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250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点了点头,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先进的灭火设备被装备起来,连第三旅这样的野战部队,非战争行动器械室里面都囤积着大量的先进的灭火器材,什么灭火风机,电锯,消防服,消防头盔,消防斧,铁扫把,灭火水箱,灭火弹……
  现在距离行动结束,已经过去了三天,也就是说,李牧在医院待了五天,今天是第六天,骨头都生锈了,不是他天天在那磨,估计冯玉叶也不一定答应让他出院。
  这几天,冯玉叶简直就住医院了,她跟李牧说的是住医院招待所,实际上她娘亲在医院里面是有配备住处的,条件还不错。
  “回到营区第二天,就开表彰大会了。”杜晓帆笑了笑,说,“速度很快,咱们跟特大武侦营的一起。咱们猎户小队集体二等功,已经报上去了。大喜事是,给你报的是一等功。”
  “一等功?”李牧却没有高兴,反而是皱起了眉头。
  赵一云问,“怎么,老李,拿了一等功还不值得高兴?”
  苦笑地摇了摇头,李牧说,“没什么值得高兴的,我担不起这么大的功劳。”

  “班长,你没事吧?”石磊瞪着眼睛说,“你知道不知道,就差一点点,你就光荣了!要我说,什么一等功,特等功都不算什么!”
  “傻啦吧唧的,非战争年代哪来的特等功?”赵一云说,“最高的是荣誉称号了,你丫的内务条例都学哪去了!”
  荣誉称号得军区或者更高机关批准,李牧的这点破事,还真够不着那个层次。据李牧所知,第三旅改编以来,也就是老275团变成了二营之后,只有一个人获得过荣誉称号,九八抗洪那会,一个叫做翟冲的家伙拿了个抗洪勇士的称号,直接就提了副营好像。
  但是那货后来怎么样,就很少人知道了,不过李牧知道。
  “老李,你已经大大的超出了提干的标准,恐怕你这身士官常服,穿不了多长时间。”杜晓帆不无羡慕地说。
  他还差一点,再来一个三等功,他杜晓帆也够格了。
  李牧却是认真地说,“干部不一定就比士官好。我给你们透露点消息吧。”
  众人烟都忘记抽了,瞪着眼睛屏气凝神地准备听。
  李牧扫了他们一眼,说,“未来,按照我的估计,五年之内,士官的薪资标准会进行至少三次调整。士官改革完全落实之后,我估计,一期士官,也就是下士,工资水平会超过三千。海空军和二炮部队会更高。”
  “三次?!”石磊大吃一惊,“最近要加工资这个事情倒是听说了,以前连长早就在那吹风了,生怕咱们不留队。但是连续加三次,不能够吧?”
  现在他们的工资才两千出头,苦逼的陆军野战部队士官,拿最少的钱吃最差的伙食干最累的活。
  “至少三次。”李牧点头,非常肯定地说,“平时你们没事多看看军报上的新闻,很多新闻蕴含的信息都很丰富。你们还记得,之前又一次上大课,军事学院的一位教授随口说了一句,解放军的待遇要和地方上的持平。这话什么意思知道吗?”

  李牧顿了顿,抽了口烟,说,“地方上的标准就是人均工资,而且肯定是参照东部地区的城市来的。所以说,三千块起,那都是最少的了。以后义务兵的月津贴,会是现在的两倍以上。”
  “吸……”
  众人倒抽一口凉气,倒不是大家死钱眼里,而是这个增加的幅度太恐怖了。现在的义务兵津贴,他们陆军步兵分队的,没有岗位补贴的,302块,两倍以上,那不就是六百以上了。
  事实上证明,没过几个月,义务兵的津贴就真的是六百以上了。
  “不是,班长,士官的加义务兵的加,军官的没理由不加啊,怎么说都是军官好,而且再说了,军官可以当干部,连长排长什么的,你啥时候见过士官能担任领导职务的。”

  石磊脑瓜子可不是傻的,他门儿清。
  李牧说,“军官的早就加到了标准线了,不然怎么会轮到下面的兵们。三排长现在一个月拿四千多,还有住房公积金什么的。他才入伍多久,加上四年军校,刚满五年。不要忘了,地方上的公务员一个月才两三千块,而且其他福利,不一定比得上咱们部队的军官。”
  赵一云就说了,“既然这样,那你怎么对提干那么抗拒呢?”
  杜晓帆看着李牧,眯了眯眼睛,说,“我说你该不会还是打着退伍回家的主意吧?”

  其余人都惊讶地看着李牧。
  李牧笑了笑,说,“之前我还真是这么想的。干完三年一期士官,无论如何我滚回家。”
  他话锋在众人焦急神情刚刚露出来的时候一转,“不过,这几天在医院,难得有一个安静的环境,我思考了很多。那些首长来看我的时候,我的主意就改变了。人改变不了环境,这话不绝对,如果能站到一个适当的高位上,人,绝对可以改变环境。”
  大家此时才发现,李牧说这些话的事情,神情是那么的神圣。
  忽然的,石磊想起了一句经典台词——做人如果没有理想,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呢?
  众人都沉思起来,在这个朝阳挺好的早上,沉思了起来。
  是大家都没有理想吗?

  不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许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也许是社会风气的冲击,也许是社会价值观的偏移,也许都有,慢慢的,理想下沉,一直沉到心里最深最深的那个地方,随即被灰尘覆盖,一层又一层,直到连自己都看不清。若干年后,辛苦的奋斗了,生儿育女了,生活平稳了,不知道从哪来来上那么一阵风,可能强劲,可能轻微,但都会吹掉上面的灰层,猛然一看,看清楚了当年存下的理想,再想要去努力,却蓦然发现,时日不多,更没了当年的热血。

  大家之所以心甘情愿地以李牧马首是瞻,是被李牧的人格所吸引,是被李牧崇尚清澈的理想信念感染,还在于,李牧敢于在任何时候不怕危险地把自己的理想拿出来,不管迎来的是赞赏敬佩还是冷嘲热讽,它就在那里,本来是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并且让众人相信,即便是未来,也不会改变。
  不难得吗?
  难得。
  勇气,像雷锋那样有一股傻傻的勇气。
  多少年来,这个越来越美好的世界,不正是一群又一群凭着一股傻傻的勇气的人创造出来的吗?
  “那么,老李,你已经下定决心了,是吗?”杜晓帆第一个问,他感觉到的不只是震撼,还有压力。
  他从来都没有忘记,他的唯一对手是李牧。甚至于,他不敢让别人知道,他留队的最重要的因素是因为,李牧留队了。
  有时候竞争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它会改变很多,甚至包括人生轨迹。杜晓帆就不知道,为了能压过李牧,他的人生轨迹已经改变了,不再会是一位年轻的老板,而是一位年轻的士官。
  但杜晓帆并没有失去什么,他走了一条正确的道路——证明自己的价值。
  人的一生,归纳起来就是在不断地证明自己,证明自己可以很好地生存下去,可以比别人生活的更好,可以拥有比别人更多的美好。
  日期:2016-04-08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