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107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概五分钟后。
  换完衣服的陆羽出现在夏晚秋面前,脸上蒙着一张布,冲着夏晚秋眨了眨眼睛,然后往还在吐的张大标走去。
  张大标酒醒了,被吓醒。
  讲道理,他这几个保镖的战斗力他能不清楚,但眼前这个穿着军大衣、蒙着面的怪人,只用了五分钟就全数放翻。
  摧枯拉朽,砍瓜切菜。
  “好汉,你要求财,我后备箱有现金,不多,也就五十万。你要觉着不够——”

  他从手上解下一个扳指,“极品冰种翡翠,几百万还是要管的。”
  “胖子,你觉得小爷是来求财的?”陆羽笑道。
  声音沙哑低沉,简单的控制声带,很实用的小技巧。
  “这……”张大标肥脸一阵抽搐,“难道……您是来求色的?”

  是听说有些变态喜欢男人,但他没想到自己长得这么磕碜也能遇到这种变态……
  陆羽被恶心住了。
  “求色,我求你大爷!”
  陆羽冲上前去,一脚将张大标踹翻在地,一顿组合拳下来,这两百来斤的胖子就躺在地上不住哀嚎,一半是真疼,一半是害怕,都尿了,骚臭难闻。
  陆羽拔出“百子切”,冷声道:“不想被小爷放血就闭嘴。”
  张大标果断闭嘴。
  “好汉,大侠,您不求财不求色,我张胖子又没得罪你,怎么就下这么狠的手……”
  张大标觉得自己好委屈,委屈的想找妈妈。
  陆羽冷笑道:“胖子,讲道理的话,你妈把你生这么丑就很没有道理。小爷今天不高兴,很不高兴,就是想打人,而你长这么丑污染了我的眼睛,所以我要扁你,把你的屎给打出来,这就是小爷的道理。”

  他说到做到,就要再动手,突然皱起了眉头。
  风动。
  陆羽就地一滚,堪堪避过。
  一道黑影窜了出来,一道犀利的鞭腿扫在他方才站的位置,水泥地面一声闷响,荡起满地烟尘。

  高手。
  比熊子、段天狼和陈琅琊都厉害的高手。
  身材不高大,但很匀称,看起来约莫三十岁的样子,胡茬唏嘘,不帅,但很有味道,留着辫子头,极为诡异。有点像电影十月围城中黎明扮演的那个王秀才,气质更出众就是。
  “是这死胖子的保镖?不可能呀,这种级别的武者,心气高傲,怎么可能堕落到给人当保镖?再说了,这死胖子有钱归有钱,凭他的格调,还真用不起这样的人物做保镖。”

  陆羽飞速踅摸着。
  留着大辫子、很有范的高手没有跟陆羽废话,弹身而起,用的似乎是十二路弹腿的路子,犀利鞭腿再次扫向陆羽,势若千钧,虎虎生风。
  陆羽避不过,只得抬起手臂硬挡,顿时被弹飞,心里更是惊疑。
  这弹腿用的竟是柔劲。
  能把他弹飞,却不对他身体造成任何伤害。
  也就是说,这家伙在对他留手?
  那家伙继续欺身而进,将陆羽逼到了角落。
  “你是谁,应该不是那胖子的保镖吧。”陆羽低声道。
  “陆少,演场戏而已,还得谢谢您给了这个机会,那尊唐三彩天王像就在这死胖子手里。”高手答道。
  “你……你是王玄策的人?”
  “我叫纳兰元述,蒙状元郎看得起,在他手底下混口饭吃。”
  “满族人?”陆羽问。
  纳兰元述点点头。
  陆羽又问道:“你说王玄策是状元郎,他是哪门子的状元郎?”

  “下九流的状元郎,陆少,长话短说,这戏你帮我演下去,有什么不明白的,有机会状元郎会给你解释。”纳兰元述说道。
  陆羽无奈,只得答应下来。
  不答应能怎么办,他又打不过这个家伙。
  假装被纳兰元述痛扁一顿,然后逃跑,却是在一个角落躲了起来。
  心里全是疑惑。
  果不其然,纳兰元述上前把张大标扶了起来,抱拳道:“先生,你没事儿吧?”
  “你……你是?”张大标更疑惑了。
  “一个武夫罢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我辈本分。”纳兰元述正色道。
  “额……”张大标被唬得一愣一愣,连忙道:“高人呀,我张胖子得好好感谢您,一百万,够不够!”
  他说着就要掏支票簿。
  纳兰元述摆摆手,“先生,我不是为了钱,你给钱那味道就变了。”
  他再次抱拳,就要离开。
  张大标脑袋里灵光一闪,知道自己遇到高人了,连忙说道:“您先别走呀,那我至少得请您吃顿饭吧。”
  他是起心招揽了。
  今儿陆羽玩儿这么一出,把他的胆吓破了,这出门在外,没个厉害角色撑门面,没有安全感呀。
  “这……”纳兰元述犹豫不定。
  张大标这下再无疑窦,说道:“高手,您就别推脱了,这么着吧,您就先跟我一起,容我先去换一身衣服,今晚江海大酒店,算我的……”

  接着两人和几个鼻青脸肿的保镖就渐次离开。
  陆羽这才走了出来,嘀咕道:“妈拉个巴子,这王玄策到底在搞什么飞机呀,还有这纳兰元述浓眉大眼的,没成想也是一奥斯卡影帝,这欲擒故纵的把戏,老子服了。”
  夏晚秋走了过来,慌慌张张的,“陆羽,你没事儿吧?”
  陆羽摇摇头,说道:“夏姨,这事儿三言两语跟你解释不清楚,我先送你回家吧。”
  夏晚秋想再问,想了想,还是没有追问到底。
  车上,陆羽开车,夏晚秋坐在副驾驶。
  “你这小家伙,我都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她点了支烟,有些无奈地说道。
  陆羽笑道:“夏姨,你也甭觉着我不成熟,我这人就求一个念头通达,那死胖子膈应我我就得扁他,明面上不好动手,我就阴着来。山里面的老虎和黑瞎子够凶吧,还不是被我阴了不少。”
  “没……我没说的意思。”夏晚秋笑了笑,“再说了,你才多大,受点气要发泄也成长,这样我还觉得你身上还有点人味儿,要不真怀疑你是什么妖魔鬼怪变得。”
  陆羽摇摇头:“夏姨,哪有你说的那么玄乎,你别轻视我,但也甭高估我。我就是一有妈生没爹教的狗犊子,事情是经历了一些,勉强懂了六个字。”
  “哪六个字?”
  “不疯魔,不成佛。”陆羽浅笑道。
  夏晚秋怔怔出神。

  良久,她吐了口气,说道:“陆羽,夏姨给你道歉。”
  “道歉?”陆羽疑惑,“哪门子歉?”
  夏晚秋正色道:“夏姨看错了你,你配得上倾城那丫头,她嫁给你,有你给她挡风挡雨,那是她这辈子最大的福分。”
  “甭,夏姨,您转变这么大,我还真有些不适应,一不小心膨胀了怎么办。”
  夏晚秋浅笑道:“你这家伙,谁膨胀你都不会膨胀,心里门儿清着吧。小事不在乎,大事不含糊。陆羽,再坚持坚持吧,你就快要金刚不坏了。”
  “那还得夏姨您提携不是。”陆羽转过头,神色认真。
  “这话我爱听。”夏晚秋笑得风情万种。
  正在此时,陆羽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
  “夏姨,绑好安全带,有状况,是针对你的还是针对我的就不知道了。”
  陆羽眯起了眼睛,里面隐有寒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