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106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他几个人也笑着劝起酒来。
  陆羽皱起了眉头。
  商场交际,喝酒挺正常。
  但对方表明自己不能喝,还铁了心要灌酒,且针对的还是个女人,那细想下去,就有些诛心了。

  尤其是这个苏少邦,哪有胳膊肘往外拐的道理?
  看来偌大一个苏家,也不是表面上那么的一团和气。
  “张总,我夏姨确实身体有恙,要不,我陪您喝两杯?”陆羽淡声说道。
  夏晚秋叫他来就是挡酒的,这种情况,他肯定得站出来。

  张大标冷眼看着陆羽,嗤笑一声:“你?你是什么东西,也有资格跟老子喝酒?”
  场面瞬间就变得尴尬无比。
  陆羽不是一个惯于低三下气的人。
  王玄策这种乞丐套装出场的他不会不尊重,张大标这种满脸都写着“老子有钱、老子非常非常有钱”的大土豪他也不会去刻意迎逢。
  尊重每一个人,也希望每一个人尊重他。

  现在——
  张大标就很不尊重他。
  若在以前,陆羽会一脚将这死胖子踹翻在地,将他的肥脸按在桌子上,教教他什么叫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尊重。
  但他并没有这么做。
  除了解气之外,起不了任何作用。
  反而会误了夏晚秋的事。
  张大标当然有瞧不起他的底气。
  多大一老板,已经完全不需要在乎他陆羽是哪根葱或者哪根蒜苗。
  无比尴尬的氛围中,陆羽眯起了眼睛。

  脸面这个东西,不是别人给的,而是自己挣得。
  “张总,我不是什么东西,我是一个人,跟你一样,就是比你瘦一些。”陆羽浅笑道。
  “夏总,这个年轻人说话挺冲的呀,他能代表你们苏氏集团?”张大标脸色一冷。
  苏少邦说道:“张总,您别动怒,他能代表个屁,就是一吃我倾城侄女儿软饭的不入流货色。”
  陆羽没有动怒。
  至少表面上没有。
  任尔狂风骤雨,我自岿然不动。
  夏晚秋说道:“苏少邦,说话稍微注意一些分寸,陆羽现在代表的是我,如果你觉得我夏晚秋是个不入流的货色,那他就是。如果你觉得我夏晚秋说话还有点分量,那就请你给陆羽道歉。”

  “你……”苏少邦盯着夏晚秋,脸色有些难看。
  都是集团的副总,但论话语权和手上的权柄,他跟夏晚秋不在一个层次。
  他不敢惹夏晚秋。
  只是没想到夏晚秋居然会为了陆羽这般出头。
  夏晚秋目光冰冷,盯着苏少邦,一动不动。

  不容置喙的强硬姿态。
  苏少邦终究还是低下了头,说道:“陆羽,不好意思,是二叔我唐突了,我跟你道歉。”
  陆羽仍旧保持微笑。
  小人尔。
  张大标道:“有点意思,年轻人,你真要代替夏总跟我喝酒?”
  陆羽点了点头:“张总,您远来是客。我就代替夏姨尽一下地主之谊。这酒,咱必须得喝,还得把张总您喝高兴了,这么着吧,您一杯,我三杯。张总不喊停,咱就一直喝。”

  夏晚秋给他撑了场面,他就不能给夏晚秋丢人。
  张大标这种老酒棍,当然不会被陆羽吓住,拍了拍手:“给老子上酒,最好的茅台,全部算我账上,我要跟这位小兄弟好好喝一喝。”
  十分钟后。
  桌上摆了足足十瓶一斤装的茅台,50年的陈酒,53度,价格两万多一瓶,对张大标这种人来说,小钱。
  “请。”张大标摆了摆手,笑得如弥勒佛一般。
  其他几个人都面露嘲讽的看着陆羽。
  强出头?
  还你三杯我一杯。
  张大标得把这小家伙喝到医院去。
  “陆羽……”夏晚秋拉了拉陆羽胳膊。
  陆羽摇摇头,示意夏晚秋不必多说。

