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111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种勉强能被他划分为犬的大混子,他一个打十个没问题。
  打二十个,就需要咬着牙噙着血拼一个两败俱伤。

  打三十个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条。
  体力跟不上。
  他身上最大的弱点就是体力。
  他父亲当年斩断他的武脉,直接将他从一个暗劲巅峰的内家武者打落尘埃,成了一个病痨鬼。
  要不是陈道藏救他,他现在坟头草没有一米高也有两米高。
  陈道藏把他带到长白山,喂了他三年的虎骨酒和熊胆,又修习了三年的“玄龟九窍吐纳法”,才勉强凝聚一身精元,恢复了元气。
  但后遗症还是有的。
  他的体力远不如正常武者那般强横,他不怕一对一单挑,怕的就是这种无休止的群殴。
  更何况,对面还有一个论硬实力不比他差的杨大眼。
  所以他没打算跟对面死磕。
  用弓箭,先声夺人,为自己赢得谈判的筹码。
  这就是他的算计。
  置之死地而后生。
  空城计。
  杨大眼眼瞳微缩,面色之间,有些惶恐。
  他看得清楚,陆羽的箭筒里面,还剩下五只箭。
  陆羽的弓箭太霸道,他都没把握躲得过,更别提其他人。
  还有五支箭,这家伙要是狠下心下死手,就是五条人命。
  一千万很多很多,但要买他五条兄弟的命,那就太少太少。

  大概沉默了半分钟,杨大眼觉得不值当,就要退走。
  陆羽舒了口气。
  终于赌赢了。
  正在此时,又是一声惊雷响。

  炽烈的闪电,将这一方天地照得透亮。
  电光火石间,杨大眼终于看清了,这家伙的手臂——竟是在剧烈颤抖!
  “停下!”
  杨大眼挥了挥手,冷笑道:“小子,你这份心性当真了得,老子都差点被你骗了,好一出虚张声势的空城计,要是老子预料不错,你只能射七箭吧,有本事你再射一箭试试?”

  他反应了过来。
  人又不是机器,怎么可能不会疲惫。
  这么大的一张巨弓,要拉开需要消耗多大的体力?
  陆羽连拉七箭,不身体崩溃都算他天赋秉异了。
  陆羽苦笑。
  直接把牛角弓往身后一抛:“夏姨,把我吃饭的玩意儿看好了,装逼果然会被雷劈,老天爷都看不过去,这下不舍命一搏都不行了。”

  他没再继续虚张声势。
  他现在的状态,右手暂时算废掉了,拿弓都拿不稳,能吓唬住谁。
  “妈拉个巴子,老天爷,你对老子真是好,偏偏这时候打雷。”
  陆羽暗骂不止。
  果然一切将希望寄托于概率的计谋都不稳当。
  人算又怎敌得过天算?

  陆羽的算计一直都走在正确的轨道上,眼看就要成功,却败在了一道惊雷上。
  如果今晚没打雷,如果这道雷晚打几秒钟……他都会成功。
  可惜没有如果。
  陆羽咬着牙,眼里已经没有什么颓丧情绪。
  天若容他,他就能活。
  天若不容他,他就强行活。
  手臂一弹,“百子切”已经出现在手掌间。
  什么狗屁天命,虽然这话挺中二,但他还是要说——我命由我不由天,小爷可是个命中注定要逆天的少年!
  “上,这小子手臂都废了,他拿什么翻盘?嘿嘿,用刀,老子就教教你这狗-日的怎么用刀!”
  杨大眼狰狞一笑,招呼剩下的二十多个人合围向陆羽。
  一人提着西瓜刀,直接砍向陆羽脑袋。
  陆羽踱着小碎步,腰身半转,然后刀光闪现,如一道小了许多、却更加凄美的闪电。
  啊——
  一声惨叫。
  此人握刀的手掉在地上,还在下意识抽搐。
  陆羽弹身而起,干净利落的膝顶,此人顿时倒在了雨水中,鲜血汨汨流出,很快就被雨水冲刷的一干二净。
  密实的雨线中,陆羽那张略显苍白的脸庞扯出一个灿烂弧度,眼睛亮若繁星。
  “教老子用刀?你们也配!”他冷冷一笑,“你们用刀是为了砍人,为了酒色财气。荣华富贵,老子用刀是为了活命,出发点不同,意味着老子的刀法跟你们压根儿不在一个层次。”
  “小子——你……你用的是左手刀?”杨大眼眼里俱是震惊。

  武行中有说法,月棍年刀。
  刀这门兵器,最适合近身砍杀,远比花里胡哨的剑来的实惠。
  年刀的意思就是说,用刀,上手简单,但要练出火候,可就难了。
  尤其是左手刀,难上加难。
  陆羽点点头。
  “好小子,我收回刚才的话,你是个真正的刀客。”杨大眼凝声道。
  刀客。

  道上的人物,哪个都会玩刀。
  菜刀西瓜刀折刀大砍刀蝴蝶刀杀猪刀切猪草的刀剪指甲的刀,各种各样的刀。
  只有真正最顶尖的刀手,才能被称为刀客。
  这一个土到掉渣的称谓,在道上,却代表着一种至高荣誉。
  “老子当然是个刀客,老子不止是个刀客,还是个很厉害的刀客。”
  陆羽冷冷一笑,继续向前。
  几名大混子被刺激出了凶悍之气,大喊着向他冲了过来。
  陆羽咬着牙,不含糊,向着身前砍了下去,每一道刀光便会砍倒一名对手,这些个大混子们,如树木般依次倒在地上。
  他开始碎碎念,毫无意义,只是个人习惯使然。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我一刀砍死你,我两刀砍死你……我三刀砍不死你,我换一个人砍,一刀砍死你,两刀砍死你……”
  夏晚秋笑了。
  她突然就觉得,今晚哪怕被牵连,死在了这里,也是值当的。
  笑尽一杯酒,杀人闹市中。
  有生之年,能见到此等奇男子,死了又有什么值得遗憾的?
  陆羽的刀法,她当然看不出门道。
  杨大眼能。
  完全收起了小觑之心。

  他看出了许多门道,这个年轻人出手时机恰到好处、方位选择精确到厘米,这是杀人刀,只有生死之间才能悟出。
  陆羽刀势沉稳甚至简拙,但偶尔却又如雨点般诡异飘忽,始终禀持着一个原则,出刀最为省力,落刀处却必然是对手最薄弱的部位。
  “小子,你他妈到底杀了多少人才练出这么一手杀人刀?”他震惊道。
  他自诩心狠手辣、杀人如麻。
  此刻突然觉着,跟这年轻人比起来,自己真他妈是个好人。
  “杀人刀?老子不到万不得已不杀人,老子这不叫杀人刀。”陆羽冷声道。
  “那是什么刀?”
  “杀-猪-刀。”陆羽吐出三个字。

  不开玩笑,真是杀-猪-刀,在山里面跟几百斤的野猪近身肉搏干出来的刀法。
  其实远比杀人练出来的刀法还凶悍几分。
  因为绝大多数的人,都比野猪要容易杀的多。
  “操-你-妈!”
  杨大眼彻底怒了。
  他听岔了,以为陆羽这是在侮辱他们。
  杀-猪-刀,杀猪都能练出这么犀利的刀法,那他们岂不是连猪都不如?

  现实世界不是武侠小说,高手打斗要见招拆招斗个三天三夜才能分出胜负。
  哪有那么玄乎。
  人只要还是人,体力就有极限。这么惨烈的搏杀,能坚持十分钟都是体力怪。
  任何战斗,一旦进入这种近身肉搏,就意味着胜负很快就会见分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