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114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概一个小时后,王玄策开着她那辆金杯车又来了,从车上推下来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蒙着头,还带着全套输血的工具,以及各种血型的血浆若干。
  王玄策说道:“没别的意思,老子不是绑票的胡子,里面有个病人,需要输血,你帮我把这事儿办了,明天你一觉醒来,我从哪里把你撸来的,你就会出现在这里,听明白了么?”

  医生连忙点头。
  他是个私人医院的医生,被这家伙直接敲晕带上了车,还以为是遇到绑匪了,结果还是叫他帮忙输血,不幸中的万幸。
  王玄策叫那个医生跟他进屋,给陆羽查清楚血型、输上了血,方才舒了口气,如释重负。
  叶青竹冷眼旁观,说道:“王玄策,你至于么?”
  “关你屁事,我觉得值那就是值。”王玄策白了她一眼,“你这婆娘好生恶毒,自己男人受了这么重的伤还有心情在这里胡说八道,逮着机会我一定让陆羽给你下迷药,先把你办了再说。”
  “只要他有这个胆子。”叶青竹冷冽一笑,妖怡如一朵盛放的罂粟花,“尽可以来试试。”

  王玄策无奈叹了口气。
  叶青竹可不是没什么江湖经验的小丫头片子,下蒙汗药这种下三滥的路子,对这婆娘压根儿没用。
  “怎么弄成了这个样子,跟谁结下的梁子?”叶青竹问道。
  “不知道,不过我知道是谁下的手,南边罗老二的人。”
  王玄策眯起了眼睛,“当年在老子面前那狗尾巴甩得比谁都滑溜的罗老二也敢当罗二爷了。真-他-妈-的,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

  叶青竹凝声道:“王玄策,今时不同往日。罗老二即便还是只猴子,也是一只猴王,你别太轻视他。”
  王玄策冷声道:“就他也配老子拿正眼瞧他?这江海的江湖,看来是太久没有厉害人物冒出头了,都他娘成了一潭死水。”
  叶青竹问道:“那你呢,你怎么也搞得这么狼狈?你那狗腿子纳兰元述呢?凭他的能力,教训一下罗老二还是没有问题的。”
  “我让纳兰元述去干一件大事儿了,唐三彩天王像,你还记得吧,当年李凤年对这种东西可垂涎三尺,还说哪个男人能拿着这尊天王像来提亲,他就把你嫁出去。我打算弄来给我陆羽师弟,然后跟你提亲,他早点操上你这娘们儿,我这不算师兄的师兄也算功德圆满了。”

  叶青竹哭笑不得。
  她冷声说道:“王玄策,你有没有想过,你一-门-心-思要给陆羽的,不一定就是他想要的?”
  王玄策想也不想,直接说道:“他小子还嫩,懂个屁,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狗屁!苏倾城那姑娘不行,没屁股,生不了大胖小子。再说了,古往今来哪个紫微命格的家伙不是三妻六妾的?反正老子不管,咱天机宫是没落了,但护犊子的传统不能丢,我这当师兄就得护着他,不能给他最好的也得给他最漂亮的。”
  王玄策说到此处,眯起了眼睛,“陈老神仙挑的四个闺女儿,苏倾城是典型的贤内助,赵有容那闺女儿是大-屁-股,铁定一炮就能点燃生个大胖小子,蜀地唐家的那个女人身份太神秘,陈老先生没跟我细讲,不过要论漂亮,还得属你叶青竹。再说你能打呀,他现在武脉还没恢复,一不小心还真有可能阴沟里翻船。早点儿把你给办了,出门就带着,多牛叉一保镖,又有面子又有范儿。”
  叶青竹无语。
  懒得理他了。
  “得了,你这女人跟我不是一路人,我把你男人交给你了,随你怎么弄,反正别给弄死了,你要是有点良心,不想以后守寡,就把你的酒给他喝两口,他这次是真伤了元气。”

  王玄策说着,转身就要走。
  “等等——”叶青竹叫道。
  “怎么了?”
  “你打算去哪儿?”

  “山西。”王玄策吐出两个字。
  “你去那破地方干嘛?”叶青竹皱着眉。
  那地方最近可不安生,从官员到商人,成片成片的倒,稍微闻到点儿风气的人,对这个地方都是避而远之,生怕沾上了一丁点腥气。
  “我王玄策既然回来了,那就要张罗着帮陆羽把这盘棋摆起来,他这个帅有了,我这个相也有了,千金易得名士难求,士这个东西暂时就不奢求了,但好歹得有个冲锋陷阵的马不是。”
  “纳兰元述不算?”叶青竹问。
  “他?他算个屁。”王玄策似乎有些怒其不争,骂道:“一个满脑子肌肉的货,在别人面前他是个满清遗老贝勒爷,在老子这里,他也就比小卒子好用点儿,炮灰的命。”
  “难道……”叶青竹迟疑着,“你要去找那个人?”

  王玄策嘿嘿一笑:“对,我就是要去找那个人。曹操身边有个虎痴,陆羽身边就得有个这样的牛人。”
  叶青竹冷声道:“王玄策,不是我瞧不起你,你这个下九流的状元郎真本事还是有的,不过就凭你能请得动那个人?当年我师父抱着一个亿都没把他砸动。”
  “比砸钱我肯定比不上李凤年,不过这事儿他办不好不代表我就做不到,至少有一样他李凤年远不如我。”
  “哪样?”叶青竹不屑道。
  “我比他帅。”王玄策无比严肃的说。

  叶青竹转身就走,狠狠地关上了房门。
  房间里,陆羽躺在床上,脸上渐渐有了些红晕,呼吸也没有那么急促了。
  这条命,算是保住了。
  叶青竹没有开灯,幽寂的黑暗中,她悠悠吐了口气,盯着床上那个男人,说道:“你是个屁的帅,你就是个小卒子,还是个过了河的小卒子。只能往前冲,一步都不能退,你这个可怜的家伙。”
  “魑魅魍魉小鬼尔,琵琶锦瑟四大王。哇哈哈,吾乃曹孟德。盛世为能臣,乱世做奸雄……”

  陆羽突然说话了。
  声调极为古怪,竟是跟唱戏一样。
  叶青竹吓了一跳,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仔细听,竟是梦话。叶青竹顿时无语,嗔骂道:“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做梦都想当白脸曹操?再吓我就给你一刀,把你这曹操变成九千岁的曹正淳。”
  她说着说着,自己就笑了起来。

  冷若冰山的脸,难得有了些俏皮味道。
  陆羽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初夏阳光明媚,蝉鸣窸窣。
  他挣扎起床,差点没给疼死,呲牙咧嘴,发现自己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房间很典雅,古色古香。
  看样子应该是个女孩子的房间,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淡雅香气。
  不是他熟悉的任何花香,而更像是一个曼妙女人在里面住了多年以后,沉淀酝酿出来的曼妙气息。
  懒得猜这是哪里了,陆羽直接推开了房门。
  凭他现在的状态,五六岁的小破孩儿拿着把水果刀都能教他做人,多想有个屁用。
  再说了,房间的主人要真想害他,又干嘛救他?
  难不成是觉着杀自己一遍不过瘾,要把自己治好了再杀一遍?

  这得多变态?
  真遇到这种人,陆羽认栽,自己选择狗带。
  在客厅煮茶的是个他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人。
  女人。
  很漂亮的女人。
  正午绚烂的阳光中,眉目如画的女子安静煮茶,不用笑就已经满室生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