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990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真要那样的话,那这个县长别的事就不用干了,整天跟银行打交道算了。
  所以说,跟银行打招呼的路子,是行不通的。
  如此一来,现在需要的就是一个新思路,如何才能让银行觉得放出去的款没有后顾之忧才行。
  其实,随着国家对民间借贷的放开,燃翼县已经冒出了好几个民间借贷公司,替本地企业排忧解难。

  是的,民间的资本,早就想进入这一块了,甚至在之前还没有政策的时候,就有胆子大的,开始涉足这一领域。
  当然了,那种纯粹放高利贷的,自古就有,另当别论了。
  所谓民间借贷,其实就是在国家规定的利息范围内行使银行的贷款权利,借贷公司用高于银行存款利息为吸引力把老百姓手里的钱收集起来,然后再用高于银行贷款的利息把收集起来的资金放出去,从中赚取利息差价。
  这样做,还是有很多好处的。
  一来嘛,是需要钱的人基本上不用抵押,只需要找几个担保人就能从借贷公司拿到钱,虽然利息高,但手续简单,无非就是多掏几个钱而已,对于那些急需用钱的人来说,这确实就是个好事。
  第二个嘛,对于手里有闲钱的老百姓来说也是个好事,他们把钱存到银行,存几年也落不到仨核桃俩枣,放到借贷公司,可以有不菲的利息收入,何乐而不为?
  三嘛,对于借贷公司来讲,这钱挣得实在是太容易了,资金在手里这么一倒,一个月少则三五千,多则三五万就到手了,不用吃苦,不用受累,多好的事儿啊,就是风险高了点,但这高风险很多人却忽略了。
  这种好事也催生出了一些社会不和谐现象,虽然国家有明文规定,民间借贷的利息不能高于银行利息的四倍,但实际上,很多暗箱操作的利息要高得多。
  手里有钱的人肯定不会通过借贷公司那固定的利息把钱放出去,而是跟用钱的人私下里商量好,用高利息把钱放出去,那样这个差价就不会落入借贷公司之手,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当然,投机倒把的事在任何一个社会都不会少。

  民间借贷公司是需要注册登记的,而且也有主管部门来制约,但现实中,很多个人却做起了借贷公司的买卖,他们以个人名义收集闲散资金,然后再把钱放给需要钱的人,利息当然没有固定的格式,说多少就是多少。
  有人甚至通过关系把钱从银行贷出来,然后再放出去,这个利息差价是惊人的,刚开始的几年,很多人就是通过这种模式发了家,一年的时间挣下了这辈子都挣不到的钱。
  正是这种暗箱操作,让人们觉得,这种借贷公司其实就是高利贷。
  这种说法当然不能说完全准确,但也不能说就错了,反正这怎么说,只能靠自由心证了。
  对这一行业,眼红的人比比皆是,但事情总会有他的两面性。

  有人眼红,也有人心太大,钱再多也不觉得多,所以很多人越做越大,几百上千万的不在少数,在南方,甚至有一个村的人都靠着这种方式去养家糊口,做的人多了,问题自然就出现了。
  借款人因为经营不善,导致借的钱还不起,最后跑路,放款人凭着自己的资金实力又无法偿还那些亲戚朋友,甚至银行的钱,这样就出现了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很多人因此而倾家荡产,社会问题层出不穷,跑路的,自杀的,找黑势力团伙解决问题的层出不穷。
  燃翼也已经开始有人做起了这种生意,也有些矛盾开始凸显——不是每个借款人都能保证所借到的钱能生出更多的钱,这种矛盾的发生是迟早的事。
  张文定本人也多次从网上看到过类似的事件,所以他在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就排除了这个思路,但却明白,跟银行打交道,无非就是一个事,担保。
  民间借贷正是因为担保做得好,所以才发展得这么快。而个人放款正是因为担保做的不到位,才出现了没钱偿还,一走了之的事。
  现在来说,银行不敢给小企业放款恰恰不是因为小企业没有抵押物,或者说抵押物可能都抵押过了,有些甚至是抵押过几次了。
  至于说企业诚信……银行很少会信得过这些小企业。
  至于说他们有不动产,但实际上,这些不动产已经通过种种手段化成资金在流动了。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没有一个强有力的后台作支撑,银行是没有这个胆量去放款的。
  张文定想到了市里的做法,市里前不久以政府的名义成立了一家担保公司。
  说白了,就是市里为了推动小企业的发展,用政府作担保,让银行给小企业放款,这样一来,银行就放心得多了,只要有政府做担保,就不怕小企业不还钱,就算最后还不上,有政府在,银行也不会吃亏。
  张文定觉得这是一个好办法,政府替企业承担风险,银行借政府的威信往外放钱,而企业要发展回馈政府,自然这就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这样一来,所有的问题就能迎刃而解了。
  这个担保,比县政府直接问银行贷款,要让银行放心得多,因为贷款的主体还是企业,并不是政府,这就不怕县里不还钱。
  从理论上讲,大部分企业,还是有赢利能力的,大部分的企业家,也是想要把企业经营好,想要赢利,想要做大做强的。
  从这方面来讲,企业是有赢利的渴望的。
  当然了,想法是好的,可事实上,很多企业,办着办着,就破产了倒闭了,这就是理想和现实的差距,当然,这个可以不用管。
  最重要的是,这么做的话,对于银行来讲,哪怕就是贷款收不回来,也是符合规定的,相关人员不需要承担多大的责任。
  张文定决定,要在县里成立一家担保公司。以县政府的名义担保,给本地小企业提供小额贷款担保服务。
  他先是联系了市里,要了一套担保公司的工作程序,研究透彻了之后,他没急于定调子,而是打算先去跟吴忠诚单独沟通一下。
  这件事,跟吴忠诚单独沟通一下,并不是张文定懦弱的表现,而是因为成立担保公司属于政府行为,确切的来说,这件事要关系到县财政以及人员的问题。这种事情上,必须要得到县委的支持。
  张文定不想在这种问题上,引起什么不必要的麻烦,他现在已经变的灵活,无故给自己添麻烦的事情他不会去做。
  这件事说复杂确实复杂,但真要做起来,其实操作起来也很简单,可如果自己没经过和吴忠诚的讨论就给做了,那么到时候给自己扣上个程序不合法的帽子,自己就算是长了十张嘴,也解释不清了。
  张文定让办公室的人起草了一个文字性的东西,拿着这东西,他去了县委,坐到了吴忠诚的办公室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