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105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依依幽幽叹了口气,“小心一些,骄傲的男人,我很希望你能一直骄傲下去,段天狼和熊子其实都不算特别厉害的角色,江海的水比你想的要深太多了,你想在这座城市得到些什么可不是那么容易。一将功成万骨枯,好歹手里下还有一万个为他卖命的小卒子。而你呢,你本身就是个可怜的小卒子。”
  “依依小姐,你老这么聪明,不会有什么人愿意跟你做朋友的。”
  “你是在夸我还是损我?”
  “都不是。”陆羽摇摇头,唇角微翘,又在她挺翘屁股上狠狠摸了一下,“我是在摸你。”
  在江依依恼怒目光中,陆羽将她放开,扬长而去。
  一个小插曲罢了。
  舞会上基本都是名流,然而陆羽却看到了一个挺有意思的家伙,很好奇他是如何穿得人模狗样混进来的。

  “奉孝,这是在干嘛,连吃带包呀?”
  陆羽走上前,看着这个留着汉奸中分头,明明西装革履却硬生生穿出一身猥琐味儿的家伙。
  王玄策没有立马搭理陆羽,他正在狂吃东西。
  水果沙拉,西式糕点,逮着就往肚子里面送,活生生就是一饿死鬼投胎。

  陆羽觉着自己吃东西的速度和样子已经很可怕了,但跟这家伙比起来,他瞬间就觉得自己弱爆。
  这家伙吃也就罢了,一边吃,还一边把银质的刀叉掰弯套在手腕上、藏进袖子里,摆明就是在偷东西。
  王玄策好不容易忙完了,嘟囔道:“你小子懂个屁,别怪老子不提携你,一个刀叉偷出去就顶你小半个月工资。”
  陆羽擦了擦冷汗。
  要一个月前,他指不定就跟王玄策一起偷了,不过现在嘛——好歹是夏晚秋带他进来的,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丢不起这人。

  “你怎么混进来的呀?”陆羽咋舌道。
  王玄策避重就轻:“老子这几天饿坏了,好不容易逮到这么大一宴会,还不得连吃带包混个够本儿,倒是你小子可以呀,怎么进来的?”
  “跟着一个女人进来的。”陆羽老老实实回答。
  “奶奶的,老子明明比你帅,怎么就没女人看得上我?”王玄策似乎有些嫉妒,眼睛眯起,嘿嘿一笑,露出满口被烟熏的大黄牙,“你小子眼光不错,刚才跟你跳舞那妞,多水灵,比你那老婆好看多了。”
  “去你的,我承认你比我帅,但那妞能比我老婆漂亮?”陆羽不高兴了。
  “年轻。女人漂不漂亮不看脸。”

  “那看啥?”
  王玄策正色道:“当然是看屁股,刚才那妞屁股多大,你不是捏过么。老子不骗你,真到了床上你就知道了。”
  陆羽白了他一眼。
  王玄策却眯起眼睛,说道:“小子,最近手头紧不?”
  “钱这玩意儿谁会嫌多,怎么啦?”陆羽问。
  王玄策这个样子,跟电视剧里面那些个开口就是“老子有个发财的道儿要兄弟你跟我一起干的”拉皮条掮客一模一样。
  果不其然,王玄策很狗血的说道:“老子这里有个大买卖,唐三彩天王像,你小子一看就不学无术,跟你说了你也不懂,形象点比喻吧,这玩意儿要是弄到手,汤臣一品或者佘山琅琊郡的房子十栋都有人给你换,有没有兴趣?”
  陆羽被唬住了。
  肃然起敬。
  “奉孝,你丫这是来踩点来了?”
  早知道这乞丐模样,面容饱经风霜、绝对比真实年纪大一轮的家伙不简单,没想到竟是一汪洋大盗。
  王玄策说道:“那倒不是,我就是稍微有点门路了,来探一下虚实,要动手也不至于在这种场合,老子又不是嫌命长。”
  “那我就祝您马到功成,杀头的买卖,小爷可没兴趣。”陆羽直接摇头拒绝。
  他又不是傻-逼。

