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87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的话语很有意思,首先表明了这件事情背后的黑手,与我们猜测的那人有关;再有一个,那便是利益。
  他跟我谈利益,希望我能够给出足够打动他、或者说他背后龙虎山的承诺。
  言下之意,那就是这件事情有得谈,不过我们得有诚意。
  龙虎山不见兔子不撒鹰。

  毕竟左道以前对赵承风,以及龙虎山来说,其实相当于眼中钉肉中刺的存在,此刻要是让他们全力出手,必须得有说得过去的理由。
  比如……
  选择投靠龙虎山。
  如果是这样,龙虎山才会倾尽全力,来营救自己人。
  我大概琢磨清楚了赵承风话语里面的意思,然后问道:“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赵承风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话:“孩子,这就是政治……”
  他跟我扯利益,又跟我扯政治。
  但实际上我并不想谈这些。
  侠以武犯禁。

  这是老话,还有另外一句老话,叫做“匹夫一怒,血溅五步”。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赵主任,在聊这句话之前的时候,我想跟你打听一件事情,可以么?”
  赵承风有意拉拢我,温和地说道:“你说。”
  我说不知道你知晓太皇黄曾天剑主、以及太明玉完天剑主这些人没有?
  听到我突然谈及了别的事情,赵承风为之一愣,过了许久之后,方才缓缓说道:“知道,近年来突然冒起来的顶尖高手之一,这些人的实力深不可测,每一个都堪比天下十大,正是因为这些人,使得上面格外重视,做了许多有针对的预案——我很好奇,以你的经历,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人的。”

  我说不知道您见过这些人,或者清楚他们的真实实力没有?
  赵承风说没有,不过从相关的卷宗来看,这些人很强,强得有些过分,甚至让人觉得不现实;当然,也有人对这些人不以为然,认为不过是虚张声势的家伙而已。
  我说不知道你的倾向是哪一种?
  赵承风说我觉得这些应该是十分顶尖的高手,我从未有见过宗教局以及相关部门,如此刻一般的如临大敌,甚至比面对邪灵教更加担忧。
  我说事实上,这些人远比你们想象中的更加可怕。
  赵承风说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来?
  我沉默了一会儿,看着旁边的杂毛小道,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事实上,太皇黄曾天剑主是死在了我的手中,而太明玉完天剑主,也在东北滨城的一条小河边,被我给击杀。”
  啊?

  什么……
  我说的这两句话完全将赵承风给震惊住了,一直过了许久,他方才吸了一口冷气,说怎么可能,我专门调查过你的档案,你才入行几年?
  我冷笑了一声,说信不信,随你。
  赵承风说你跟我将这个,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说我只是想跟你说一句,希望你动用你能够影响到的所有力量,让对于陆左的审判更加公平公正和公开,如果你们打算就此妥协,让陆左这样一个曾经的英雄成为你们政治斗争的牺牲品,那么我不介意站在三十四层天剑主他们的那一边,将你们这些人吃饭、玩手段的桌子,给一起掀翻。
  赵承风的语气变得冰冷起来,说你这是在威胁我?
  我笑了,十分坦然地说道:“对,我就是在威胁你——另外告诉你一声,除了左道和我之外,鬼王也会入局,到时候你自己看看,这个桌子,到底会不会被掀翻,你们又是否还能够如现在一般,安静地喝酒吃肉。”
  我笑得坦然,然而赵承风却是沉默了许久。
  他沉默到让我以为他恼羞成怒,把电话给挂了,不过就在我准备检查手机是否失去信号的时候,赵承风终于开口了:“你果然不是一个懂得玩弄政治的人啊,明明这件事情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并且能够达成双赢的结果,你却非要闹得这么僵,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说笑了笑,说其实我特别不喜欢绕着圈子说话,所以赵主任想要对付寻常人一样的办法来拿捏我,肯定会很失望。

  赵承风说你什么意思?
  我说赵主任与黑手双城不对付,肯定会入局的,与其委曲求全地求你,不如硬气一些。
  赵承风冷哼一声,说如果我不插手呢?
  我说这事儿随你,我说了,如果实在是没有人站出来说一句公道话的话,我就掀桌子,爱谁谁……
  赵承风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你真杀了那两个人?”

  我说我可没有这么说,你自己猜。
  赵承风又陷入了沉默,不过这一回却并不漫长,他稍微考虑了一下,然后对我说道:“这件事情,我仅代表我个人的名义给你支持,至于龙虎山的态度,我需要与张天师以及诸位长老沟通之后,才能够给你回答。”
  我说行,我的电话号码你知道的,考虑好了打给我。
  我挂了电话,杂毛小道在旁边笑,说怎么样?
  我说能够对付你大师兄,那家伙果然是兴趣满满,即便是我表现出了这般的傲慢态度来,他居然也忍得住,看得出来,他的城府很深。

  杂毛小道嘿嘿笑,说给打进冷宫里待了那么久,心里头没有怨恨,那是不可能的——不过不知道他还恨不恨我。
  袖手双城的骄傲,是他亲自打落凡尘的。
  杂毛小道甚至还战胜了龙虎山的招牌望月真人,成为天下符箓之道的最强者。
  这一点,龙虎山的脸给打得啪啪作响。
  不过还是那一句老话,叫做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
  只有永远的利益。
  与赵承风打完了电话之后,我又拨通了一个号码,不过这回说话的人,却是杂毛小道。
  而这回我们拨打的人,则是杂毛小道的大伯。
  萧应忠,匪号萧大炮。

  萧大炮在西北局工作一辈子,是在业务副局长的位置上退下来的,那个地方因为需要打击拜火教,属于长期面临一线的去处,精兵悍将无数,能够镇得住这么多的高手,萧大炮自然有着足够的资历和人脉关系。
  按理说现如今他退下来了,难免会人走茶凉,杂毛小道平日里也不好意思打扰他。
  不过现在却不行。
  这件事情,关系到他好兄弟陆左的性命,所以必须竭尽全力。
  与我的谈判策略不同,杂毛小道讲的是情。
  而萧大伯虽然在体制内工作了一辈子,但从本质上来说,却依旧是一个义气为先的人。
  他在西北工作那么多年,也染得了西北大汉那种豪迈的气息。
  好男儿,一碗酒,一头热血。
  经过这些事先的准备,使得我们公开露面,也没有再遇到任何阻拦。
  即便是朵朵在我们的身边,也是如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