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995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只是,自从他来了燃翼之后,跟苗玉珊之间,也没怎么联系了,偶尔看到苗玉珊发了条朋友圈,他想点个赞,可最终也没有点赞。
  如果把这个柳如风,换成苗玉珊,那在工作之余,就会有了许多生动的风景了。
  收回稍稍发散的思维,张文定又觉得,柳如风这个人吧,其实也不错了,最起码长得漂亮。
  说起来,柳如风这个人虽说作风上随意了点,但还是有点可用之处的,特别是在调查修路打架那件事上,张文定就觉得柳如风在某些方面,效率相当不错。
  虽说她不是官场的人,但骨子里却要比官场那些干部们明白的多,这个出了名的交际花,对燃翼官场中的那点事,简直就是了如指掌。
  当然了,张文定也有自己的底限,虽然柳如风处处在勾引自己,但自己是绝对不能跟她有超越友谊的事情发生的。
  和苗玉珊那一次是意外,可张文定不希望那样的意外再发生在柳如风身上。
  这个女人,看看还行,玩的话,还是算了吧。
  张文定眼神在柳如风身上扫过,笑着道:“柳总风华正茂,是全县男同胞的梦中情人,还会缺了滋润?请坐,喝茶还是咖啡?”
  张文定说完,便站起了身,准备亲自给柳如风倒水。
  柳如风也没客气,笑着道:“到领导这儿来了,肯定要喝茶。”
  这个话,显得很是亲近,让张文定亲自倒茶,不显得多生硬。毕竟,不是上下级关系,而且,女人嘛,特别是漂亮的女人们,总是能够得到一些特殊的享受的。
  “坐,稍等啊。”张文定也笑着应了一句,到拿茶叶盒子的时候,又问了她一句,“上次我给你的茶喝了么,怎么样?”
  柳如风没坐下,用一种优雅的姿势站立着答道:“没呢,没舍得喝,这不,又跑到你这儿来蹭茶了。”
  张文定对她这个话,就当是没听到了。

  这女人说话,三句话有两句假,当不得真的。
  在张文定冲茶的时候,柳如风坐到了沙发上,对着张文定柔说道:“领导,你这段时间够忙的啊,也不去我那儿视察工作了,是不是我们哪方面工作做得不到位啊?”
  这个自然是指张文定不去她那里消费了,让她那里的行情有点下降。
  张文定没坐到她身边,而是坐到了她的对面,笑着道:“县里的工作千头万绪,县财政也是捉襟见肘,要节约开支啊!”
  严控三公支出的话,自然要用这种方式说出来,才显得本性纯良。
  柳如风瞥了一下嘴,道:“视察工作又不用花钱。”
  张文定哈哈一笑,没理会她这个话,而是两眼盯着她,道:“上次的茶叶要是不好喝,那我再给你带点别的,我这里没别的东西,就是茶多。”

  柳如风明白张文定的意思了,他这是在告诉她,有事你就说,没事我这还忙着呢。
  才进来就要送客,柳如风心里就有点不爽,不过,她今天来还真有事,所以不爽也只能埋在心底,不可能表露一星半点。
  燃翼县里但凡有点动静,在她那里根本就不是秘密——她的消息渠道实在是太多了。
  县里要成立担保公司,她早就想来跟张文定聊聊,倒不是她想从中得到什么好处,只是她觉得,提前一点做做工作,说不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至少是没坏处的。
  做工作,当然要做到别人前面,才能够得到大的收获。

  最起码,可以打听一下负责人的人选,或者张文定有什么需要的话,她可以帮着往外面吹吹风,甚至于,如果机会合适,她也有胆量向张文定推荐一下担保公司负责人的人选——反正决定权在张文定手上,她这个体制外的人,推荐一下也无关大局的。
  如果她是体制内的人,那根本不会想着推荐人选,可是身在体制外,虽然是一种天然的劣势,但有时候吧,却也比较超然。
  从第一次认识张文定到现在,柳如风已经改变了对张文定的策略。
  这么久了,不管她使出怎么样的招数,张文定就是不上钩,看来她的姿色是打动不了张文定了。
  既然这样,倒不如换个思路。
  眼见张文定透露出了送客的意思,柳如风也就收了收脸上妖艳的表情,很正经地对张文定说道:“你别先给我茶叶,我这还有事跟您汇报呢。”

  张文定点点头,把后背往沙发上一靠,道:“什么事?你说。”
  柳如风毫不含糊,直言不讳道:“最近听说县里想成立担保公司,这个担保公司,会由谁来负责?”
  听到这个问题,张文定看了柳如风一眼。
  这个女人,胆子倒是不小,居然敢直接打听这样的问题。不过,转念一想,这女人吧,行事往往跟别人不一样,她真要打听一下,好像没也犯了哪一条——她是体制外的人啊!
  摇了摇头,张文定也没否认要成立担保公司的传言,只是看着她,似笑非笑道:“这个嘛,还要考察,一时半会儿的定不了。”
  不管是真的定不了还是假的定不了,反正柳如风就只认定了这人选还没定,便笑着来了一句:“如果领导你感到为难的话,我倒是觉得,有个人还挺适合的。”

  这一下,张文定就真的比先前接曹子华电话的时候还无语了。
  曹子华打电话关心担保公司的人选,虽然无耻了一点,但毕竟还是体制内的人,你柳如风一个体制外的人也关心这个,你这是……要当地下组织部长的节奏吗?
  一个副科级干部的安排,你一个私营酒店的老总也来瞎掺合了,这像什么话嘛!
  不过,这个柳如风,说起来也算是半个企业家了——酒店也是企业,而她虽然不是老板,但总经理这个职务,也有一些企业家的属性了。
  这样一个人,跟县里的领导干部交好,跟县里其它企业的人也打过交道,对于县里的经济,可能也有一些见解。

  这样的见解,与体制内的人的见解,会有些不同之处。
  不同的位置,有不同的视角嘛。
  既然柳如风提到了这个话题,那不妨听听她怎么说,听听她嘴里的人选,到底是何人,有何不同之处。
  反正,听一听又不碍事,毕竟,决定权在自己手里!
  这么一想,张文定便坐直了身子,道:“哦?柳总身在企业,心系县里……说来听听。”
  柳如风风情万种地看了张文定一眼,道:“领导可真会说话……我先申明,我可没私心啊,不像别人尽推荐些关系户……”
  张文定嘴角扯了扯,这个女人还真敢说。
  柳如风撇了一下嘴,见张文定没有说话的意思,便继续说道:“你不是想从经济局挑个副局长吗?我给你推荐一个人,他是民主党派人士,名字我不说了,你肯定知道,这个人靠得住。”
  日期:2017-02-13 07:0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