  “不能,这事儿你得帮我。”王玄策不乐意了。
  “凭什么?”
  “这玩意儿老子可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你。”
  “为了我?”陆羽有些懵。
  “对,这东西就是为你准备的,搞到手,你当作聘礼,去娶叶青竹那娘们儿也好,娶苏倾城那婆娘也罢,保管没人敢小觑你。”王玄策解释道。

  陆羽再次被震慑了。
  这家伙果然不简单,连叶青竹都认识。
  不过他最好奇的不是这个,而是——
  “为什么呀,我跟你不熟吧?”他直接问道。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老子看你投缘不行?”王玄策道。
  “投缘?”
  “对。”王玄策点点头,“陆羽,这个世界上长得跟我差不多帅的人可不多,你勉强算一个,我很欣赏你。”
  陆羽很感动地跟王玄策说道:“神经病。”
  转身就走。

  电话刚才响了,是一条短信。
  夏晚秋发给他的,内容很简单。
  “有酒局,来帮我挡几杯。”
  陆羽跟你夏晚秋后不是这婆娘的贴身男秘也差不了多远了,这种事情,算是义务。
  酒局是在内场的一个包厢,陆羽推门而入的时候,里面大概已经酒过三巡了。

  基本上都是一群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一看就是成功人士那种。
  夏晚秋脸有些红,烂醉如泥算不上,但肯定是喝了不少,要不然也不会出下策叫陆羽来救场。
  男人灌女人酒十个有九个动机都不会单纯。
  在场七八个人,只有夏晚秋一个女流,又长得那么漂亮,不被灌酒才有鬼。
  陆羽落座之后,夏晚秋介绍了一番,给他安的名头还挺像那么回事儿,苏氏集团副总裁助理。

  然后就是介绍了其他几人,都是这个总那个总的,其中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子夏晚秋还着重介绍了一下,权金矿业的董事长,叫张大标。
  身份跟唐萌萌他爹唐正德其实差不多,山西煤老板。
  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说,能源产业都是命脉中的命脉。
  煤炭被称为黑金,九十年代是这个行业的黄金时代,偌大一个山西省,大小煤矿无数,敢挖就赚,心越黑就赚得越多。
  08后国家开始整合调整这个产业,取缔了私有小煤矿,大鱼吞小鱼,很残酷,那时候京城多得是抱着钞票满地跑没人敢要的私有煤矿主,两年整合,留下来的都是久经考验的大鱼。
  现在煤炭产业自然没有90年代的风光,但也不容小觑,特别是像唐正德、张大标这种,能在残酷整合中生存下来的煤矿主,没人敢小觑,那都是黑白通吃、手腕通天的主儿。
  苏氏集团主业是建筑和工业原料进出口,都是比较陈旧的产业,最近集团开始进行结构调整,要涉足新能源这一块儿,夏晚秋最近这么忙、甚至忙得贫血,就是为了这事儿。
  迫切地要找一个合作商,而这个权金矿业的张总,就是夏晚秋圈定的合作人选。

  今晚这个饭局,苏氏集团来了两人,除了夏晚秋外,还有苏氏另外一个副总,叫苏少邦,是苏少商的弟弟。
  “夏总,来之前我就说过,今晚这饭局,咱只谈风月不谈公事,我张大标是个粗人,做生意没别的诀窍,就在一个酒字上面。我求人,我就喝酒,谁求我,谁就跟我喝酒。”
  张大标意味深长地看着夏晚秋,“夏总,早听说你是女中豪杰,巾帼不让须眉,这酒可得继续喝下去。”
  他说着,不动声色又给夏晚秋满上了。
  夏晚秋面色为难:“张总,不好意思,最近太忙,身体出了些状况,是确实不能再喝了。”
  张大标听了脸色顿时沉了下来,盯了苏少邦一眼,苏少邦笑道:“夏总,人张总一片好心,这酒怎么能不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