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590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凭我们几个,进入中条山深处,和找死没区别,
  这一次接下这个任务,我就已经做好倒血霉的准备了,说实话,来了我压根儿就没打算能回去,
  这是我当时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但,做最坏的打算,尽最大的努力求生,这是一个正常人的本能,在真正要面对中条山深处的那东西之前,我还是想尽可能的壮大一些力量的,能拉拢到鬼婆婆绝对对我来说是个很大的助力,

  可惜,我说的吐沫星子横飞,最后还是没能说动鬼婆婆,
  这一次,灵媒撒娇、装可怜都不好使了,鬼婆婆的态度相当的坚决不去,要嘛我死,要嘛我在这里待着,想让我和你进山对付那个恐怖的东西,没门儿,
  后来我也是实在没办法了,只能放弃,从始至终都是我在请求鬼婆婆,我也没资格强求人家,作为一个与我交集少的可怜的阴人,人家能帮到现在已经是很给面子了,说白了全是看在了沈梦琪的份上,犯不上和我一起去玩命也是正常的,
  我死了,还有一个修炼者死后的时候可以期待,人家死了,那就直接变成个屁了,
  没成想,就在刚刚迈出腿的时候,鬼婆婆却忽然开口和我说:“小子,深山里的那个东西,怕是死人里的至尊,根本不是你和那两个天师能对付的了,”
  鬼类至尊,
  我不明白鬼婆婆为什么会这么说,稍一犹豫,便问道:“婆婆,为什么这么说,”

  “我是一个死人,我难道还不知道,”
  鬼婆婆斜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别告诉我你不知道鬼类至尊对于阴人来说有着很大的影响么,一个鬼类至尊出现,方圆几百里之内的阴人都会感应到,一旦鬼类至尊发出号召,道行浅的阴人直接就会被奴役控制,成为鬼类至尊的奴仆,他们强大又恐怖,总之你小子是招惹不起的,我的感觉也绝对没错,不出意外,那个鬼类至尊就快苏醒了,”
  至尊,那个夺了我人文始祖葬地的东西,
  我心中一动,于是就在心里问花木兰,她有没有感觉到,
  “我感觉不到,而且也不会感觉到的,”
  花木兰苦笑道:“别忘记了,我是灵鬼,千年不杀生,不轮回,在极阴之地修炼千年才形成的灵鬼,早就已经跳脱了阴间的禁锢,和一般的阴人不太一样的,我和陈煜差不多,血姑鬼尸半人半尸,灵鬼半人半鬼,一个道理,阴间的规矩影响不到我们,什么鬼类至尊与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太大的联系,我们感知不到,”
  原来如此,
  我点了点头,准备再仔细询问鬼婆婆,可惜被鬼婆婆一挥手拒绝了:“事实上,我也就知道这么多,鬼类至尊出现,哪怕我是个天师级的阴人也没法对抗,而且一出现在对方附近的话,我很有可能被对方控制,所以我过去不是帮忙,是帮倒忙,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
  说完,婆婆直接就把我撵了出去,一点都不带客气的,

  这一夜,我是真的失眠了,
  大战在即,可是有一件事情一直都环绕在我心上,始终放不下,在夜里翻来覆去的就是合不上眼睛,最后一支等凌晨四点多的时候,我干脆咬牙从炕上做了起来,披了一件外衣就朝着关押人的后院走了去,
  青衣……
  咱们是时候好好谈谈了,
  没错,犹豫了这么久,我最终还是决定见青衣了
  有些事情争执到最后,其实还是为了解决争端,
  比如,我和青衣,
  从始至终,我们都不是有血海深仇的敌人,我们只不过在选择上有了分歧而已,所以我来了,

  不管如何,我都应该来这里一趟,
  关押青衣的地方黑漆漆的,真说起来,好像废弃了很多年了,其实是咱们国家建国之前的东西,以前是用来关押革命人士的地方,还有另外一个不大光彩的名字叫渣滓洞,
  读过中国近代史的人,相比这个时候已经知道这座黑黢黢的牢房是什么地方了,这种地方实在是说不上光彩,我没想到青衣和云中子竟然被转移到了这里,那一夜血拼之后,我因为心里打心眼儿里有点抗拒去想青衣的问题,所以这几天来一直都是嘱咐人别饿着他们,还真没有亲自来看看,就记得有一次杨老伯说村民情绪激动,原来的民房里已经不再适合安顿青衣他们了,怕出什么岔子,于是就跑来想向我申请转移青衣他们,我当时觉得在理,经过了那天晚上的事情以后,杨建国似乎成了大杨村最敏感的一个话题,非常容易就会触及这个雷区,青衣他们作为当时反对我的人,继续留在村子里已经不安全了,于是我就答应了杨老伯的提议,没想到杨老伯竟然把青衣丢进了以前的渣滓洞,

  虽有冲突,但我从来不否认他是我的兄弟这一条,即便是现在,我也从来没有否认过这一条,
  想想,在这件事情上我确实是做的有不对的地方,毕竟说什么,也不能把两位天师关进渣滓洞,
  我是抱着愧疚的心思缓缓走进关押他们的地方的,里面散发着一股子腐朽的味道,就像是封闭了很多的年的空间刚刚打开以后里面的味道一样,绝对说不上好闻,除了门口守着两个大杨村的百姓以外,这里就再没一个人了,我走进去以后,脚上穿着的厚重军靴在狭窄悠长的甬道中留下一连串沉闷的响动,最后终于在一件紧紧关闭的囚室里透过铁门上的下栅栏看到了他们,
  青衣和云中子两个人就安安静静在囚室里盘腿打坐,一言不发,盘腿坐在地上,犹如磐石一样,大有一种天塌下来都岿然不动的架势,

  “小哥儿,他们每天都是这样,没事的,”
  看守这里的村民也跟着我进来了,在一旁压低声音和我说道:“虽然这地方不行,但杨老伯说了,这里最起码安全,到现在还余怒未消的乡亲们不会来这里找他们,这些天我一直都是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不过他们也就只有吃饭的时候才会过来吃饭,其他时候都是这样的在那里盘坐着,一动不动,连个屎尿都没有,还真是奇了怪了,”
  有屎尿才怪……
  我心里嘀咕了一句,道门的人打坐,那个时候身心空灵,所有吃到肚子里的饭都被分解成精气吸收了,总归那是一种非常玄奥的状态,有时候盘坐在那里半个月一动不动的高手都有,和普通人不一样的,真要是一会儿尿急了,一会儿屎憋坏了,就他娘的跟懒驴上磨似得,啥都没,就屎尿多,那他们还修炼个屁啊,有这些就够支应的了,
  看来,青衣和云中子的心境倒是没有乱,被关在这地方仍然能潜心打坐修道,
  不过,这看守的村民这么一说话,也惊动了青衣和云中子,当下两人就从打坐的状态中退了出来,缓缓睁开了双眼,
  四下的环境黑黢黢的,几乎没什么格外明亮的光,可即便是在这种环境,我还是清晰的捕捉到了青衣那双犹如黑宝石一样明亮的双眼,他也在通过铁门上的栅栏看着我,
  四目相接,一时无言,
  曾经的我们,是多么要好的挚友啊,

  终究,我们还是因为信念和追求不同,关系出现了无法修补的裂痕,
  我们都没错,只是命运弄人,
  此时相见,我的心里要说不复杂那是不可能的,
  “葛家小子,你终于肯现身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