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06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误当误撞中,就进了书记办公室,更是误打误撞中,来了一出见义勇为。谁曾想,拨刀相助成了狗逮耗子,原来那对狗男女在玩刺激。确实够刺激,想想倒也有刺激点,堂堂县委书记办公室,竟然成了狗男女寻欢场所。堂堂正处级官员,竟然还有这个雅好,竟然为了刺激可以不要脸。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楚天齐坚决不会想到会是那样的场面。县委书记竟然只穿着一个小裤头,还蒙着眼罩。那个女人更是自甘被折磨,穿着情趣内心大呼小叫。两个家伙也真有创意,竟然设计成那样的情节,柯兴旺竟然愿意被称为老流氓。真不知道是狗男女会玩,还是两人严重变*态。
  当套间卧室灯光亮起的时候,当看到狗男女那样场景的时候,楚天齐被惊住了,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在办公室等那两人的时候,楚天齐在大脑中把好多事情统统过了一遍。他设想了整个谈判过程,思考了谈判中的各个细节,推理了好几种假设。思考完毕,他毅然决定改变策略,那个下下策完全没必要用了,因为现在已经有了一个中上策,有了对方的把柄。

  对方想以报警威胁,楚天齐根本不惧。他自忖一旦面对公众,应该害怕的是他们,而不是自己。果然,柯兴旺也只是象征性的提了提,就没有再说这个话题。楚天齐觉得,这符合事物规律。
  可是让楚天齐没想到的是,自己重新设计的谈判策略几乎就没有了用武之地,好多环节的设想更是多此一举。楚天齐临时设计的谈判,是基于对方在乎这个捉奸在床,是基于对方害怕丢脸这个前提。结果从对方的表态中,根本就没把这当回事,完全是一种不在乎的态度,一下子让楚天齐找不到对方的痛处。
  楚天齐当然知道,一旦有相关部门在场,一旦要调查二人的苟且之事,柯兴旺也不可能一点都不当回事。可是对方也吃定了自己不会那么做,不会扯破脸皮。因此,自始自终苛兴旺都没有因为有这个把柄,而对是否放楚天齐一马进行表态,自始自终都是一副“老子不惧这一套”的流氓嘴脸。并且,柯兴旺也没有说出与楚天齐结怨的原因。结果折腾了半个晚上,自认为有了依仗,到头来却还是个夹生饭。

  今晚的唯一收获,就是歪打正着,没有祭出那个下下策。如果真正祭出的话,那就是个百分之百的下下策,会百分之百失败。这个道理很浅显,柯兴旺被当场抓丑都不怕,还能怕你个信嘴胡咧咧?
  看来当官层级不同,确实水平有差异,就拿脸皮来说,县长助理的脸皮就没法和柯兴旺相比。黄敬祖那还只是玩双簧玩漏了,就对自己投鼠忌器,就不敢和自己翻脸。要是同样事情放到柯兴旺头上的话,人家根本就不尿自己这一套。通过今天这事,楚天齐又受了一次教育,得出一个结论:以脸面来要挟官员,好多时候并不官用,有些官员只认厚黑。
  柯兴旺今天没说放自己一马,也没说不放,这让楚天齐不知所措,不知道下一步要怎么做,心中忐忑更甚。自己今天可是给了柯兴旺两巴掌,可对方连提都没提,这也太反常了,事出反常必为妖。他怎能踏实?
  “啪”,又是一声脆响,高级陶瓷水杯应声而碎。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个了,反正地面上铺满了各种瓷质碎片,八十多平米的地面上几无可以落脚之处。

  任芳芳一抬手,抓起一只崭新的水杯递了过去:“给。”
  “你……”柯兴旺恨恨的想,真他妈奇葩女人,老子气成这样,你还在火上浇油,也没说劝一劝。他一时语结,打开了任芳芳拿杯的手。
  任芳芳坐到柯兴旺腿上,脸在对方脸上蹭着:“摔够了吗?要是还觉不够的话,咱们接着玩,我让你这个老流氓好好舒坦舒坦。”
  确实他*妈的够奇葩,说起被人抽打,就跟家常便饭一样轻描淡写,看起来还很享受。柯兴旺白了任芳芳一眼,道:“我就奇怪了,他是怎么进来的?经过两道门岗不说,竟然悄无声息的就进了我的屋子,这要是拿把刀子的话,我的脑袋丢了都不知道。”说着,他紧紧的盯着怀里的女人,“你说会不会有内奸呀?”

  “兴旺,有话就明说,何必夹枪带棒呢。”任芳芳摩挲着柯兴旺的脸,“肯定跟我无关,我都恨死他了。再说了,咱俩玩的好好的,我会让他破坏兴致?”
  “宝贝,你多想了,我能不相信你吗,我就是觉得邪门。”柯兴旺在对方脸上亲了一下,“你怎么看今天这事?”
  “今天他肯定是是专门来找你,这不用怀疑,而且就是为了求你放他。他现在都被整个那个熊样,他能不着急,不害怕?”说到这里,任芳芳‘咯咯’一笑,“至于他说的捉奸在床,只不过是碰巧撞上而已。就当让他看了个毛片吧。”
  “你还笑了出来?就那么乐意让人看?”柯兴旺很是无语。
  “哼,老娘的肉岂是他白看的,早晚让她瞎了双眼。”任芳芳咬牙骂道。其实她说的是反话,让帅气男人看到身体,她会兴奋的无以名状。
  柯兴旺骂道:“也真他*妈的邪门,第一次办公室弄这个,就让他碰上了。我还真担心,这个家伙做出出格的事来,他可是个楞头青。”
  “我看你好像满不在乎,你也怕?”任芳芳调笑了一句。
  “废话,我能不怕,只不过是不能在他面前装熊。我要看看,谁能耗过谁。”柯兴旺很是不屑,“跟老子斗,他还嫩点。”
  “县委书记让人打屁*股,想想就好笑。”说着,任芳芳伸出手,拍了柯兴旺两下。
  柯兴旺眉头一皱,“你怎么哪壸不开提哪壸?”

  任芳芳“咯咯”一笑:“兴旺,我是提醒你莫忘此仇。”
  “哼,敢摸老虎屁*股,我看他是活腻歪了。”说着,柯兴旺话题一转,“你说那小子会不会拿这事做文章?那家伙也不是省油灯。”
  “怎么做?出去宣扬?谁信呀?”任芳芳轻蔑的说,“你以为他有录像呢?”
  柯兴旺摇摇头:“不能掉以轻心。”然后话题一转,“你说除此之外,他到底有没有依仗?”
  “我不清楚, 不过这事挺蹊跷的。要说没依仗的话,他凭什么来和你谈?空口白牙?那不是笑话。假如他真有依仗的话,他又何必求你呢。”任芳芳忽然说道,“兴旺,不会是他发现你什么把柄了吧?”
  “把柄?我有什么把柄?我的把柄不就是把你睡了吗。其余的能有什么?”柯兴旺说的很自信,“我两袖清风,不贪不占,新时代楷模书记,他能找到什么把柄。”
  任芳芳看着对方:“兴旺,那下步怎么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