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130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羽依然在笑,手上动作可不慢,一连串让所有人都嗔目结舌的狂暴攻势,二十四路小破手炉火纯青,生猛无比,硬是对攻着把对手放倒。
  接着就是犀利鞭腿,一脚踩中那人手腕,咔嚓,很清脆地碎裂声,这也就罢了,他还换个角度,把那家伙另外一只手也踩断。
  然后他继续跨步向前,以一敌三,将后面的三个保镖全数打翻,一样套路踩断了手腕,接着拖着挣扎哀嚎的对手们,打开通往一扇通往楼下游泳池的窗户,直接丢了出去。
  接连砸起了好几个滔天水花。
  罗克敌欲哭无泪,不敢动弹。
  在场所有人都嗔目结舌,面面相觑。

  见过生猛的,没见过这么生猛的,老鹰抓小鸡呀,那可全都是身高一米八几的彪形大汉。
  “罗老二,不够打。”
  陆羽冷冷一笑,继续往罗克敌方向走。
  大概还有三步距离。
  没有人敢再笑了,罗克敌脸色变得惨白。
  若是二十年前还在打江山的他,自然不会这么怂,但这么些年的养尊处优,他早就丢掉了当初打江山时身上的悍勇和匪气。

  当初是没见识这个花花世界,不知道世界的好,不惜命,现在则是觉着女人没玩够,酒没喝够,生命真他妈美好,怎么舍得死?
  “二爷,有我。”杨大眼沉声说了一句,跨前一步,挡在了陆羽面前。
  “杨大眼,你有必要跟我玩命么。”陆羽直勾勾盯着杨大眼。
  这家伙算是条汉子,他对于这种义薄云天忠心耿耿的汉子,钦佩谈不上,但至少不讨厌。
  “当年我走投无路,是二爷给了我一口饭吃。”杨大眼闷声道。
  “理解。”陆羽笑了笑,“我希望你也能理解我。”

  谈不上惺惺相惜,陆羽只是觉得有些可惜了。
  单论硬实力,他肯定打不过杨大眼,但他既然敢来,就没打算输。
  啪地一声。
  陆羽手臂一扬,一小袋白色粉末从袖口滑落出来,出现在掌心,然后劈头盖脸砸向了杨大眼。
  杨大眼顿时捂着眼睛,疼得嗷嗷惨叫,陆羽跨步上前,毫不留情,几拳头砸上去,杨大眼顿时疼得没了力气,躺在了地上。
  没下死手,就是让他失去了战斗力。

  “用菜油洗,你这对招子还能保住。”陆羽冷声道,扔给杨大眼一小瓶菜油,早就准备好的。
  猝不及防。
  别说杨大眼,所有人都没有想到陆羽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招式,撒石灰粉。
  “你……你好卑鄙!”罗克敌破口大骂。
  “卑鄙?”陆羽冷冷一笑,“你他妈叫几十个人来杀老子就不卑鄙,有种你跟老子单练呀。”

  “我……”
  罗克敌结巴着说不出话。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吴天南给你钱,你派人来要我的命,对你来说,这并没有什么不妥当,毕竟你靠这个混饭吃。而小爷我——”
  陆羽唇角微翘:“来城里之前,我的职业是猎人,专门在大山里跟畜生打交道的,别说撒石灰粉了,挖陷阱下套子插眼珠子怼屁眼那都是我用惯的把式,所以我不觉得自己卑鄙,毕竟我靠这个混饭吃。”
  “你……你想干嘛?”罗克敌颤抖着说。

