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988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张文定来讲,帮李二牛搞点贷款不算什么大事——不在银行里搞,在外面也能够拿到贷款。
  就算心中对李二牛没有恨意,就算不考虑刚才的两头为难的选择,张文定也不准备帮李二牛搞贷款。
  像李二牛这样的企业家,在燃翼绝对不会只有这么一个。
  上次安全检查的时候,那个木制家具企业同样存在贷款贷不出来的难题,张文定觉得,这并非是个例,而是整个燃翼本土企业都存在的实际问题,整个问题解决不了,明天说不定就会有第二个李二牛去跳楼。

  解决一个李二牛的问题不难,难的是,解决全县普遍存在的如同这个李二牛一样的问题。
  身处张文定现在的位置,做事情,考虑的是方方面面,是全县一盘棋,是冷静思考,理智决策。
  带着心中的不爽,张文定就这以定定地看着李二牛,冷冷地问道:“你从哪儿来的自信,觉得我会帮你?”
  李二牛听出了张文定这句话里浓浓的恨意,立马又跪了下来,张嘴就是道歉的话:“对不起,张县长,对不起!”
  张文定冷哼一声,也不说话。
  李二牛又道:“我没有自信,我真的没自信。我就是想着,万一您可怜可怜我,帮我一把呢?我错了,您要打要罚,我都认。”
  这个李二牛,倒也有些小聪明,这一次的道歉,就仅仅只是道歉,没有再提什么救一救员工以及为农民工着想之类的话。
  这种纯洁道歉认错,并且认打认罚的态度,确实是比较端正了。
  张文定自认为自己是个讲理的人,别人既然道歉了,那他再记恨着,也不太合适。
  然而,就算是不记恨,可张文定也觉得这货恶心无比,便冷着脸问道:“既然你认识到错误了,那你倒是说说,你今天这事儿,要怎么打怎么罚?”
  这个问题,算是问住李二牛了,怎么打怎么罚,这个说轻了,显得态度不端正,有欺骗领导的嫌疑,说得重了吧,自己也不甘心啊!
  不过,李二牛这人吧,小聪明还是不缺的。
  既然自己怎么说都不好,那自然只能解铃还需系铃人了——把问题还给张文定嘛。
  “我这儿犯了错,自罚显得没诚意。”李二牛继续跪着,没有起来的意思,话说得还算是比较爷们,“我错了,应该是您来罚,你说怎么罚就怎么罚!”
  “既然你硬要罚,那就……”张文定淡淡地扫他一眼,不轻不重地说道,“你放弃公司吧!”
  李二牛一愣,随即就肉痛了起来,他今天的目的就是为了求得张文定救一救他的公司,可现在,张文定竟然要他放弃公司,那他今天闹这么一出,不是白闹了吗?
  然而,现在这个要求是张文定提出来的,如果不答应张文定的话,那后果,自己能够承受吗?先是闹出大影响,逼得张文定过来,现在刚说了任打任罚,立马就又否定了张文定的处罚意见,那就真是把张文定给彻底得罪了!
  得罪一次不怕,得罪一次之后再耍一次,那简直就要命了。
  李二牛知道,领导都是爱面子的,如果自己现在不答应,那就真是把张文定的面子给扫到了脚底下,到时候,就要面临张文定的打压甚至是报复。
  甚至,李二牛还想得更阴暗了一点,觉得真要那样的话,不仅仅只是自己会被张文定报复,说不定,自己的家人,从此也会受到张文定的报复。
  这么一想,李二牛后怕不已。
  可是,要放弃公司,李二牛也舍不得,特别舍不得——真要舍得的话,他今天也不至于要干这么一出闹剧了。
  只是,无论再怎么舍不得,可相比起张文定可能实施的报复来讲,李二牛也不得不忍痛割肉了。

  有时候吧,此一时彼一时,心境的改变,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情。
  在跳楼之前,李二牛没想那么多,一时情绪上头,胆子长毛,就干出了跳楼的事情,可现在,跳楼的勇气被张文定给喊住了,这勇气就瞬间降下来了。
  这勇气一降下来,恐惧就冒出来了。
  这就像不少自杀的人,第一次自杀的时候有勇气,可如果被救下来之后,第二次自杀的勇气,就少了很多,这也是很多人自杀过一次,就不再说自杀的话了。
  李二牛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此。他不仅仅没有了孤注一掷的勇气,甚至开始后怕,自己会不会被别的县领导和部门负责人报复——毕竟,先前在楼顶上的时候,他为了引张文定过来,可是爆了不少猛料的。
  当时他有着满腔勇气,可现在,他满脑子只想着,自己会不会被那些人给弄死。
  心里的恐惧越来越浓烈,李二牛就觉得自己完全找不到安全感了,特别想找个能够给他安全感的人。
  毫无疑问,张文定是一个能够给他安全感的人,如果他能够投入到张文定的阵营,那在县里,张文定肯定护得住他——现在县里传闻,张文定貌似比吴忠诚更有威望。

  只是,他想投入到张文定的阵营,却先前却把张文定给得罪了,而现在,张文定却又要他放弃公司。
  这要是放弃公司了,那以后,还有什么资格投入到张文定的阵营中呢?
  可是,不放弃公司的话,后果很严重啊!
  心中这么一纠结,李二牛脸上阴晴不定,沉吟了足足十秒钟,然后才艰难地说道:“好!我听您的,放弃公司!”
  张文定倒是没想到,这个李二牛,居然答应了这个要求。
  既然李二牛答应了这个要求,不管是真心答应,还是假意答应,至少是答应了。
  这个李二牛敢答应,那张文定自然也不愿计较先前那些怨气了。
  堂堂一县之长,总不至于心眼那么小。
  心里的气消了,张文定说话也就轻松些了:“起来吧!”
  李二牛没有起来,看着张文定,道:“您说什么我都听您的,我想求您一件事,别为难的家人!”
  张文定笑了起来:“我还没你想的那么下作。既然你连死都不怕,公司也可以放弃,那就站起来,像个男人样!”
  说到这儿,张文定又用手拍了拍李二牛的肩膀,和声和气地说道:“李老板,你投资搞实业也是为燃翼经济的发展做贡献,我身为一县之长,没能为企业的发展提供多大的帮助,深感愧疚,我也能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你别着急,有困难咱们大家一起想办法解决,县里最近正在研究制定一项扶持本地小企业的政策,很快就会出台了,到时候不但能解决本地企业的贷款难问题,而且很多优惠政策也会向你们倾斜。”

  这个话,说得还是相当情真意切的。
  不过,李二牛却不太敢相信这个话——县领导说得好听却从来没实现过的话,还少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