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125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准备好纱布酒精针线之类,陆羽活动活动手指,开始准备帮她缝合伤口。
  老实说,很紧张。

  赵有容紧张,他更紧张。
  想是一回事儿,做又是另外一回事儿。
  首先,他是个血气方刚的少年,还是个小初哥儿,这些天天苏倾城耳鬓厮磨,早就偷偷流了好几次鼻血了,但为了给自己老婆留下一个完美的初夜,立志要做好男人的他,可是生生给憋着呢。
  其次,赵有容是个女人,还是个极为漂亮的女人。
  而且这惯常锻炼的女人吧,身材普遍都挺不错,跟别说赵有容了。
  身材魔鬼的不像话,该凸的都凸了,该翘的也翘了,那腰也细得过分。
  陆羽认识的女人中,赵有容不算是最漂亮的,但绝对是身材最霸道的。
  男人的天性都喜欢征服。
  征服同类来彰显自己的实力。
  征服异性来体现自己的魅力。
  一个女人越强势,越不容易接近,征服起来就越有快感。
  赵有容足够强势。
  而她现在很虚弱,脸色微白,皮肤出乎陆羽意料的好,包裹在浴巾下下的身段玲珑有致。
  此情此景,是个男人都能想歪。
  陆羽不是什么坐怀不乱的鸟人,他果断乱了。
  颤颤巍巍地解开赵有容胸前的浴巾。
  他呼吸不可抑制地急促起来。
  我滴个乖乖,这是多么伟岸的胸怀?
  他继续颤抖,继续解。
  死死咬着舌头,暗自告诫自己,你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但当真解开的时候,伟大领袖的教诲真没他以为的那么好使。

  “好大……”
  这是此刻盘亘在他脑海的唯一想法。
  真的很大。
  不是一大就下垂的那种大,而是极为坚挺的大。
  极为完美的竹笋型,那两点凸起大小也是恰到好处,是极为诱惑的、樱桃般的红。
  陆羽终于明白为什么古人形容美人会用秀色可餐四个字。
  因为……真的好想咬一口。
  皮肤也是出乎意料的好,光洁白皙,白生生晃眼,要人命。
  “呼……”
  吐了口气,陆羽开始帮她清洗伤口,肯定很疼,赵有容死死咬着牙,惨白的脸晕着两抹嫣红,如此反而愈发诱人。

  她的长发黝黑娟秀,就垂在胸前,让她看起来,好似一尾受伤的美人鱼。
  有些怯弱,没了那种冷冽肃杀的强大气场,也没了那种生人勿进的冷漠骄傲。
  此时的她疼得紧闭着双眸,细长睫毛微微颤抖。
  陆羽第一次觉得,这位大姐,还真是个娘们儿,还是个极为好看和诱人的大美人儿。

  他告诫自己千万不能想歪,开始细心地帮她缝合。
  没有麻药,肯定很疼,赵有容死死忍着,喉舌间隐有压抑的声音,疼得冷汗直冒。
  陆羽必须得加快速度,还不能出错。
  这可是心理和身体的双重煎熬。

  半个小时后,陆羽帮赵有容披上了衣服,说道:“好了……”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渍,紧张的。
  也帮赵有容擦了擦,这位大姐是疼得。
  “谢谢你。”赵有容睁开了眼睛,眸子里俱是柔弱。
  对陆羽的印象倒是大为改观了。
  这家伙,居然没有趁机揩油,而是规矩的过分。
  看来自己真是误解他了。
  这家伙就算不是个谦谦君子,也不是什么小人。
  “小事。”陆羽笑了笑,想了想,“大姐,这事儿千万别告诉我倾城呀。要不我的清白就会在你手上了。”
  赵有容连忙点头。
  当然不能告诉。
  要不然她还活不活了。
  陆羽伸出自己的手。
  “干嘛?”赵有容疑惑。
  “拉钩呀。”陆羽一本正经,“来,跟我念,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赵有容扑哧一笑。
  这家伙,小屁孩才玩儿这种把戏吧?
  她还是伸出自己的手,跟他拉了拉钩,顺便还盖了个章。
  唇角挂着微微笑意,眉眼间竟是荡起了一种或许能用温柔来形容的味道,此生从未有过的娇俏柔美。

  “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不愿意去医院?”她突然说道。
  或许是为了缓解疼痛,或许是心里憋闷太久了,突然就想找个人聊聊天。
  陆羽点了点头。
  “从我记事起,我爸爸身体就不好,他不告诉我,但我知道,他以前是个很厉害的人,我出生那年,他跟一个叫陈青帝的家伙打了一架,然后就落下了一身病根。他最大的希望就是我是个男儿身,以后可以帮他出了这口气。”
  赵有容跟陆羽讲了一个很长的故事,从他出生开始的,陆羽安静倾听。
  每个人都有倾诉的欲望,他只需要当好那个倾听者就好了。
  “我们家是有家传武学的,但是这门功夫,只有男孩子才可以练。虽然爸爸一直忍着没说,但小时候的晚上他不止一次到我房间,摇头叹气,我都是假装睡着的,只是爸爸每叹息一声,我都觉得好难过好难过。”

  “三岁那年,爸爸送我去读幼儿园,我不想去,但爸爸告诉我人一定要多读书,读了书装进肚子里面才有智慧,以后才能在这个残酷的世界生存下来。”
  “其实我是不怎么听得懂的,但爸爸跟我讲了之后,我就开始认真读书,别的孩子连一数到一百都做不到的时候,我就能用法语跟德语数了,老师们都夸我厉害,送了我好多小红花。”
  “我拿给爸爸看,以为爸爸会夸我。结果没有。爸爸告诉我,一个人厉不厉害,别人说了没用。于是我就把心爱的小红花扔了。后来高考我报了警校,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七岁那年,爸爸送了我两只兔子,我很喜欢它们,很用心的养,半年之后,爸爸给了我一把剪刀,让我剪掉它们。这时我第一次产生了要抗拒爸爸的念头。爸爸跟我说,如果你没有办法在三十秒内舍弃到一切可有可无的东西,那你就是个废物。”

  “我用了二十七秒,剪碎了它们。现在我依然喜欢养兔子,但没有那一次那么用心了。”
  听到这里,陆羽叹了口气。
  终于明白赵有容为什么会有这种近乎病态的执拗了。
  一个可怜的孩子。
  她一辈子都在找她父亲的认同。
  但这种认同,却是她一辈子都做不到的。
  “喂,我跟你讲这些,可不是为了让你可怜我。”赵有容没好气道。
  “可怜你大爷,小爷有个屁的资格可怜你,大姐,不是要跟你比,但真算起来,我比你可怜的多。”陆羽苦笑道。
  “你?”赵有容狐疑地看着他。
  她觉得这家伙是个天生的乐天派,有事没事儿都笑得跟一傻子无二。
  这种人,肯定有一个极为幸福和圆满的童年才对。
  “好歹你爸爸还是爱你的,你妈妈也还在,这个世界上至少有两个人在毫无条件的爱你。小爷六岁我妈就死了,我那老子三年前差点杀了我,父子情?我现在想起这三个字就觉得恶心……”
  “那你……”赵有容有些结巴。
  陆羽说道:“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还能活得这么开心?”

  赵有容点点头。
  陆羽沉声道:“大姐,跟你说句掏心窝的话,什么叫生活?生下来你就得努力活下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