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518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过某人转发给他的内容之后,陈杰苦笑过后,在窗边坐了下来,目光在窗外的景色上停留了一会后,转向屋内,一一扫过这些刚刚搬过来还未整理好的东西,最后停在那个市委秘书长的铜牌上。
  这个位置,他还能坐多久呢?
  在他看来,梁健虽然现在看着一直在护他,但这件事肯定有人会捅到省里去,到时候省里压下来,恐怕梁健也未必会为了他得罪省里。而且,梁健对他心里肯定也是不满意的,否则为何就挑在这个时间,勒令他和沈连清换办公室。一个秘书长给秘书腾办公室,这可是从未听到过的。沈连清到了也有段日子了,办公室的事情虽然他也提过,但一直未正经催过,可今天却提了,而且表示让他跟沈连清换办公室,这其中的意味,陈杰不得不琢磨。

  可,很多事情都是经不得琢磨的,特别是人与人之间的这点事。
  陈杰越琢磨,越觉得,若是这件事捅到了省里,梁健必然是不会保他的。既然如此,他觉得他自己应该早做准备。捅到省里,是必然的。有些人肯定不会坐视这么好的机会白白溜掉。
  随着渐渐入秋的步伐,这窗外的天也黑得一天比一天早了。往常八点才黑的天空,今天七点刚过就全黑了。陈杰站起来,看了窗外那点点的灯火,迈腿走出了办公室。他要去为自己做打算,不能将自己的未来压在被人的身上。
  他出门的时候,梁健从沙发里站了起来,走到桌子边,拿起了电话机。

  “你好,我是梁健,刁书记现在有时间吗?我有点事情想跟他汇报一下。”电话那头的人说了句等等,就将电话搁下了。梁健耐心等着。
  就和陈杰认为的一样,这件事迟早要传到省里。与其让刁一民从别人口里听到这件事,不如他去做这个传话之人,掌握主动。
  梁健等了很久,才终于等到电话那头的人说:“你过个十分钟再打过来。”
  梁健微喜。他怕过了时间,也不走开,拿过手机,设了个闹钟,等闹钟一响,立即就又将电话拨了过去。电话那头的人一句话都没说,就将电话转到了刁一民的手里。

  “梁健,有事吗?”刁一民开口就问。梁健答:“我这边今天出了件事情,我想先跟刁书记您做个汇报。”
  刁一民道:“长话短说,我时间比较紧。”
  “好。”梁健应下,然后拣了些重点将陈杰的事情跟刁一民汇报了一遍。刁一民听完后,只问了一句:“这个陈杰同志到底有没有对那个小姑娘做什么?”
  梁健回答:“这件事其实我也有责任。小姑娘是我私下资助的学生,只不过我比较忙,就将这件事托付给了陈杰同志去办。他可能也是同情这小姑娘,所以就跟她走得近了些……”
  “你不用急着给他求情,你只要告诉我,到底这个陈杰有没有做什么?”刁一民有了些不耐。梁健心中一紧,忙收起了想要在刁一民面前给陈杰说说好话的心思,道:“这个我可以用我的人格做担保,他绝对没有。”

  梁健的信誓旦旦,并没有让刁一民有什么波动,只是淡淡说了句:“行了,我知道了。另外还有事吗?”
  梁健倒也不灰心,答了句:“太和市的整改计划已经出来了,需要发一份到您的邮箱吗?”
  在梁健的猜测中,对太和市的整改计划,也是刁一民所看重的,尤其是其中最为关键的煤矿企业的改革计划。但是刁一民的反应却是让梁健有些失望。
  “不用了。那就先这样吧。”刁一民话刚说完,电话就嘟地一声断了。听着那嘟嘟声在耳边一声一声地响,梁健心里有疑惑也有失望,但很快这些情绪都被一扫而光。既然已经决定做了,那无论如何也要做到底,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又怎么样?他梁健不正是这么一步步走过来的?

  而刁一民那边,其实仔细想一想,他这样的态度也不算是十分意外。毕竟现在梁健于他还只是在试探期。既如此,那这次的整改,就当做是一分投名状吧!梁健如此想到。
  回太和宾馆的路上,梁健记挂着陈杰的事情,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却都没打通。不免,又想到之前给刁一民打电话,他那态度。满心忧愁的他,下意识地将刁一民前前后后就那么两句话,来来回回地咀嚼了好多遍,就在车子快要开进太和宾馆前的那个花园时,他忽然意识到,其实那一句看似冷淡的‘行了,我知道了’,其实就已经代表着,刁一民相信了梁健的话,也就是相信了陈杰。
  如此一想通,梁健蓦然欣喜,这心里也是松了一松。当即,陈杰这联系不上的异常状况,他也没在意,只是简单的认为他突然遭遇这种打击,可能也需要静一静。
  许是操心了一天,心思松了松的他,难得十点不到就困了。也不强求,立即洗了澡,就倒床上昏沉睡了过去。睡到正香的时候,恍惚听得电话响,也不知道是几时,只睁开了一半的眼睛里只看到屋子里一片漆黑。
  “喂,是谁?”睡意像是洪水猛兽,竟是无比汹涌,他连睁开眼看一看是谁的电话的动力都被吞噬了。
  “梁书记,是我,明德。”
  梁健意识模糊,只是潜意识地问:“有什么事吗?”
  “我们找到那个发视屏的人了。”明德声音中透着几许兴奋。发视屏的人,显然对网络这一块比较精通,朱琪给他的那个IP地址,是经过伪装的,还好*监部门里,有一个新进的研究生,技术十分硬气,愣是将那个IP给剥去了层层伪装,然后找到了最终的地址。难掩兴奋地他,没忍住,哪怕时间已经是快一点了,他还是给梁健打了个电话,汇报了这一喜讯。哪料到,他的兴致勃勃却只是换来了梁健的一句有气无力的哦。

  还没等他说上第三句话。电话就断了。听着电话里的忙音,明德心里满是沮丧。
  梁健挂了电话后,随手就将手机扔到了一旁,翻了个身继续昏沉睡去。可似乎是刚睡着,就猛然惊醒。刚才明德说了什么?
  梁健皱眉想了一下,没想起来,但总觉得很重要。他又立即找出手机,给明德打了过去。
  电话响得时候,明德正让那个研究生下班回去。听到声音,掏出来一看,是梁健,一愣之后,当即就示意那研究生先等等,然后接起了电话。
  “你刚才打电话来说什么?”梁健问。
  明德重复了一遍。梁健愣了愣神之后,顿喜:“真的?地址是哪里?”
  明德刚要说话。欣喜无比的梁健一边翻身下床,一边说道:“我现在过来,你准备一下,我们去找那个人!”
  “现在?”明德愣住,和那研究生大眼瞪小眼瞪了一会后,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忙音后,无奈挂了电话。
  在去总局的路上,梁健忽然想到曾经有人跟他说过的一句话:越是往上,就越要懂得如何运筹帷幄,而不是时刻准备冲锋陷阵。
  这算是一句提醒,梁健记在了心里,可有时候就是有些控制不住。
  研究生找到的IP位置在太和市小店区的一片老房子中。四个人跟着导航,找到了那片老房子后,四人在小巷子里穿来穿去穿了好一阵,才找到那座二楼亮着灯的房子。可是,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应门。
  日期:2016-04-08 06: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