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248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用不用。”冯玉叶连忙摆手说,“没事的,没多烫,呵呵。凌干事你快点吃吧,一会儿不是还得抓紧时间进行采访?”
  凌铭枫一看的确没什么事,一想也是,便说,“好的,辛苦你了玉叶同志。”
  再无更多交流,很快他们就吃完了早饭,冯玉叶收拾好剩下的垃圾出门,留给他们两人一个独立的空间进行采访。
  这个时候,李牧看着凌铭枫,才慢慢的回忆起关于这个青年才俊知名记者的有关信息。李牧在政治部工作的时候,听到不少与凌铭枫有关的说法。有人说,此人的际遇和卜美玉非常的相像,都是偶然之间受到重视,一个是枪法一个是文章,从此前途光明。
  不过,凌铭枫这个人是有两把刷子的,笔杆子特别的厉害。李牧印象最深的一篇文章是,凌铭枫深入青藏线采访汽车兵的文章,那篇文章写得特别特别的走心,饶是如李牧这样的硬汉,看了也不禁潸然泪下,被青藏线汽车兵所感动,自觉惭愧万分。
  “小李,那咱们就开始吧。”凌铭枫从公文包里拿出本子和钢笔。
  李牧想了想,说,“首长,你要采访什么,我没什么值得采访的。”
  凌铭枫笑了笑,说,“不要叫首长,叫我凌干事,或者直接叫名字。小李,你太值得采访了。呵呵,为了第一个采访你,我可是一收到消息马上就连夜赶了过来。”

  正是三十岁左右的年纪,凌铭枫却是没有让人觉得很不爽的傲气,尽管是炙手可热的大记者。这一点正是凌铭枫的优点,大气沉稳,很善于和战士拉近关系。
  他知道,他的素材来源于广大基层指战员,要确确实实地接底气,就必须要拉近和他们的距离,尤其是心理上的距离,否则采不到最真实的素材。
  “在路上我查了一下你的相关情况,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啊。”凌铭枫笑着说,“你家三代贫农,根红苗正,你祖父是抗战老兵,解放后参加了抗美援朝、对越自卫反击战,我很吃惊,你的祖父经历了所有的战争。你本人在部队表现出色,两个月前,你连续参加了两次突发行动,协助地方公丨安丨机关圆满完成了惩戒罪恶的任务,就在一周前,你还协助地方公丨安丨机关解决了一次人质危机。小李啊,我虽然已经参军十年,但是你是我见过的经历最丰富最难的的三年兵,你是刚刚转的士官,对吧?”

  李牧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淡淡地笑了笑,说,“是的,今年第三年。”
  “小李,你绝对是一个非常难得的典型。”凌铭枫斩钉截铁的非常肯定的说,“我甚至可以给你一个保证,只要报道发出去,你很快就会成为军区的标兵,军区一定会大力宣扬你的事迹。只要你成为了军区重点宣扬的典型,就有机会成为全军重点宣扬的典型。呵呵,卜美玉你应该知道,关于他的第一篇报道就是我写的。”
  他不无得意。
  应该说,这样的事情放在任何人身上,都会高兴激动,尤其是耿帅那一类的兵。并不是说耿帅那一类的兵就不是好兵,他们照样敢拼命,照样训练搞得很好。关键是出发点和落脚点不同,支撑着他们奋力前行的,是光明的前途,是个人的发展,而不是任何其他主义其他精神。
  而恰恰,能够成为永恒的,只有精神。
  若是原来的李牧,也定然会欢喜不已。成了典型人物,那么提干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当了干部,一身帅气的常服一穿,军官军衔肩膀上那么一挂,军官皮鞋那么一瞪,一个月好几千工资那么一拿,回到了家,沿着厂区破落的道路走回家,左邻右舍有认出来的就会羡慕地说那不是谁谁谁的儿子吗当部队干部了真厉害啊!
  所谓光宗耀祖。

  李牧想要欣喜的,也想要激动的,可是,每当吴军排长的音容笑貌闪过,他就对什么功勋什么级别什么身份,就再一点兴趣都没有。吴军排长很冷静地选择了牺牲,他为什么会那么做,是因为将会得到更多的东西吗?不,他心里想的,只是作为一名军人,救百姓于水火,不拖累战友,是分内之事!
  再多的功勋再高的级别,和保家卫国为人民服务有必然的关系吗?
  “凌干事,我真的没什么好采访的。你应该到一线去,那里有很多人值得采访。”李牧沉声说。
  此时,凌铭枫才认真地观察起李牧的神情来,于是才看出了不一样来。这个年轻的一期士官有一种处之泰然当一无所有的淡然,完全的不符合他这个年纪的人,试问,又有哪位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与世无争呢——那正是争强好胜最厉害的年纪。
  大记者不是浪得虚名,他马上就做出判断——一定有什么事情对李牧造成了影响,而且是非常大的事情。
  凌铭枫顿时兴奋起来,新闻要靠挖,不管影响李牧的是什么事情,影响这么大,那就一定是大有卖点的事情。按捺住激动的心情,凌铭枫略微思索了一下,随即慢慢的摆出谈心的架势,把本子和钢笔放到一边,稍稍靠近地坐了坐,就跟拉家常一样了。
  “小李啊,既然如此,就先不采访了,咱们就聊聊天,随便聊聊,你我算是半个同行,但我虽然参加报道过很多重大军事行动,却都没有你经历的那么富有传奇色彩。”
  凌铭枫缓缓地说道,“当是朋友之间的聊天也好,上下级之间的思想沟通也罢,咱们随便聊聊,你看怎么样?”
  那就聊呗。
  李牧哪里会不知道凌铭枫心里在想什么,不要忘了人家李牧也是在政治部机关混过一段时间的。
  只是李牧心里笃定,就算自己有问必答和凌铭枫往深处聊,凌铭枫也不敢把自己说的那些话给登出去。
  他有这个信心。
  不信?
  你看。
  “我以前深入过火场,当时还在军报总部的时候,去了几次黑龙江采访森林武警部队,对森林火灾的情况还算是比较熟悉。小李,你把护林员救出来的过程,我特别的好奇,能不能说一说?”凌铭枫聊天似的说道。
  森林武警可能是一个普通人比较不了解的兵种,当然,尽管它被称为警种,但我还是愿意称之为兵种,它是属于武警部队中的一个组成部分。汶川地震之后,水电武警被大家所熟知,而平常所接触到的大多是武警内卫部队。
  现如今主要任务是护林,尤其是扑火的森林武警,其实一开始是为剿灭东北深山老林的土匪而存在的,货真价实的战斗部队,一打就是二三十年。随着时间的推移,土匪消失了,保护森林的问题凸出来,一九八七年震惊世界的大兴安岭大火之后,森林武警的职责越来越明确——专为扑灭森林火灾而存在。
  军报是全军的机关报,而武警部队,也是在序列之内的!
  李牧想了想,沉吟着,最终还是慢慢地说道,“从何说起?接到命令,出发,地方通报说护林员被困火场,我们小队深入火场救人,经过努力,护林员安然无恙被救出来。这么说,可以吗?”
  凌铭枫笑着摇了摇头,说,“小李,咱们就是聊天,不是总结材料。你具体点,包括这个过程你的心理感受。”
  日期:2016-04-07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