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520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问禾常青:“除了这些所谓的证据之外,还有什么吗?”
  “还有一封信。”禾常青回答。
  梁健一听,忙问:“信里写了什么。”
  电话那头,禾常青站在自家的书房里,看着手里的这封信,紧抿着嘴,神情严肃,沉默了半响后,却还是没将内容读出来,而是问梁健:“梁书记,接下去这话可能有些唐突,但我还是想知道一下,您保陈杰的心,到底有多坚定?”
  梁健意识到了一些东西,问:“很严重?”
  禾常青回答:“仅凭网上的这些东西,其实已经足够将陈杰撤职了。就算组织上留情,不撤他职,但他如果还想继续留在市委秘书长的位置上,是不太可能了。所以,我觉得,您差不多也可以放手了,精力留着应对接下去的事情会比较好。”
  禾常青这话也是心里话,冒着可能让梁健心里不喜的风险,也还是说了。其实,他说的,梁健也是清楚。可是,市委秘书长一旦换人,接手的人,必然不会是他的人,这对他接下去的计划,必然是会有影响的。至于影响有多大,就看这接受的人是省里哪一边的。如果是罗贯中那一边的,那么对于梁健来说,恐怕是最坏的结果了。
  但这些担忧,梁健不能跟禾常青说。太和市整改计划的参与人员中,并没有禾常青。这其中原因复杂,其中两点,一是禾常青的身份,二是禾常青一直以来,在太和市的官场也是中立居多。说简单点,就是梁健还不够信任禾常青。
  禾常青打破了梁健的沉默:“这样吧,我待会把信的内容拍个照发到您的手机上,您看完之后,早做决定。”
  “好。”梁健应下。
  禾常青又道:“另外,您帮忙联系一下陈杰同志,一旦联系上,请务必让他联系我。”
  “好的。”梁健也应下。
  挂了电话后,梁健也没将手机给沈连清,而是捏在了自己手里,等着禾常青的照片。同时,也不忘吩咐沈连清,想办法联系陈杰。
  沈连清诧异陈杰的失踪,愣了愣后,道:“我和小五送他回过家,知道他住哪,要不我去他住的地方看看?”
  “好,那你快去快回,有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梁健说道。沈连清刚走,禾常青的短信就来了,照片中,那封信的内容并不多,梁健看完后,概括一下其中的意思就是两句话:赶紧撤职陈杰,否则还会有更劲爆的内容出现在网上,到时候只怕更难收场。
  接着,梁健又收到了禾常青的信息,里面是证明了陈杰和那梁丹一起留宿宾馆的证据还有照片。
  梁健看看这些证据,在看看那封信,忽然觉得,这个人似乎并不仅仅只是为了针对陈杰。如果只是为了针对陈杰,那为何要用威胁的方式要求组织上撤职陈杰,而不是彻底的让陈杰声名扫地。凭他手上目前抓着的这些把柄,要做到这一点,也并不难。而且看他威胁禾常青的语气,似乎是底气十足。从这一点看来,难保他手上没有更劲爆的消息。而他却一步步的,只是为了逼组织上将陈杰撤职,这种做法看上去,倒不太像是因为私人恩怨。

  这个念头一出现后,梁健越琢磨,越觉得有可能。而,如果不是因为私人恩怨,那么在这个时候逼着组织上将陈杰撤职,是为了什么呢?
  如果梁健的猜测是正确的,那么这个答案便呼之欲出。
  梁健眼睛微眯,忽然有种风雨欲来的危机感。
  但,无论幕后这个人是出于什么目的,眼前最迫切的,还是得先找到陈杰。发生了这些新变故之后,梁健对陈杰的信任也不得不打了个折扣。再想想自己那天在电话里跟刁一民说的那些话,他当时可是用人格保证陈杰是没问题的。可如今,陈杰却是甩了他好大一个巴掌,狠狠地将他的人格踩在了脚底。要说梁健不失望,那是不可能的。只是,保还是不保的问题,却并不是从个人情感上出发那么简单。

  政治上的事情,素来不能感情用事。陈杰的问题,涉及到以后的工作能否顺利开展,所以,梁健不得不冷静考虑,即便是现如今在出现这些新变故之后,要保陈杰,已然是十分吃力。但,梁健还是想试一试。
  从目前的状况开看,最坏的结果是陈杰被撤职或者调走,市委秘书长的位置花落某些人的手中。而陈杰到底是走还是留的关键,在刁一民的手中。
  刁一民……梁健轻轻念叨了一声这个名字。他与刁一民的关系十分微妙,在这件事情上,刁一民是否肯帮他,梁健真的没有把握。但不管怎么样,总是要试一试。最不济,就算保不住陈杰,最好也要让刁一民将市委秘书长的位置抓在手中。但,要让他在这件事上出力,总是要有利益可得才行!而太和市对于刁一民来说,能看得上眼的利益,又是什么呢?
  梁健能大概猜出一些,但又不能完全肯定。在两人的几次接触中,刁一民的态度一直都没有十分明朗,虽在有些事情上他确实帮了他,可要说真的站在他这一边,却是未必。梁健尚且还不敢如此自信。

  梁健到办公室的时候,沈连清还没消息传回来,也不知情况怎么样。倒是朱琪很快就赶来了,几句话下来,虽算不得气势汹汹,也是有些埋怨,照片的事情没有事先告诉她,让她现在很被动。
  梁健也没解释什么,就只是让她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临走,朱琪也问起了陈杰的事情,表示一直联系不上。
  她刚走,沈连清的电话就来了。陈杰的家里没有人,他失踪了。
  梁健怔了怔,怒气上涌,差点就将手机甩出去砸了。这混蛋扔下这么个烂摊子,自己倒好,消失个无影无踪,倒是让其他人为了他焦头烂额。
  这时,沈连清在电话那头提醒:“书记,你说他会不会去找那个小姑娘了?”
  梁健心里一动,这倒也不是不可能。他立即就找到明德,问他:“昨天那个梁丹小姑娘,后来怎么安排的?”
  明德回答:“安排在总局旁边的一家宾馆里了,联系了心理辅导师,今天去给她做一下辅导。”
  梁健问:“那心里辅导师已经过去了吗?”
  明德看了看时间,回答:“应该还没有。”
  “那那边你安排了人没有?”梁健又问。明德听着梁健语气严肃,似乎不像是只是关心一下那么简单,便答:“安排了一个女警员陪着,梁书记,出什么事了吗?”
  陈杰的事情,梁健暂时也不想和明德细说,只道:“那你赶紧联系一下那位女同志,问一下,陈杰是不是在那里,然后给我回个电话。”

  明德愣了愣,但听梁健似乎很着急却也没打算多说,也不好多问。挂了电话后,立即就去联系那位女警员了。
  梁健一遍等着明德的回电,一边在脑子里过着这件事,从头至尾。
  一开始,陈杰被举报,是那几张照片寄到了禾常青那里。当时,举报信中,也没有明确提到要将陈杰撤职,只是重点在未成年这一点上,做了文章。
  当时,梁健从那些照片的时机和角度,分析出,举报陈杰的人,必然是早有预谋的,而不是偶然得之。他以为,是私人恩怨。
  日期:2016-04-09 06:32: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