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121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下意识地就觉得陆羽似乎有什么事情在瞒着她。
  “妈拉个巴子,女人的直觉果然不能低估。”
  陆羽心想,眼珠一转,正色道:“老婆,你这么说我就不高兴了,你男人我清气如兰、品行高洁,又怎么可能背着你做什么坏事儿,你要是不相信,我现在就可以交公粮。”
  “交公粮?”苏倾城疑惑,“什么叫交公粮?”
  “你……你不懂?”陆羽眯起了眼睛。
  苏倾城点点头。
  就是不懂嘛。
  还交公粮,神神叨叨的,国家取消农业税都好多年了吧。
  “这个……所谓交公粮,就是用我的长短来试试你的深浅,然后通过检测我的流量来判断我有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陆羽一本正经地解释。
  十足露骨。
  苏倾城俏脸刷地一红,哪里受得了这般挑逗,抓起墨水瓶子就要扔,陆羽连忙摆手,说道:“老婆,别介呀。我这刚回来你就家暴,外人看见了还以为咱们夫妻关系多不和谐呢。你肯定不觉得有什么,反正破罐子破摔。但你男人我现在好歹是堂堂倾城集团保安处和司机处的副主管,下面几十号弟兄看着呢,我要保持我的威信。”
  “去你的,你还嘚瑟上了?”苏倾城没好气看着他。

  “好吧,那我跟你说实话。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起来了,是有件事儿耽搁了。”
  陆羽连忙转移话题。
  “什么事儿?”
  陆羽说道:“其实我昨天就该回来了,不过刚到机场就有个黑衣人来找我,说来不及解释了,拉着我就上车,到了一个好神秘的地方,见到了一个好神秘的人,你猜在这个好神秘的地方这个好神秘的人跟我说了啥?”
  “说了什么?”
  “他告诉了我的真实身份,叫我去接班。”陆羽无比严肃地说道。
  “接班?”苏倾城吓了一跳,“叫你去接什么班?说来也是,你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历,我都没问过你,你也不说主动跟我坦白。本小姐都打算嫁给你了,你还有什么秘密要跟我藏着掖着?”
  她很是不满地看着陆羽。
  “老婆,那你得答应我,我告诉你了,你不准告诉别人。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我不是一个高调的人。”陆羽很是严肃的说。
  苏倾城扑闪着大眼睛,连忙连头,完全被勾起了好奇心。
  “好吧,我就告诉你吧,其实我真实的身份,就是……”

  “就是什么?”
  “不行,就这么告诉你,我觉得有些亏。”陆羽嘿嘿一笑,“老婆,你亲我一下。”
  苏倾城小脸又红了。
  比起眸子,踮起脚尖,轻轻吻了他一下,接着就是呀地叫了一声。
  陆羽这狗犊子一把揽住她的纤腰,对着她狠狠啃了上去,尽情欺凌她柔滑的********,苏倾城被他吻得心烦意乱,腿都软了,整个人都近乎靠在他身上。
  这狗犊子手又开始不老实了,顺着腰肢就往****摸,揉呀揉,苏倾城不乐意了,将他的咸猪手按着,没好气道:“去你的,你接吻就接吻,为什么摸我?你们男人都这么无耻么。”
  陆羽正色道:“当然不是,我跟那些个臭不要脸的臭男人怎么可能一样。”
  “屁,哪里不一样?”
  陆羽解释道:“他们接吻是假,摸-胸是真。而我嘛——我摸你其实是为了帮你二次发育,我都没收你的钱,你不感谢我也就算了,居然还用这种怀疑的眼神看着我,老婆,说好的人与人之间基本的信任呢?”
  在这狗犊子神一般的逻辑下,苏倾城败退。
  白了他一眼:“亲也亲了,摸也摸了,现在总该告诉我了吧,你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头?”
  陆羽左瞧右瞧,确认没人,方才压低声音,正色道:“老婆,其实我就是传说中的共产主义接班人。”
  苏倾城表情变得无比精彩。
  “你放心吧,虽然我来头很大,但我不会觉得你配不上我的。”陆羽继续说道。
  然后苏倾城就被点燃了,抓起墨水瓶就要扔,然而这狗犊子却察觉不妙,风紧扯呼了,边跑边说道:“老婆,今天我再请一天假,去办一点私事儿。”
  苏倾城气得跺了跺脚,放下了墨水瓶子,唇角却是有了些明媚笑意。
  这三天陆羽不在,早就习惯独处的她却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说不出的滋味儿,这家伙一回来跟她这么一闹吧,她就觉得心里空缺的部分,瞬间就被填满。
  难道……这就是念着一个人的感觉?
  古语有云:雄藩巨镇,非贤莫居。

  说的就是太原这座城。
  山西太原。
  自古以来就是汉民族与少数民族争斗的主战场,民风彪悍,多出虎人。
  闹市。
  准确的是说菜市场。
  来来往往的人群中,一个面容冷峻的青年挥舞着一把菜刀,正在剁排骨。
  他剁的极有节奏感和美感。
  排骨切得四四方方,剁了大概二十多刀,便自停了下来,用袋子装着,没有过秤,直接递给面前一个大妈,说道:“两斤。”

  大妈也不疑惑,给了钱提着袋子就走。
  惯常在这个猪肉摊买肉的人都知道,这青年说两斤,那就肯定是两斤,一丝一毫都不会差。
  且他剁出来的排骨,每个都是一样重。
  曾经有人不信邪,用称量黄金和燕窝的高精度电子秤称过,精确到0.01克都称不出差错,从此凡是在这个菜市找他买排骨,就没有过称的说法。
  一个留着汉奸中分头的男人叼着一只皱巴巴的香烟,直勾勾看着这个看样子最多就二十五、六岁的青年,那眼神,就如蹲了三年号子的痴-汉在盯着一扒光了衣服的水灵小媳妇儿。

  “王玄策,念在我们曾经有旧,你远道而来也不容易,我可以请你吃一顿酒。但你若是有别的什么想法,那我劝你还是别开口的好。我三年没杀过人见过血了,怕自己忍不住给你一刀。”
  青年把玩着手里面的一把寒光闪闪的******,眼神冷冽,嘴唇猩红如血。
  身高约莫一米八偏下一点,做着杀猪的买卖,长得倒像是一白面书生。
  儒雅。

  通读万卷书后才能沉淀出来的气质。
  但很少有人会觉得他平易近人。
  眼眸狭长,嘴唇猩红,骨子里面透露着凉薄和刁戾。
  阴柔与阳刚并不矛盾的杂糅在一起,有点像这座城市特产的一种陈酿老白干。
  看着不怎么样,闻着微醺,一喝下去就回味绵长、极为醉人。
  这样的男人,若手里再有点权柄,简直就是男女通杀。

  他言语冰冷,不见客气,只剩威胁。
  若是一般人,肯定吓傻了,好在王玄策不是一般人。
  他是一个自诩当代郭奉孝的男人,认为自己的帅气古今无双、天下无对。
  王玄策嗤笑一声:“当年道上威震北地的‘人屠’,现在竟是拿杀人的刀杀猪,姓高的,你不会被陈青帝吓破胆儿了吧?“
  高姓青年冷声道:“好死不如赖活着,再说陈青帝吓破胆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总比李凤年那死鬼要好些。”
  “李凤年求仁得仁,傻帽归傻帽,其实比你跟我都有勇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