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484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场比赛,有人开出了乍仑蓬是否能完成自己的第一百次击毙对手的盘口,所以也吸引了无数的豪客和赌徒们,而这一场拳赛乍仑蓬的对手,只是一个新入黑市拳坛的人,几乎没有任何人开好他。
  事实也正说明了这一点,和乍仑蓬相比,这个新人上了拳台之后的发挥没有任何的亮点,短短的开场不到三十秒,就被乍仑蓬的一记鞭腿踢中了脸部,满脸是血的倒在了拳台上。
  乍仑蓬今天所打的这场黑市拳,是黑市拳比赛中最为残酷的一种,那就是在拳台上没有裁判的存在,这场拳赛的规矩就是没有任何的规矩,直到一方倒下或者是死亡才会结束。
  虽然乍仑蓬的对手已经倒地了,看那样子似乎也没有再站起来的可能,但乍仑蓬仍然不肯放过他,他要用这个新人完成自己击毙一百场的辉煌战绩。

  对于自己的鞭腿功夫,乍仑蓬还是很自信的,他相信对手已经完全失去了抵抗力,所以走到那人身边之后,乍仑蓬用双手分辨抓住了那人的脖子和大腿,将他高高的举过了头顶。
  虽然那人的身高体重都要超过乍仑蓬,但只有一米七多一点的乍仑蓬,将这个身高将近一米九的大个子举起来却是毫不费力,他准备用最残酷的断腰技顶断对方的脊椎,让他在痛苦之中哀嚎死去。
  所谓的断腰技,是乍仑蓬在黑市拳台上独创的一种技法,他一般都是先将对手脸庞朝上的举过头顶,然后猛地把对手的腰肢砸向自己屈起来的膝盖,在手和腿同时发力的情况下,将对手的腰椎给顶断掉。
  这种断腰技,十分的残忍,因为在要脊椎断掉之后,人一时间还死不掉,而是会在巨大的痛楚中慢慢的死亡,当然,这里所说的慢,通常也不会超过三分钟,并不会影响乍仑蓬在黑市拳台击毙对手的成绩。
  每次当乍仑蓬自己足够兴奋,而对手又不够强大的时候,他就喜欢用上断腰技,而每次使出这个招数,乍仑蓬总是会迎来观众们最为热烈的掌声和疯狂的呐喊声,这会让乍仑蓬有种天下无敌的感觉。
  事实乍仑蓬的断腰技的确很厉害,在几年后日本开发的一款技击游戏里,就收录了这一个招式,可惜的是,那时的乍仑蓬早已化作一摊黄土,再也看不到了。
  一切都很顺利,只是当乍仑蓬将对手举过头顶到时候,他感觉到对手的身体似乎稍稍挣扎了一下,不过对乍仑蓬而言,这一切都是徒劳的,按照习惯性的动作,乍仑蓬将那人往自己的膝盖上砸去。
  “嗯?不对……”
  乍仑蓬忽然生出了一种心悸的感觉,这是他在打过上百场黑市拳赛之后,得到的一种本能反应,只是动作已经做出了,乍仑蓬也无法再做出改变。
  就在乍仑蓬心中发出警兆的时候,在他手上看似已经毫无反抗能力的那个对手,却是用之前无力垂下的手臂,闪电般的搅住了乍仑蓬的脖子,同时身体顺势产在了乍仑蓬的身上。
  很多人都知道,打拳的人脖颈通常都是特别粗壮和短小的,这样才可以使他们遭受重击不至于昏迷倒地,乍仑蓬也是如此,在感觉脖子给缠住之后,马上就缩了一下,想将对手的这股力道给卸掉。
  但是乍仑蓬显然小看了他的对手,之前示敌以弱的对手手臂上,传来了一股让乍仑蓬近乎绝望的巨力在缠绕住了自己的脖子之后,乍仑蓬甚至可以清楚的听到“咔嚓”一声脆响。
  原本神勇无敌的乍仑蓬,在这声脆响之后,站立的身体就像是变成了瘫软的面条一般,整个人都软倒在了地面上,而乍仑蓬的对手则是还在紧紧的勒着他的脖子。
  所有的观战者,都被这一幕给震惊了,因为动作实在是太快,几乎没有一个人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只眨眼的功夫,拳台上就发生了惊天大逆转?

