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592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高局名义上代管,但具体的工作都是姜方昌负责,高局对姜方昌很信任,让姜方昌担起来戴局原来承担的大部分工作,高局甚至提出过,如果戴局不能及时恢复健康的话,可以让姜方昌提上来。”
  刘光辉嘴里的“高局”指的是枫林市丨警丨察局原局长高志江。其实刘光辉告诉包飞扬这话是打了埋伏的。
  一个月前,高志江调到邻省担任丨警丨察常务副厅长,由于自己脚跟还没有站稳,高志江也不好把心腹刘光辉调到邻省去工作。所以高志江在临走之前特意召开了局丨党丨委会议,打算把刘光辉提到副局长的位置上。却不想高志江这个想法刚在局丨党丨委上提出来,就遭到了政委罗丰城的阻击,没有通过  。从这一点上来说,刘光辉自然是对罗丰城一肚子怨气,包飞扬来了之后立刻选择投靠包飞扬也在情理之中。否则一旦局一把手包飞扬也讨厌他,那么他刘光辉在丨警丨察局里的日子就更加难过了。

  至于说姜方昌,高志江确实也曾经向姜方昌许诺过,如果分管刑侦工作的戴元山身体承担不了刑侦工作的压力的话,他会想办法把姜方昌提上来接替戴元山的工作。可是问题是计划没有变化快,高志江也没有想到他会被调到邻省出任丨警丨察厅副厅长。因为时间比较仓促,他也没有时间做通市领导的工作,所以只能是先紧着自己最亲近的人来安排,先把刘光辉的提名在局丨党丨委会上通过,然后再去找市领导开口。可是高志江却没有想到,别人是人走茶凉,他却是人还没有走茶就凉了,刘光辉的提名竟然在局丨党丨委会上没有通过,他也就没有理由再去找市领导了——作为一个已经确定要调到邻省的人,手里没有局丨党丨委会的决议当挡箭牌,高志江再去找市领导去为刘光辉要职务,那就是严重的不懂规矩。

  这下子一来,高志江不但没有把刘光辉的职务提上来,反而把刑侦支队长姜方昌给得罪了。姜方昌心里可是一直惦记着高志江对他的承诺。现在一看可好,你高志江就要调到邻省,还不履行承诺,在丨党丨委会上提名俺老高出任副局长,反而是提名你自己的心腹刘光辉担任副局长。这不是欺骗俺老高的感情吗?所以姜方昌一怒之下,不仅投向了高志江的对头罗丰城,连带着把刘光辉也恨上了。

  当然,就刘光辉本人来说。也并不是说故意要把这些情况瞒着包飞扬,只是他现在是刚刚和包飞扬接触,还不了解包飞扬的态度,总不能一上来就把这些事情都告诉包飞扬吧?就是傻子也不会干出这样的事情啊!
  包飞扬点了点头,冲刘光辉赞许的笑了一下。首先从态度上可以肯定。刘光辉这是要向他靠近的节奏。愿意靠近自己就好,至于说刘光辉是前任局长的心腹的问题,在包飞扬看来完全可以无视。毕竟高志江是调到邻省担任丨警丨察厅副厅长而不是留在本省。倘若是高志江是出任北方省丨警丨察厅常务副厅长的话,包飞扬才会去考虑局办公室主任是不是要换一个人。
  至于刘光辉说的这些情况是不是真的,包飞扬认为至少大部分情况应该是属实的。虽然说这些都是包飞扬来枫林以前的情况,但是从逻辑上推断,刘光辉没有必要在这些问题上骗自己。毕竟从话语中来看,刘光辉应该是对罗丰城没有什么好感。在得罪罗丰城的情况下,刘光辉再来骗他这个局一把手,脑袋究竟该多秀逗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啊?
  既然刘光辉说的情况大部分可信。那么这些东西就很有价值了。如果不是刘光辉说出来,他包飞扬初来乍到,想要弄清楚这其中的关系也并不容易。

  按照刘光辉的说法,这个姜方昌应该是前任高局长的亲信,所以在分管刑侦的副局长戴元山看病的情况下,才会让姜方昌负责刑侦工作,并有意让姜方昌取代戴元山。
  但是,既然姜方昌是高志江的亲信,那么应该和同样是高志江亲信的刘光辉关系很热络啊,怎么会两个人之间闹得这么僵。姜方昌投向了局政委罗丰城而刘光辉又过来向自己告状?
  这中间肯定有一些情况刘光辉没有告诉自己啊!
  嗯,不要紧,以后有的是时间!

  相信刘光辉会在一个合适的时间把后面的情况告诉自己的——如果刘光辉下定决心要靠拢自己的话!
  刘光辉手上拿着烟却一直没有点燃,精力全部放在观察包飞扬反应上面。见包飞扬反应还不错。于是又笑了笑接着说道:“当初高局也只是私下里和罗政委沟通了一下,准备找个机会在局丨党丨委会上提,却不想第二天戴局那边就传出消息,说是马上就要出院,要回局里上班,当时高局已经确定要走  。也只好放弃了离任前将姜方昌提拔上来的打算。”
  包飞扬掏出一直打火机,放在桌面上,示意刘光辉将香烟点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刚刚罗政委不是说戴局那边还要继续住院,暂时无法回来?”
  刘光辉将打火机拿在手上,没有急着点燃香烟,他笑了笑说道:“也就是两个月前的事情。戴局出院之后来局里上了一个多月的班,一个星期之前忽然又病倒了,到京城去住院了。”
  说完这些,刘光辉这才敲开打火机,将香烟点燃,一边抽着,一边观察着包飞扬的神态。
  听说戴元山是一个星期前又重新病倒到京城住院的,包飞扬眉毛微微动了动。他问刘光辉道:“戴局那边究竟是什么病,你了解吗?”
  “戴局的病啊?”刘光辉笑了起来,“那可多了去了,高血压、脂肪肝、植物神经功能紊乱还有精神衰弱等等。反正有京城医学专家的诊断书,说戴局需要长期休养。”

  说到这里,刘光辉又微微停顿了一下,看了看包飞扬。
  “为了包局您这次过来上任,我昨天还特意打电话到京城去给戴局,他说道虽然很想回来给包局接风洗尘,但是奈何是身体不允许。所以戴局确实要过一阵子才会回局里来。”
  包飞扬抬头看了刘光辉一眼,敏锐地察觉到刘光辉用的是“会回局里来”,而不是“能回局里来”,会和能只有一字之差,但其中的意味却截然不同。
  如果刘光辉说的是“能回局里来”,也就意味着戴元山现在还不能回来,意味着戴元山的病还没有好。

  但是刘光辉说的是“会回局里来”。也就意味着戴元山的病可能已经好了,至少身体状况已经允许他回来,但是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现在还不会回来。
  包飞扬轻轻点头。沉默了片刻方才问道:“戴局不在,刑侦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刘光辉眼前一亮,知道包飞扬应该已经明白他想要说的意思,心里愈发不敢轻视这个年轻人,当即更加小心翼翼地说道:“戴局在的时候。也就是把握方向抓重点,具体工作还是刑侦支队那边在做,前段时间刑侦支队的姜方昌很上进,工作抓的紧,倒是比平常更加出色。”
  日期:2017-02-14 06: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