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05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何副局长再次发问,楚天齐直接回答,那名审计工作人员在旁记录着。
  问:“据了解,在班子成员会上,出租楼房动议并没通过,你为什么还要拿到全体员工大会上?”
  答:“开发区要开展工作,却没有经费。出租楼房是当时能想到的最好办法,所以要拿到全体员工大会上,征求大家的意见。”
  问:“班子成员会没通过,却在全体员工大会上全票通过,这里边是不是有什么说法?”
  答:“全体员工意识到了这件事情的重要性,所以能够全票通过。”
  问:“听说你在会上给大家渲染了一些空洞的东西,人们才同意了你的意见,这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你用了欺骗手段?”
  答:“我纠正一下,那叫展望美好前景,而且这个前景已经逐步实现。”

  问:“你最终把楼房租给了你的朋友,这又做何解释?”
  答:“对方公司老板是和我认识,但他是通过招商广告找来的,而且价格也出的最高。”
  问:“我说过不要画蛇添足。”
  答:“我是为了更清楚说明问题。”
  问:“是你和皮丹阳敲定合同,对吗?”
  答:“冯副主任主管这项工作,前期工作都是他做的。最后敲定合同,是班子成员集体参与。”
  问:“没有发现集体敲定的相关记录,只看到合同上是你的签字。怎么解释?”
  答:“我是法人,当然我要签字。”
  问:“我是问,有没有集体敲定合同的记录?”
  答:“没有。”
  问:“是没走这个集体敲定的程序,还是没有记录?”
  答:“有程序,但没记录?”

  问:“这么大的数额,竟然没有集体敲定的相关记录,你觉得正常吗?”
  答:“不正常吗?这种商量形式有多次,不可能都有记录。”
  问:“没有集体敲定记录,而且又是出租给朋友,你不觉得可疑吗?”
  答:“我觉得不可疑。”

  问:“谁能证明你们是集体敲定的?”
  答:“几位副职都参与了,都能证明。”
  问:“哦,那为什么有的副职说是不清楚呢?”
  听到这里,楚天齐一惊,心说:难道有人要黑自己?是谁呢?
  何副局长追问道:“谁能证明?”
  楚天齐脱口而出:“方宇副主任。”
  “方宇?哈哈哈。”何副局长突然大笑起来。
  屋子里的另两名审计人员,也跟着笑出了声,笑的楚天齐莫名其妙。
  何副局长又说了话:“方宇恐怕不能给你证明吧?”说着,他从包里拿出一张纸,在楚天齐面前晃了晃,“有人证明你们的关系超越了同事关系。”

  “谁说的?”楚天齐急道。
  何副局长迅速把纸放回包里,轻蔑的一笑:“这可不能说,我们要保护证人。”然后忽然话题一转,“这张**,经办人是方宇,签批人是你楚天齐,你看看这张票有问题没有?”说着,他把一张复印件递了过来。
  楚天齐接过复印件,看了起来。这是一张住宿**,上面的签章好像是省城的酒店名称,金额是一千五百元。他看了一下上面日期,好像是方宇在省里弄规划的日期,当时住了好几天的,这票应该是那时的。便摇摇头:“没发现问题。”
  “没发现问题?”何副局长显得很是疑惑,“你好好看看,一间夜就一千五百元,这得是什么房间,这得是什么消费,这得是什么配置?”
  楚天齐又看了一下,在间数一栏确实填着“一间夜”,他只得说:“可能是开票时填写有误,她当时在那里住过好几夜的。”
  “有误?”何副局长“嗤笑”道:“我们已经与酒店核实过,那里有一种户型的标价是一千四百九十八,和这个价格最接近。里面的设施有超豪华大床,有桑拿房,有豪华双人鸳鸯大浴缸。你说她一个人住这样的房间,可能吗?还是有别人和她一起住呢?”
  听对方的语气,再看对方的神情,楚天齐知道,这个家伙话里有话。便冷冷的说:“何副局长,你问的有点出格了吧?”
  “出格?我看是某些人心虚,心虚的神智不清了吧?”何副局长冷笑道,“离任审计包括财务责任、管理责任和法纪责任三方面内容,我专门给你们讲过。是我出格,还是某些人的做法出格?”说着,他猛的拍了一下桌子,“楚天齐,男女领导双宿双出,如何解释?”

  “放屁?”楚天齐大怒,举起手掌就要拍下,却又赶忙收了手,说道,“这张票确实没问题。”
  “没问题?我怎么听你这语气变了?”何副局长轻蔑一笑,“怎么变得不那么理直气壮了?”
  楚天齐确实不能理直气壮了,因为他想起了这张票的出处,这是一张顶白条的票。当时方宇为了让规划尽快做出来,就想请设计院的两个经办人吃饭,经办人谢绝了这件事,却暗示想要烟抽。经请示楚天齐后,方宇给一个经办人一千元,给另一个经办人五百元,后来是拿这张票抵顶下的帐。虽然这是经常可能出现的事情,人们早已见怪不怪,但在这种场合却不能讲出来。
  看到楚天齐不说话,何副局长“啪”的一拍桌子:“楚天齐,没话说了吧?你看看这个,这是什么?”说着,一下子甩过来两张复印件。
  楚天齐拿起一看,也是两张住宿**。他想起来了,这两张才是方宇那次出差的住宿**。
  “这两张**的日期是连贯的,而那张**日期却和其中一张日期重叠,三张票的经办人都是方宇。我就奇怪了,是方宇分身有术,还是某张票无中生有,要不就是那张大票是另一个人住的。”何副局长意味深长的说着,“能让一个女副主任做**经办人的,会是谁呢?”

  这话太明显了,矛头直指楚天齐。楚天齐哼了一声:“你想说什么?”
  “还用我说吗?”何副局长反问道。
  “吱扭”,屋门一响,皮鞋走动的声音出现在身后。
  楚天齐回头一看,三个身着制服的人出现在门口。
  当先一人进门就说:“谁是楚天齐?我们是反贪局的。”
  头“嗡”了一下,楚天齐暗道:妈*的,行动升级了。
  “我是楚天齐。”楚天齐回答完毕,看着对方。
  来人环视了一下屋内众人,一副命令的口吻:“我们换个地方,其他人不要在场。”

  楚天齐站起身,瞪了何副局长一眼,迈动了脚步。他忽然觉得脚步沉重了好多,腿就像灌铅了一样。以前他也多次接触纪委人员,虽然心情也紧张,但都要比今天轻松一些。今天他感觉自己一下子没有了任何助力,有的只是一种任人宰割的无奈,有的只是身陷泥沼无法自拔的恐惧,而这泥沼却是别人一点点给自己布好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