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249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摇了摇头,李牧淡淡笑了笑,说,“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当时什么都来不及想。发现护林员的时候,山火已经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当时只有一个念头,在大火烧过来之前,把护林员给弄上山脊线,战友们在那里开辟了一处安全区域。”
  凌铭枫心中一阵暗喜,只要开始说,自己就有办法问出更多地信息来,于是他问道,“是在什么地方发现护林员的?当时的具体情况,嗯,当时的环境是一个什么情况?”
  李牧摇了摇头,说道,“凌干事,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怎么说,就是一个山谷,我建议你到现场看看,或者去采访我的战友,他们比我更清楚。”
  “你怎么可能不知道怎么说。”凌铭枫显然不相信。
  李牧无奈地摇了摇头,说,“当时的情况非常的紧张,我实在是没有过多的留意周遭的情况,我的战友在山脊线上看得最清楚。”
  显然他在放屁,他只是不想多说。
  凌铭枫一愣,逐渐明白了,李牧是铁了心不想配合,当即,他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淡淡地说,“小李,你要明白,这对你来说,是很好的事情。很多人当了一辈子的兵都没有这种机会,如果没记错,你才二十二岁吧,第三年,这么年轻就遇到了这么好的机会。小李,我不太明白你的想法。你应该全力配合才是。”
  低头沉思了片刻,李牧抬起头,沉声说,“凌干事,我有我自己的想法。别人眼中的好事,在我眼中,未必是值得高兴的事情。而且,我真的觉得自己并没有什么值得宣扬的。救了一个人就成了英雄?这是什么道理。我的战友们呢,没有他们,我救不了人。还有其他更多奋斗在各个战线的战友呢,他们的价值又如何评判?”

  看见凌铭枫想要说话,李牧摆了摆手打断他,继续说,“凌干事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部队需要推出典型,给全军战士一个学习的榜样。但我不是最合适的那个榜样。我参军从来没有想过个人前途,不管你信不信,包括留队,我也没有想过以后在部队会得到什么样的发展。我抱定了若干年后一无所有回到地方从头再来。所以,我不是你想找的那种采访对象,在我这里没有积极向上的东西,有的只是沉重。”

  凌铭枫很吃惊地看着李牧,他没有想到,这样年纪的兵,说出一番这么深沉的话语来。作为新闻工作者,凌铭枫太清楚所谓的典型大多数是什么情况了。而李牧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蕴含的意思已经非常的明确。
  李牧一方面认为自己没有资格成为英雄人物,不是所谓的典型,另一方面也表达出了对某些新闻工作者不顾事实的生捏硬造地宣传的不满。
  由此表达出来的意思就很明确了——你想怎么写怎么写,但是我不会承认。
  深深呼了口气,凌铭枫说,“小李同志,你应该知道,配合宣传单位工作,是每一名战士的职责。现在这个时代,需要英雄,需要像你这样有丰富经历的年轻战士站出来,这也是你的义务。”
  “扛枪打仗是我的义务和责任,保护老百姓生命财产的安全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完整不受侵犯,是我的使命。”李牧说着,抬起头看向凌铭枫,“其他的,我不知道。凌干事,你找别人吧,我真的不适合。”
  凌铭枫叹了口气,知道李牧的态度很坚决了,再磨下去,也没有什么结果。
  “既然你的态度这么坚决,那我也不好勉强你。”凌铭枫站起来,收拾好东西,“你好好养伤吧。”
  说完,凌铭枫就走了。

  冯玉叶在外面走廊等着,看见凌铭枫出来,便问,“凌干事,这么快结束了?”
  凌铭枫肚子里窝着气呢,但还是勉强笑了笑,说,“你们部队这个兵啊,呵呵,架子可比军区首长的都要大。冯干事,我去一趟一线,回头有空了到第三旅找你玩,再见。”
  “哦,再见。”冯玉叶皱着眉敬礼。
  待凌铭枫走远,她大步走进病房,看见了施施然然半躺在那看电视的李牧。

  不用问,冯玉叶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跑不了是李牧拒绝了采访。
  “李牧你到底在想什么?多好的机会你知道不知道?”
  李牧说:“升官发财行往他处,贪生畏死勿入斯门。”
  “这是两码事!你的看法太极端了。”冯玉叶关上门,走过来说,“你没有弄虚作假,你的事迹是真真切切存在的事实,于你于部队的思想教育,都有益无弊,你说你怎么就想不明白呢?”
  “媳妇,我只想做个安静的兵,行吗?”
  “行。”
  说到根上,冯玉叶才不管李牧是干部还是士官,就算是只是一个小兵,她也一样爱。所以,李牧的一声媳妇,冯玉叶马上就服软了。还有什么比这个称呼更动听呢。
  李牧住院期间,其实他早就想溜了,但冯玉叶在看着,不住上个把星期,她是不会放他出去的。于是,伟大的梅院长经常来看他,和他聊天,打着关心英雄的称号。李牧是怎么也没有想到,梅院长是冯玉叶的母亲,尽管他发现梅院长和冯玉叶有点像,但是没那意识自然就没往那边去想。李牧是不知道冯玉叶的家庭背景的,更加不知道冯玉叶的父亲是军区首长。
  梅院长自然的就趁机考察了一番李牧。

  期间,部队的领导也都来探望了李牧,第三旅旅长余小强带着第三旅一干首长,然后是集团军首长陪着军区首长来,李牧根本就不知道,来看望他的那位牛高马大的军区首长是他的准岳父。
  然后就是陈韬带着猎户小队的其余几个大头兵来接李牧,这才是让李牧觉得舒服的。
  “这几天见过的首长是过去两年多见过的加起来还多得多。”李牧无奈地苦笑着说,他揉了揉鼻子,对冯玉叶说,“冯干事,我可以跟弟兄们单独说说话不?”
  冯玉叶看他揉鼻子的样子,就知道他想干什么了,说,“行,我去看看陈韬组长的出院手续办得怎么样。”

  石磊看着冯玉叶一出门,赶紧的就几步过去,那速度跟发起冲锋一样,把门给从里面反锁了起来。
  这一边,赵一云和杜晓帆早已经飞快地从口袋里掏出香烟来。
  “给我整俩!”李牧果断地低声说。
  赵一云整包扔过去,伸手躲过杜晓帆手里的,飞快地拿出一支来点上了就是一口,杜晓帆正要劈手夺回来,石磊已经跑回来,比他快一点,夺过了香烟点了根,这才给杜晓帆。

  李牧点了两根塞进嘴巴里,随即扫眼一看林雨站在那里,便把烟扔过去,“抽起来。”
  林雨接过烟,就取出一根点了抽,班长让抽就抽,不然他是极少抽的,他没那个瘾。
  “给我讲讲,后来怎么样了?”李牧重重地吐出了一口烟雾,问道。
  几个人相互看了一眼,杜晓帆往前站了一步,“我来说吧。兄弟步兵师赶到之后,连夜奋战,森林武警的灭火直升机也紧急驰援,花了一天一夜,把火彻底地扑灭了。整个行动没有一人伤亡,当然,除了你,连扭伤脚的都没有。”
  日期:2016-04-08 06: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