  黑拳比赛,往往都是要投注的,在比赛之前,没有任何一个人会看好这个新人,所以结果出来之后,所有人都输掉了自己的赌注,这也让观众们愤怒的大骂起了这个新人,甚至有人威胁着要干掉他。
  可是当那个新人从地面上站起的时候,所有的声音在瞬间完全消失掉了,代之而来的则是满场沉重的呼吸声。
  因为所有人都清楚的看到,在那个新人的手上,拎着一个面容清晰但脖颈间却是血肉模糊的脑袋,他竟然硬生生的将乍仑蓬的脑袋从脖子上给揪了下来。
  “凶残!”
  年轻人的表现,让所有的观战者们集体噤声了,他们看过无数场黑拳比赛,但却是没有一个人能做到像这个年轻人一般狠辣凶残,年轻人拎着前黑市拳王脑袋的景象,在有些人的心里,甚至一辈子都无法消除。

  “啊!!!”
  拎着乍仑蓬脑袋的年轻人,猛地抬起头,在拳台中间发出了一声呐喊,让所有人都看清楚了这张年轻的相貌,每一个被年轻人眼神扫过的观众,都是会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去,然后再发出了掌声和呐喊声。
  这些观众不知道的是,在今后的七八年之中,他们几乎全都在为这个年轻人而疯狂,而他……正是彭斌,他们见证了新一代黑市拳王的诞生,彭斌的到来,也改变了整个东南亚黑市拳坛的格局。
  “嗯?呐喊声呢?欢呼声呢?”
  正在享受着观众的呐喊欢呼的彭斌,忽然感觉一切全都消失掉了,上一刻还在热闹喧嚣的拳台,下一刻自己竟然身处在了幽静深邃的山里之中。

 
  像是放电影一般的重新感受了一次自己第一次登上黑市拳台的经历,彭斌一时间还有些没回过神来,因为那种感觉实在是太真实了,彭斌甚至能察觉到脸上挨了那一记鞭腿之后剧烈的疼痛。
  “奶奶的,还不是被老子拗断了脖子……”彭斌恶狠狠的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虽然知道自己是在野人山的密林之中,但彭斌还是没有完全从之前的场景中反应过来。
  “斌哥,你怎么了?看到什么了?”方逸重重的在彭斌肩膀上拍了一下,这一巴掌扯动了彭斌肋骨处的伤势,顿时让彭斌完全清醒了。
  “我……我看到了自己第一次打黑拳时的情形……”
  彭斌摸了摸自己的光头,说道:“奇怪,都那么多年的事情了,我怎么还记得那么清楚啊?乍仑蓬那个死鬼是不是给我下过什么降头呀?”
  在老挝缅甸泰国这几个国家,除了那些军阀大佬之外,还生活着一些神秘的人,那就是降头师,传说他们有下蛊作法的能力,所以就算是手握大权的那些大佬,也都不愿意得罪这一人群。
  当年彭斌杀死乍仑蓬之后,曾经被人警告过,说乍仑蓬是一位降头师的弟子,要他小心对方报复,不过彭家在东南亚也不是全无跟脚的家族,在一些人的说合之后,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降头就是下蛊吧?”
  方逸原本就对于蛊术很了解,所以听到彭斌的话后,摇了摇头说道;“大哥,你体内没有蛊虫,刚才所产生的幻象,其实是这珠子引起的……”

  下蛊控制,必须要有一个媒介,这个媒介就是蛊虫,只不过能养出存活于别人体内蛊虫的人,就算是在降头师之中,都能算得上是大师级别的人物,这样的人轻易是不会出手伤人的。
  日期:2016-08-17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