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585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冼超闻不知道包飞扬为什么要走,省里又为什么会让包飞扬离开,但如果包飞扬真的要离开,这个事实没有办法改变的话,省里肯定也会想办法尽量保持海州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的稳定。在这样的情况下,像冼超闻这种对海州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情况很熟悉、位置又很重要的官员,其重要性其实会变得更高,因为省里也需要他们来稳定局面。
  至少在短时间里,冼超闻并不用担心自己的位置,但是长期来看,那就很难说了,也许等到海州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情况稳定下来,冼超闻就会失去价值,然后被人排挤。
  但是冼超闻担心的并不是以后,如果上面给了自己机会,他还不能够把握机会、脱颖而出的话,那也就怪不得别人了。
  想到这些,冼超闻的心情也就放松下来:“飞扬啊,不是我妄自菲薄,也不是我没有信心,你的离开,对海州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对我们海州甚至江北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损失,我冼超闻不怕困难,也不怕挑战,我就是拼了命也要维护海州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现在这个局面,但是没有你的支持,海州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能够达成的格局,恐怕还是要下降一两格。”

  冼超闻连连摇头,正如他自己说的那样,不是他不努力,而是跟包飞扬相比,无论是能力、视野还是资源,包飞扬所拥有的层次都明显高出一般的人,这也是他最不甘心包飞扬离开的地方。
  包飞扬笑了笑:“海州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能有今天,并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没有冼市长你们的支持与工作,就没有海州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今天。我一个人的能力毕竟是有限的,我相信在省委省政府的指引下,在市委市政府、在冼市长的领导下,海州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发展肯定会蒸蒸日上,越来越好。”
  包飞扬笑着说道:“我的能力也就仅止于此了,以后就要看冼市长你的了,你要有什么想法,不妨早点提出来,要是能够得到省里的支持,市里的工作才好开展。”
  “哎,既然如此,我也就不跟你客气什么了!不过啊,飞扬,海州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情况你最了解,以后海州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工作要怎么做,你也最有发言权。”
  冼超闻知道包飞扬这是在提醒自己到省里、到省里的领导那边去活动活动,这种活动当然不是简单的跑关系,关系要跑,但最重要的是让省领导知道他冼超闻对海州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了解、以及对海州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未来发展的规划,只有让领导了解这一点,省里才有可能重视他,给予重用。
  冼超闻也没有跟包飞扬客气,直接说道:“飞扬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一起坐坐?”
  冼超闻很清楚,要想得到省里的支持,就必须得到包飞扬的支持,而且还要让省里相信他对海州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工作十分了解,能够保证海州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发展势头,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而要做到这一点,包飞扬的意见又十分重要。
  包飞扬对海州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了解显然要比任何人都深入,他的计划也肯定比其他人更高明,这在海州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的身上已经得到证明。
  包飞扬没有推托,他也不希望自己离开以后,出现人走政息的情况。就算海州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以后发展得好不好与他的关系已经不大,他也还是希望海州海州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在自己离开以后能够继续保持良好的发展态势。

  下班以后,两人约在一家餐厅吃饭,包飞扬走进包厢的时候。冼超闻已经入座,偌大的包厢中只有他们两个人  。
  冼超闻起身上前,主动跟包飞扬握了握手,并伸出另外一只手在包飞扬的手背上拍了拍:“飞扬,我是特地赶了个早。就怕跟不上你的步伐。”
  看着包飞扬,冼超闻心里多少有些唏嘘,当年在京城第一次见到包飞扬的时候,他刚刚担任海州市常务副市长不久,作为海州市政府的二把手,可谓是踌躇满志。那时的包飞扬也是刚刚到望海,担任望海县副县长,甚至连常委都还不是,一晃几年过去,冼超闻还是海州市常务副市长。而包飞扬现在已经是副市长了,除了没有进市委常委会之外,包飞扬和他之间的差不多已经开始平起平坐。更何况这次包飞扬要调到北方省去,位置说不定还要往上动一动。

  甚至冼超闻都不觉得他有同包飞扬相提并论的资格,有时候职级并不能说明任何问题。更何况按照现在的趋势,也许用不了几年,包飞扬的级别也会超过冼超闻,以后成为他的顶头上司也说不定。
  “冼市长,要没有你,我在海州的工作也不会这么顺利。”包飞扬笑着跟冼超闻握了握手。
  两人握了握手。均有默契地相视一笑,然后坐了下来,冼超闻示意服务员准备上菜,等到服务员离开以后。两人寒暄了几句,包飞扬说道:“冼市长,海州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现在的情况你也很熟悉,我们曾经请沪城的专家做过一个专门的规划,对海州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产业、城建和社会发展的现状和环境进行了深入的调研和分析,在这个基础上。专家们借鉴国内外城市的发展经验,为海州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发展方向与步骤进行了科学合理的设计,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合理有序,打造有特色的区域中心城市。”

  “我以前做事,可能有些急功近利,为的就是想要尽快给海州的发展聚拢足够的经济资源。”包飞扬说道:“不过这方面的步子迈得太大,难免会出现一些问题,以前是冼市长你帮我弥补,这往后恐怕还是要冼市长你多操心了。”
  冼超闻有心向包飞扬问计,但冼超闻毕竟还是包飞扬的上级,所以包飞扬还是很注意说话的方式:“我也有过反思,经济发展肯定很重要,但是环境与社会的问题我们也不能够忽略。”
  “比如海州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短时间内上马这么多项目,聚拢了大量资金进行建设,钱过来了,物资商品过来了,人也过来了,这么多人要怎么管理,吃的、穿的、用的、还有出行的问题,都需要考虑。这就非常考验我们政府的管理水平,还有建设规划。”
  包飞扬并没有跟冼超闻过多地谈及海州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的经济项目,海州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规划中的几个大项目基本上都已经到位,几大产业园区都有核心企业入驻,整体框架已经形成。未来海州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发展空间还很大,但是想要超越现在的格局,难度会非常大。
  因为有包飞扬做出的成绩在前,无论是冼超闻还是其他人,想要在招商引资和经济建设方面提出让省里眼前一亮的新计划并不现实。
  省里肯定也知道这种情况,他们最关心的恐怕也不是要海州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继续引进大项目,而是确保海州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的稳定,确保海州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正在建设和已经签约的重点项目如期推进,这才是海州市和海州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未来一段时间最重要的工作,也是包飞扬离开以后,省里最关心的一件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