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521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举报信之后,沉寂了一段时间。梁健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过了。可没想到,又闹出了风波。视频中,虽然陈杰和梁丹之间看不出什么,顶多就是大叔请萝莉吃了一餐饭,这可说也不可说。若要仅凭这个视屏就对陈杰上纲上线,也是比较牵强的。可是,一旦这个视屏和那些照片放到了一起,那就很难让人不浮想联翩了。最关键是,这并不是幕后那个人所有的把柄,今天早上禾常青拿到的,明显更有杀伤力。而他却没有一下子爆光,只是寄给了禾常青。

  这一步一步,循序渐进,显得幕后之人十分有心计。如果当时,他拍到最初的照片后,就将那些照片曝光,对陈杰是有一定影响,但照片中毕竟没有实质内容,只要陈杰一口否认,再公关一下,不了了之是完全有可能的。可此人没有,他安排了一次父亲为挽救未成年女儿于禽兽之手的大戏,等舆论高刚过,开始走下坡的时候,又悄然放出一个大招,重新将这舆论推上高,这样带来的效果,决然要比前面的做法更加具有杀伤力,而且他把主动权完全掌握在了自己手中。现在,梁健也说不准,此人手里到底还有没有更劲爆的证据。而对于陈杰,梁健也已经不敢再去信任。一想到陈杰当时满脸愧疚,跟他满口保证的样子,梁健就恨得有些牙痒痒。

  看来,呆在这大楼里的,不会演戏的,估计是没有了。
  明德的电话终于来了。梁健接起来,直接问到:“他在不在?”
  明德欲言又止。梁健觉出些不对,沉声问:“出什么事了?”
  “梁丹也不见了。”明德回答。梁健震怒,质问:“你不是说派了个女警员陪着吗?”
  电话那头,明德涨红着脸,尴尬地解释:“我确实是安排了,后来夜里女警员的孩子生病了,她就回去了。”
  “作为一个丨警丨察,在执勤的时候,就算临时有急事要离岗,难道不懂得要通知上级,安排了同事过来换岗之后,才能离开吗?”梁健大声质问着。明德的脸一直红到了耳根,面对梁健的质问,他无言以对。半响沉默后,跟梁健保证:“梁书记,你放心,宾馆都有监控,路上也有监控,我会尽快找到梁丹的。”

  梁健也已稍微平息了下来,嗯了一声后,叮嘱:“要尽快。”
  “是。”明德应下。
  梁健想了下
  ,又道:“你派个人到梁丹家里去看看,我要立刻去一趟省里,有什么发现立即给我打电话。”
  “好。一有消息我就通知您。”
  挂了电话后,梁健不能再等,打电话给沈连清知会了一声后,立即就出发去了省城。在车上的时候,梁健担心万一有事,沈连清一个人应付不过来,又给娄江源打了个电话。关于陈杰的事情,娄江源也已有所耳闻,只是电话里,两人也不便多说,听得梁健去省里,娄江源就大概猜到了几分,只说了一句祝一切顺利后,就挂了电话。
  到了省里,梁健也没急着去找刁一民。这件事,关系甚大,不可轻率。而对于刁一民这个人,梁健并不算了解。只是,在这省里,梁健能找的人也不多。
  倪秀云跟他约在了城郊的一处农庄。梁健先到的,在一个草亭子下坐了下来,喝着服务员泡来的西陵省特有的云雾茶,吹着田野里吹来的风,渐渐的,原本焦躁的心情也慢慢的沉静下来。
  一静下来,这思绪也清晰了许多。正想着待会该怎么跟倪秀云开口的时候,曹操就到了。看到她,梁健站了起来,笑道:“让美女赶这么远来见我,还真是过意不去。”
  倪秀云笑道:“地方是我选的,你有什么好过意不去的。”
  说着,两人就坐了下来。等服务员送上茶来,倪秀云问:“你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说吧,什么事这么急?我可是放了一个重要人物的鸽子赶过来的,你要是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别怪我待会打你!”
  要论平常,梁健肯定要与她再打俏几句,可今天梁健实在是没这个心情。听得倪秀云问,就直接开门见山,将陈杰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然后又将自己目前的处境说了一遍,末了,梁健看着倪秀云,道:“倪姐,也不怕你笑话,我现在在太和的处境十分不妙,如果这秘书长的位置换了个人,要是刁书记的人还好一些,要是不是,恐怕这今后的工作是寸步难行了。”
  倪秀云看了看梁健,皱眉问:“有这么严重?我听说,市长娄江源同志跟你的关系不是还不错吗?难得一二把手之间如此和谐,难道还不行?”

  梁健皱眉苦笑:“可是我们两都是光杆司令,这手下无可用之兵,有什么用!你在省里也带了这么长时间了,西陵省整个官场的情况你肯定比我清楚。太和市作为西陵省煤矿生产的主要城市,就算之前扫了一遍,扫掉了一批,可是这剩下来的,才是最根深蒂固,最盘根错节的。我和娄市长接下去的工作,如果要想顺利开展,就必须要跟这些势力有所碰撞。到时候,如果省里再来插上一脚,那死得必然是我们。所以说,秘书长的位置,对我来说很重要。”

  “可是,陈杰同志出了这种事情,要是想保他,很难。刁书记虽然有这个能力,但如果他保了陈杰,对他自己也是有影响的。而且,你到太和也有段时间了,应该看得出来,刁书记在省里的处境,也很微妙。”倪秀云能在这官场之中,如游鱼一般,自然是有着足够聪明的头脑和手段。所以,她虽然位置不高,可对于局势,也能看懂几分。
  梁健点头:“你说的,我知道。所以,我不奢望刁书记保下陈杰,只希望刁书记能够在秘书长位置的人选上争取一下。”
  梁健在人选的话题上,保留了一些话。但倪秀云是个聪明人,瞧了一眼梁健,已经明了。她皱眉考虑了一会后,问梁健:“那你希望我做什么?不过,丑话先说在前头,在刁书记那里我说不上什么话,你如果想让我去劝刁书记,那还是不用说了。”
  梁健忙道:“倪姐,你放心。刁书记面前,我自己会去说。我只是想让你帮我分析分析,刁书记是个什么样的人,还有现在省里面的一个大概形势。”
  倪秀云听梁健这么说,心里松了松,刚才她还真是有些担心梁健会让她帮忙去刁一民面前说情呢。如果梁健这么要求,她心里对梁健的印象恐怕会因此差上很多。而梁健的回答,让她很是满意,看他的目光,也不由得多了几分赞赏。
  草亭外,阳光炽烈,草亭下,凉风习习。两人聊了许久,大部分时候,是倪秀云说,梁健听。倪秀云也说得大多是一些刁一民曾经讲过的话,做过的事,而不是确定地告诉刁一民是一个怎样的人。而对于如今西陵省的形势,倪秀云没有多说,只告诉梁健:“如果你想好了要上刁书记这艘船,那你只管把生态转型这件事做好就行了。做好了,你就在这艘船上站稳了,做不好,恐怕你在西陵省也站不了多久。”

  梁健听得认真,倪秀云说到此处,便收了尾,等梁健消化得差不多时,她看了看时间,道:“时间也差不多了,要不在这里吃个午饭再走吧。”
  日期:2016-04-10 06:36: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