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991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自从上次开常委会研究劳动路改造的事,张文定和吴忠诚之间的关系已经很微妙了。
  劳动路的事,张文定做了个撒手掌柜的,关于规划,招商,甚至于拆迁补偿,他丝毫都不准备参与。
  在劳动路的事情上,可以说张文定是完全放弃了,任由吴忠诚去弄。
  这个情况,吴忠诚必须要承张文定的情。
  毕竟,当初就算是常委会上,借着火灾的势,吴忠诚暂时赢了一局,可在开发的具体问题上,如果张文定从中搞点事情,那吴忠诚也没个办法——谁叫人家是一县之长,是管具体政务工作的呢?

  然而,张文定却没有利用职权从中作梗,这也算是给予吴忠诚足够的尊重了。
  张文定明白,要放就放个彻底。
  劳动路的开发,说白了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了,不管吴忠诚怎么搞,那都是他的事,自己不参与,也就没责任了。
  具体的事有分管的人去做,自己做好自己的事请就好,比如现在这件事。
  既然短时间内吴忠诚还没有被调离的迹象,那就各管各的一摊子吧,这样才能和平共处,这样对于县里的发展,也才是积极的。
  对吴忠诚来讲,他虽然对于张文定没坚持自己的观点,把劳动路发展成保护区有些庆幸,但对于张文定丝毫不插手,他还是有些意外的。
  意外之余,吴忠诚也有点感激张文定。
  没事,感激。
  毕竟,以前张文定和吴忠诚作对太多了,这一次,这么痛快的让吴忠诚掌控劳动路的开发,使得吴忠诚竟然对张文定生出了些许感激之情。

  不得不说,人的情绪啊,真是说不好。
  这么一感激啊,吴忠诚甚至还准备找个时候,单独和张文定聊一聊,给张文定一个无关紧要的正科级的位置,让张文定去笼络一下手下人。
  可吴忠诚还没做出这个举动,张文定却主动来了,这让吴忠诚有点琢磨不透,又有点心虚了。他觉得,张文定不是来者不善,就是善者不来,反正没好事。
  只要见到张文定本人,吴忠诚那点好不容易涌出来的感激之情,就瞬间烟消云散了,取而代之的,便是浓浓的警惕之情。
  对张文定,吴忠诚骨子里永远也存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情怀,他害怕张文定跟他抢工程,怕张文定给他出难题。
  诚然,吴忠诚是燃翼的一哥,在燃翼的地位最高,但这么久以来,跟张文定之间的这些斗争让吴忠诚深深的体会到了张文定的威力。

  虽然有时候他吴忠诚是个胜利者,但这种斗争以后的胜利却丝毫没有给他带来成就感,反而增加了他对张文定的抵触情绪。
  因为,从总的斗争来看,张文定正在不停的一步步夺走原本被他牢牢把控着的各种权力。
  这种滋味,实在是太不好受了。
  如果燃翼没有这个张文定,所有的权力都是他吴忠诚的,他想要做的事情就会顺水推舟,对于他吴忠诚来讲,张文定就是他的一个绊脚石。

  所以,吴忠诚其实是挺烦张文定来见他,即便是工作上的沟通,他也觉得烦。
  不过吧,即使再烦,吴忠诚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表现出来。
  不仅仅不能表现出来不耐烦,还要表现得热情一点——若是因为一些场面上的东西而惹得张文定发火进而对劳动路开发一事插手的话,那就太不值得了。
  “文定来了,坐,坐!”吴忠诚一见到张文定,便迅速起身,脸上也马上堆起了笑意,让要看着笑得特别真诚。
  当然了,热情表现出来了,吴忠诚架子也还是会继续端着,并没有亲自动手给张文定泡茶,而是叫秘书进来给张文定倒水。
  张文定过来是找吴忠诚谈工作的,自然不会在意这点小事。
  秘书很快进来给张文定倒了杯水,吴忠诚走到沙发跟前,跟张文定坐在了一起,秘书又把吴忠诚的杯子放到他跟前,这才悄悄的退去。
  张文定没有急着把说担保公司的事儿,而是看了一眼吴忠诚,笑着说起了劳动路:“班长,这段时间您可要多注意身体啊,劳动路那边的事多,您又亲自上阵,这些事也不是一两天就能办好的,不过,看您的脸色还不错。”
  其实张文定本无恶意,也不是想提醒吴忠诚什么,但吴忠诚可不这么认为,他听到这话就觉得很刺耳,仿佛张文定是话里有话。
  有了这个念头,吴忠诚就不得不想一下,这个张文定,不会又舍不得放权,想要在劳动路上插一手吧?
  这么一想,吴忠诚便觉得,张文定今天来肯定不是关心自己身体来了,应该是夜猫子进宅,没事不来。

  笑了笑,吴忠诚压下心中的不爽,对张文定道:“身体倒还好,感谢文定你的关心啊。要说啊,也就你还关心我的身体,这话我听了心里暖和啊,你别说,这一堆事儿啊,可真是忙得我焦头烂额,好在具体的工作,都有同志们做,要不然我还真是不得清闲喽。”
  这个话的意思,就是说,劳动路那一片,我都做好安排了,有专门的同志们负责,文定你就别惦记了。
  吴忠诚的意思,张文定一听就明白了,忍不住在心里鄙视了一下,你吴忠诚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小鸡肚肠的,就你姓吴的这眼界格局,老子还真不稀罕和你争劳动路啊!
  心里在鄙视,张文定脸上却笑着道:“班长,有什么需要我这边协调的,你尽管吩咐。”
  这个话,原本张文定是不想说的,但眼见得吴忠诚这么紧张,自然不介绍拿话来刺一刺,让吴忠诚更紧张一些,那他呆会儿说工作的时候,就会更容易沟通一些。
  吴忠诚才不会让他协调呢,赶紧说道:“你最近的工作的也不少,整天鸡毛蒜皮的事都需要你过问,你自己也多休息啊。工作是永远都做不完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累坏了身体可就什么都做不成了。”
  “谢谢班长的关心,那劳动路那边的事我就不多问了,相信在班长的领导下,各项工程肯定会顺顺利利,劳动路那片的老百姓可都等着住新房子呢。”这些套话张文定是随口就来。
  他权衡了一下利弊,觉得与其让吴忠诚不放心,倒不如自己表个态,免得他整天提心吊胆,自己既然决定了不插手,何不让吴忠诚睡个踏实觉,况且自己今天来也是有事跟他商量的,如果他这一关能顺利通过,并且不插手自己的事,何尝不是件好事了。
  最主要的是,刚才已经刺了吴忠诚一下,现在又表现出大度,那就是把这个人情坐实了。
  吴忠诚一听这话乐了,他是打心里乐的,就算脸上再掩饰,张文定从他的笑容里也能看得出吴忠诚是长舒了一口气的。
  日期:2017-02-12 0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