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118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青竹住的这个地方,是个带两亩花园的超大别墅。
  陆羽是典型的土鳖,对房地产一窍一通,对江海佘山这一别墅板块也听说过紫园和琅琊郡。
  至于叶青竹这栋出自哪家,却不得而知,但考虑到江海的房价,即便是佘山二流别墅,估计离九位数的天价也不会太远。
  陆羽瞎逛着,就如刘姥姥初进大观园。

  逛到了一处书房,他试探着推门,发现没锁,一推就开。走了进去,惊鸿一瞥。
  两大排书架,上面汗牛充栋,密密麻麻全是书。
  陆羽细看书架,发现并不是什么文学名著。
  而是如风投,股票,野外生存,心理学,翡翠鉴定之类的杂书。

  陆羽浏览着,随意拿起一本翻了翻,发现里面近乎每一篇书页都记满了笔记。
  换一本,依然如此,字算不上特别漂亮,甚至比不上陆羽这两年跟着陈道藏刻意练的小楷。
  但字体中却带着一种冷冽风骨。
  笔生云烟,孤傲雪松,笔画深刻隽永,决然没有一丝浮躁轻飘。
  字如其人不一定准确,但大抵还是有些道理。
  这种字给陆羽的感觉,写它的人一定天生带着狼性,肯定是个男人,而不可能是叶青竹。
  陆羽继续翻看。
  心里隐隐有了猜测。
  想来这座书房的主人,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大虎人。
  也就是他从未见过面的二师兄。
  李凤年。
  陆羽最后翻到了一本大部头《资治通鉴》,刚一翻开,一页有些陈旧的白纸就掉了出来。
  他坐到书桌前的椅子上,细细浏览。
  “小师弟,当你读到这封信的时候,我肯定已经死了,或许你处的年代,那个江湖,已经忘了我这个人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凤年,是你的二师兄。”
  “凤楼常记当年语,问浮名,何似身亲,有凤三年不鸣,一鸣惊人。这名字我爷爷取得,老人家取这名字很考究,我前面三十年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不让他老人家失望。”

  “76年出生,打小就没学好,16岁跟人打架就捅死了一个人。家里把我给赶出来,开始四处晃荡,两年我来到厦门,跟着一个姓赖的家伙混,一年后这家伙垮了,树倒弥孙散。所幸遇到一个贵人,逃过一劫。”
  “96年跑到了重庆,拜一个浑水袍哥做了大哥,两年后从小混混变成大混混,之后大哥把他妹妹嫁给了我,派我到江海发展。”
  “两年后大哥垮了,我远在江海竟是又躲过一劫,开始自立门户。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圈子里打拼,几经沉浮,三年后身价勉强到了十位数,这一年,我27岁。江海****,乃至于东南一代,除了少数几个家伙,见了我都得叫我一声李爷。”
  “06年,我遇见了小叶。这一年,我30岁,而立之年。小叶16岁,花儿一般的年纪。那晚风雷激荡,黑云压城,她像一株小草。”
  “再之后,陈师就找到了我,让我做他的弟子。我从陈师身上学了许多东西,朝闻道夕死可矣,除了爷爷,再无第二个人像他那般对我好。而我也开始肩负另一个使命,对上了一个跟我同龄,叫陈青帝的男人。他是我师兄,也是我一生之敌。”

  “再后面五年,陈师愈发苍老,大师兄愈发如日中天,从不服输的我接二连三败在大师兄手里,渐渐地开始绝望。我自诩天才,在大师兄面前,却被打压的没有一丁点脾气,大师兄不只有一次机会杀死我,却每次都放我一马。但也正是如此,我愈发绝望。找不到一丁点可以翻盘的机会。”
  “就在前天,大师兄找到了我,说一世人能做师兄弟那是缘分,只要我服句软,自己退出天机门,便再不会为难我,陈师也悠然叹气,让我自己选择。”
  “我考虑了三天,今天才做出选择。我不服软,也不会退出天机门,我打算倾我所有,跟大师兄做一场豪赌。我知道我肯定赢不了,明年今日就会是我的忌日,但我不后悔。”
  “我这一生,喝过最烈的酒,玩过最猛的枪,也上过最漂亮的娘们儿,要说放不下的东西,真不多,百亿身家于我都是浮云,唯有小叶算一个。”
  “小师弟,师兄我这一辈没求过人,虽然没见过面,但既然陈师会选择你,相信你也是条响当当的汉子,二师兄就求你件事儿,以后记得对小叶好一些。这孩子一辈子吃太多苦了。另外就是几句掏心窝的话,真斗不过大师兄,认怂就是。大师兄这个人虽然走霸道,却是真正的无双国士,你只要服句软,他便不会真对你下死手。”
  “李凤年绝笔,2013年,清明。”
  陆羽看完这封信,怔怔发愣。
  算了算时间,几天后就是清明,那二师兄算起来,也差不多死三年了。

  “认怂?”他苦笑起来,“二师兄呀,比能力韬略我陆羽肯定是远不如你的,但你明白的道理我也明白,朝闻道夕死可矣,若真有那天,我肯定会跟你做同样的选择,死固然可怕,但总有些东西是比小命更珍贵的吧。陈师对你不薄,对我又能差到哪里去?我又怎能辜负他在天上的英灵?”
  合上这封信,陆羽将这本姿势通鉴原封不动地放好。
  “看完了?”正在此时,一个悠悠的声音响起。
  陆羽吓了一跳,说道:“叶青竹,你以后走路能不能稍微发出一点声音?”
  叶青竹冷眼看着他,说道:“陆羽,你跟我师父比起来差的太远了,更别说跟你大师兄比了,其实我师父最后那句话说得不错,什么朝闻道夕死可矣,小命只有一条,丢了可就再没了。以后见着你大师兄,你就跟他服句软,面子值几分钱?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所以你是个娘们儿,而我是个爷们儿。”

  “你……”叶青竹脸色一冷。
  “这不是面子的问题。”陆羽正色道。
  “那是什么?”
  “信仰。”
  叶青竹冷笑:“信仰,你这么个白脸曹操也有信仰?”
  “真有。”陆羽点头。
  叶青竹说道:“陆羽,我最后劝你一次,你这人一看就是小心小眼小肺的小人,不是善种不是好汉,别太把某些东西太当回事儿了,三年前我目睹了一个风华绝代的男人死于非命,痛心疾首。你当然离他差得远,但好歹跟我有些干系,我不希望也看着你死,你若真死了,我就把你的肉一块块割下来拿去喂狗。”
  陆羽冷声道:“我死后,管他娘的洪水滔天。别说割去喂狗了,你把我奸-尸我都没意见。”
  陆羽脾气好,不代表没脾气。

  他基本上很少因为别人的奚落发火。
  但他也还没修炼到云淡风轻、不沾惹些毫的烟火气息。
  他毕竟只是一个二十一岁的青年。
  还没有那种不催不破心如止水八风不动的境界。
  他被叶青竹这个婆娘刺激到了。

  其实苏倾城才是懂他的。
  他是个表面谦和、骨子里比谁都骄傲的家伙。
  二师兄是风华绝代、绝世虎人。
  但他不觉得自己就比二师兄差。

  武脉被废之前,他不也是百年难遇的习武天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