  开了一瓶,没有用杯子,直接就开喝,鲸吞牛饮。
  他酒量不好,但不代表他不能喝。
  这世界上有种东西叫“先天内劲”,不仅可以用来杀人,也可以用来压制酒气。
  他体内的“先天内劲”虽然不多,但用在酒场上,也堪堪够用。

  大概五分钟,陆羽面前摆了足足三个空瓶。
  而他面不改色,笑道:“张总,到您了。”
  张大标脸色变得极为古怪。
  他不是没见过能喝的,但这么直接干三斤的,还真没见过。
  他酒量好,但这个好是相对的,换算成这种高浓度的白酒,一斤半就是极限。
  骑虎难下,他也不能不喝,只得打开一瓶,不愿输了气势,学着陆羽灌,一瓶酒喝了足足七八分钟才喝完,酒意上涌,差点就吐了,强撑着没吐,只是脸色涨红如猪肝。
  “张总,不知道您尽兴没?”陆羽不清不淡地问。
  张大标死死盯着陆羽,没有说话。

  没法说话,一说话,他铁定会吐。
  “看来是没尽兴了,再来。”陆羽笑了笑,又拿起一瓶,拔出酒塞,继续喝。
  咕噜咕噜,鲸吞牛饮。
  五分钟后,又是三瓶酒下肚,喝得肚皮都鼓了起来。
  “张总,到您了。”陆羽依旧面不改色。

  张大标彻底吓住了。
  前阵子看新闻,是听说有个小女孩能把酒当水喝,一口气能喝七八瓶白酒不醉,不过这种人一千万中也不定有一个吧?
  难不成这个年轻人也是这样的人物?
  喝?
  喝他大爷,一瓶白酒就是他的极限了,他又不想进医院。
  “神经病。”张大标看着陆羽,怔怔半响,就吐出这么三个字。
  陆羽浅笑道:“看来张总这是尽兴了,那我这地主之谊也算尽到了吧。没关系,下次张总还想喝,找我就是。”

  酒桌上,七八个中年男人面面相觑,相顾无言。
  酒仙这两个字儿谁都认识,但今儿总算是见到真人了。
  不服不行。
  半个小时后。
  因为陆羽六瓶白酒下肚还面不改色的壮举震慑住了在场所有人,这酒也就没能再喝下去了,夏晚秋扶着陆羽出了会场,到了地下停车场,陆羽找个角落蹲了下来,哇的一声就吐了出来。
  酒仙,屁的酒仙。
  “先天内劲”能压制住酒意,但不能解酒,他不吐才有鬼。
  吐得稀里哗啦,差点把胆汁都吐出来,脸色发青,极为难看。
  夏晚秋递给他一瓶水漱口,眼神复杂难言。
  陆羽好一会儿才调整过来,微微皱着眉头。
  夏晚秋说道:“心里苦么?”
  “不苦。”陆羽笑了笑,笑容如大雪覆没荒原般干净。

  “不委屈?”
  陆羽笑道:“说不委屈那是骗人的,但我这人不记仇,知道为啥不?”
  “为什么?”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而小爷我报仇,从早到晚。”
  他眯起眼睛,盯着同样进入停车场的几个人。

  张大标为首,还有几个保镖。
  因为灯光和角度的缘故,陆羽和夏晚秋可以发现他们,他们却不会发现陆羽跟夏晚秋。
  这胖子一口气灌了一斤白酒,他可不像陆羽那种能用“先天内劲”作弊,同样吐得不行。
  “喂,你可别乱来。你把他扁了,夏姨这生意可就黄了。”夏晚秋说道。
  “放心,我保证他不会认出我。”陆羽扯出一个笑容,打开了车子的后备箱,饲料口袋装着的军大衣和解放牌胶鞋就在里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