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05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些天发生的事情,你有什么感触?”冯志国看着对方,“你怎么看县里形势?”
  冯俊飞思考了一下,说道:“近一阶段,县里不太平静,一号频频出招,招招凌厉,招招指向赵系,也指向二号的人马。那个所谓的组织工作总结小组,其实叫‘赵系山头拔除专案组’更为合适,因为他们就是在总结赵中直的用人观。通过总结,会找出赵中直用人中的错误,从而否定赵中直,否定赵系。

  在这个过程中,有的赵系人马变节,投到一号门下;有的夹着尾巴,做起了缩头乌龟;还有的死扛到底,被打入另类。当然,二号的人马也被**,只不过方式要柔的多,现在还处在拉笼分化时期。前一阶段,县里召开组织工作会议,其实就是向赵系发起总攻动员会,大家都看的清楚。
  这个会议一开,好嘛,这家伙各种力量全部出动,赵系好多人马纷纷遭殃。就比如组织部的武进忠,一下子蔫了,哪还敢说话直爽,哪还像常务副部长?简直就是个受气小媳妇,任何差话都不敢说了,在众人面前连个屁也不敢放,在组织部纯属就是个摆设。
  要说最惨的,就是‘处理品’了,现在被弄的身无寸职,白丁一个。‘处理品’已经够惨了,可是看一号的架势,还是不肯放过他,天天弄个审计在那盯着。看样子不整出点事来,誓不罢休。不过‘处理品’也是咎由自取,谁让他那么狂,把同僚们都得罪个遍呢。总之,一号现在是大打出手,不过他现在不敢动咱们,他还要借助咱们的力量,否则他玩不转。”
  “就这些?”冯志国问道。
  冯俊飞想了一下,又说:“一号现在坚决打击赵系,既是在打政治仗,也是在算打心理仗。他在是告诉各派别,少跟我姓柯的做对,否则赵系就是例子。依我看,赵系收拾完,马上就是二号人马要遭殃,但手段应该没这么激烈。赵中直远在晋北省,他是临时交流过来两年,在沃原市范围没有势力,他的人马就成了后娘孩子。而二号不一样,二号毕竟是从玉赤县一步步走上来的,党羽遍地,虽然不及咱们的势力,可也不容小窥,一号不得不考虑。”

  冯志国喝了口酒,说道:“那你认为会出现什么结果呢?”
  “最后的结果是,一号坐的最大,我们成了二号。不过那时候也有危险,一号可能就会收拾我们,我们不得不防。”冯俊飞停了一下,补充道,“我能想到的就是这些。”
  “快吃吧,菜都凉了,总不能吃到二半夜吧?吃完再说。”厨房里传来冯志国老伴的声音。
  看看墙上钟表,时间已经八点多了,冯志国一笑,低声道:“领导发话了,先吃饭,先吃饭。”
  冯俊飞“嘿嘿”一笑:“再走一个,最后一个。”说着,举起了酒杯。
  冯氏爷俩一饮而尽,放下酒杯,开始吃饭。

  府后街一处暗影里,停放着开发区那辆“现代”牌轿车,楚天齐坐在后排座位上,想着心事。
  虽然楚天齐被免职了,但王文祥坚持让楚天齐先用这辆车,用王文祥的话说‘反正也轮不到我,干脆我就不用了,省得到时让人要出去,灰溜溜太丢人’。楚天齐明白,王文祥也许有这方面考虑,但也是在向自己示好,于是这几天还用着,还是由厉剑开这辆车。
  本来,楚天齐在下午五点的时候,就要出来,后来一想不妥。等到晚上八点的时候,才下楼开车出来。他没有用厉剑开车,一是厉剑已经下班了。更重要的是他一会儿要做的事有很大风险,成功机率也很低,他不想让厉剑跟自己受牵连。
  楚天齐现在没有任何助力,不但郑义平不在,徐敏霞禁声,就连可以相商的宁俊琦也失去了联系。但他面对的攻击却不仅是一个人,而是以柯兴旺为首的一批人,可能还包括柯兴旺背后的人。不止这些,也许李卫民还会出其不意给自己一击。
  想到此处,楚天齐叹了一声:“看来只能铤而走险了。”
  没有任何可以依仗的人,没有任何可以较量的本钱,楚天齐只能靠自己,只能自己想办法。
  经过分析,他觉得现在问题的关键是,要摆平柯兴旺,柯兴旺是这些问题的关键。无论柯兴旺背后有没有人指挥,但现在对自己的所有攻击手段,都是柯兴旺在指挥,所有的分支线头都在柯兴旺手里抓着。只要是他停止手中的动作,其它动作自然就停下来了。至于李卫民会不会出手,楚天齐暂时也顾不得想了,只能是火烧眉毛顾眼前。
  而要摆平柯兴旺,楚天齐没有任何砝码。经过这一段时间冥思苦想,他也列出了好几套方案,但经过推敲以后,大部分方案根本不成立,只有一个方案还有实施的可能性。但这个方案实属下下策,不仅成功率低,而且手法也有点不光彩,甚至属于损招,可他实在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了。所以,楚天齐很纠结,一直没有实施这个方案,一直告诫自己“不到万不得以,绝不能使用”。
  就在下午,审计局何副局长找楚天齐核实情况。一开始何副局长就是一副审问口吻,然后用所谓出租办公楼的事扰乱楚天齐心智,紧跟着马上抛出那张大额住宿票。利用住宿票,何副局长给楚天齐下了两个套,要么承认和方宇关系不清不楚,要么承认虚开**、套取现金,这就是一个两头堵的事情。
  就在对方咄咄逼人的时候,市反贪局的人出现了,闹了一出乌龙事件,审计核实的事也暂时停止了。此时,楚天齐才意识到,市反贪局的出现可能救了自己一次,否则可能县里的强制措施就该使上了。于是他认为已经到了万不得以的时候,于是他决定实施这个下策方案。
  楚天齐的方案很简单,就是找上门去,和柯兴旺摊牌,顺便看机会找对方把柄一并抓上。他准备问对方要如何对自己,需要自己做什么。如果对方的条件不太苛刻,并且也不让自己出卖别人,那他可以选择向对方低头。
  对于楚天齐来说,向别人低头太难了,可是现在已经几乎面临生死关头,他也只能先这样了。他给自己的安慰是,反正我没有出卖赵书记,没有出卖他人,只是自己在受一些委屈了。
  楚天齐假设,如果柯兴旺不和自己谈判,就是要把自己整死。那楚天齐就籍出另一个法宝,说出他和李卫民的关系,用李卫民牵制柯兴旺。当然,楚天齐肯定不是要说自己和宁俊琦是恋人,更不会说李卫民是宁俊琦爸爸。他要说自己和李卫民在去省委党校之前就认识,李卫民对自己一直很赏识,暗示得罪自己就是得罪市委书记。

  自然,自己和李卫民的关系,是楚天齐杜撰的,是他情急之下想出的昏招,他自认柯兴旺不会核实。
  日期:2017-02-12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