  “罗老二,小爷今儿是来让你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小爷不是那么好欺负的。有文化一点,这叫杀鸡儆猴,你就是那只鸡,我要让江海大大小小混黑的人都记住我陆羽两个字,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在老子头上撒尿拉屎。”
  陆羽说到这里,跨步上前,一把就把罗克敌从麻将桌上拽下来,两脚踹翻在地,笑道:“罗老二,现在我们可以来算算总账了!”
  “你……你想怎么样?”罗克敌大叫:“你别乱来啊,我儿子是中校,他干爹是南京军区的少将师长,你杀了我,自己也活不了。”
  “原来是生了个好儿子,难怪你这么孬种还有人为你卖命,不过你儿子再厉害现在也不在这里不是?”
  陆羽冷冷一笑:“罗老二,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你个狗~日的为点钱就起心要我的命,我要是个吃草的平头老百姓,死了也就死了。可惜老子是头吃肉的狼,你他妈惹错人了。小爷今儿就给你放放血,戳你几个窟窿!”
  他一步一步朝罗克敌逼近,罗克敌早吓傻了,嘴唇嗫嚅着,下身处,竟是多了一团水渍。
  “妈拉个巴子!”陆羽捂了捂鼻子,这-****的,尿裤子了。
  他今天起了心思立威,可没什么怜悯之心,不会虎头蛇尾。
  抓起地上罗克敌的衣领,对着他肚子就插了一刀,刀弧绚烂。
  噗噗噗——
  接连三刀,干净利落。
  猛地抽出‘百子切’,鲜血飚溅了陆羽一脸,让他看温润的脸庞看起来,多了几分狰狞的狠戾。

  “罗老二,道上的规矩,三刀六洞,你要是能不死,那也算是你命大。想要报复小爷随时候着你,记得下手要狠一些,你要嫩不死我,那你可就没有下次机会了。”
  陆羽说着,“百子切”在罗克敌肥脸上拍了拍,方才起身,转身就走。
  丝毫不担心有人会报警,罗克敌这人底子不干净,绝不敢跟公门打交道,也是如此,陆羽才赶敢来放他的血。
  再说了,江湖事江湖了,堂堂罗二爷****大佬,被人单枪匹马放了血已经够丢人了,不自己找回场子,居然报警,那他以后就不用混了。
  “快送二爷去医院!”
  这才有人大叫,一通忙活。
  其余人等,噤若寒蝉,大气不敢喘一个。

  布衣之怒,血溅五步。
  盖聂专诸这等虎人在世,怕也不过如此了吧?
  江依依看着某人无比挺拔的背影,眸子里溢彩连连。
  这家伙,还真是一头吃肉喝血的狼。

  第一次觉得,一个男人狠戾起来,也是如此的有味道。
  是被逼到了绝处,终于开始展现自己骨头里的刁戾和匪气了么?
  越来越有意思了。
  相较于温润如玉的谦谦公子,她江依依还是喜欢这种敢放别人血的男人多一些。
  陆羽将染血的外套脱下,缠在手上,先找了个卫生间,仔细地清洗了身上的血迹,除去了血腥味,方才到地下停车场取了车准备离开。
  开到大门位置,他摇下了车窗,看着站在路边直勾勾盯着自己的那个女人,“我捎你一程。”
  江依依看着陆羽,冷声道:“本小姐可没心情坐你一个杀人犯的车,我怕你破罐子破摔,挨枪子之前再做一回强-奸-犯,那本小姐找谁哭去?”
  陆羽笑道:“真拿我当亡命之徒了?”
  “难道不是么?”
  “我吓唬他的。”陆羽笑了笑,“小爷这刀法解剖了几千头畜生才练出来的,方才那三刀看着吓人,其实连罗老二的肠子都没划破,也就是给他放放血,说不定还能给他降降血压,他除非在那里躺着两小时不去医院,要不想死都难。”
  江依依这才恍然,缓步上前,坐到了副驾驶位置。

  “去哪里?”
  “暂时没想好。”她说。
  陆羽直接开动了车子,就当兜风。
  开了一阵,江依依问道:“喂,你是不是好奇我怎么会在这里?”
  陆羽说道:“好奇是好奇,我以为你不会告诉我,也就没打算问。”

  “那你想知道么?”
  陆羽点点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