。
  布鱼道人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站了起来。
  他盯着杂毛小道,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萧克明,我不是在跟你讲人情,讲道理,而是法理,陆左在大凉山犯下了血案,朵朵当时是跟在他身边的,说不定也是同犯,甚至还参与了杀人的过程……”
  砰!
  没有等布鱼道人说完话,杂毛小道直接抬手,往旁边的茶几上面猛然一拍。
  那花梨木做成的中式茶几在一瞬间,给杂毛小道拍成了粉碎。

  不是拍成了几块,而是全部都化作了灰烬去。
  这力道不知道有多强,但我想如果拍到一个人的身上去的话,只怕全身的骨骼都会寸断,然后人也变成了一滩血肉。
  杂毛小道是气愤到了极点,方才会有这样控制不住的情绪。
  我在旁边看着,他的眼睛一下子就变得血红。
  他走到了布鱼道人的跟前,盯着他,然后磨着牙齿,一字一句地说道:“布鱼,陆左到底是不是被冤枉的,这件事情你心里面清楚得很,你和你背后的那个人到底做了些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我现在已经告诉了你,朵朵是我的底线,如果有谁触碰了,我就让谁死……”
  听到杂毛小道这翻脸无情的话语,布鱼道人有些惊诧,他也站了起来,然后解释道:“你不要这么激动,我说……”
  “别跟我扯淡!”
  杂毛小道指着布鱼的鼻子,说布鱼,别以为我不会杀人,我知道你很厉害,但是说句实话,我要杀你,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而杀了你,我绝对不会控制自己,所有参与陷害陆左的人,我都会全部一遍地杀过去,你应该知道我的厉害!
  剑!
  此时此刻的杂毛小道,就如同一把锋利至极的剑,出手则伤人,没有半点儿有回旋的余地。
  瞧见杂毛小道此刻的样子,布鱼道人退缩了。
  他站起来,认真地盯着杂毛小道的眼睛,说萧克明,我自认为我们之前是朋友,但没有想到你居然有这么强烈的受迫害倾向;陆左的案子,证据确凿,你若是能够证明他是无辜的,我愿意就此为你道歉,但如果你想要污蔑我们参与了对他的陷害,我绝对不会认可——朵朵我不会带走,不过请你看好她,也请你不要妨碍司法公正,谢谢。
  他说完这些话,冷冷地看着杂毛小道哦啊好一会儿,然后转身离去。

  他出去的时候,许老家里的老阿姨这才端着茶水进来。
  瞧见这场面,老人家有点儿慌了,说这么了这是?
  杂毛小道刚才愤怒至极,一副提剑上去砍人的样子,但是在老阿姨的面前,却又十分乖巧,赶忙上前赔不是,说对不起,阿姨,刚才跟人吵架,不小心把桌子给拍碎了,我赔,我赔……
  老阿姨把茶盘放在一边,心疼地看着那一地碎末,说这可是许老最喜欢的花梨木啊,你们年轻人也正是不小心,再大的脾气,也不能够拿这个来撒气啊?
  杂毛小道就像被老师教训的小学生一样,连忙低头,说对,您说得对,是我错了,我赔。
  老阿姨瞪了他一眼,说赔,你赔什么啊,以后别这么冲动就是了。

  杂毛小道赶忙说好。
  老阿姨说房间给你们收拾起来了,你们去看看吧,两个小孩儿挺可爱的,正在四处蹦哒呢……
  我们离开了客厅,来到了院子里。
  这个时候布鱼道人已经离开了,我来到院子里的一颗枣树前停下,伸手摸着那老树皮,然后叹了一口气,说我刚才瞧布鱼的反应,好像并不太了解状况似的。
  杂毛小道闭上了眼睛,好一会儿,方才说道:“我以前对布鱼的印象挺好的,他是一个踏踏实实的老实人,一直都认真做事,很少有言语,是个值得信任的人;然而现如今世界变化得太快,他到底是真的如此,还是大奸若忠,谁也不知道。”
  我说有没有可能,是你大师兄一个人的问题,而他手下的这七剑,以及其他人,其实并没有改变立场?
  杂毛小道说你的意思,是其实大师兄只是因势利导,并没有完全掌握这些人?
  日期:2016-08-18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