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05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什么世道?”楚天齐恨恨的感叹着,猛的向桌上捶去。
  右手触到桌面的瞬间,楚天齐赶忙收力。饶是这样,桌面上也凹了一点点。不仔细看还发现不了异常,稍微留意的话,就能看到凹痕。
  也怪不得楚天齐想不通。三年多以前,他步入仕途,到青牛峪出任乡长助理。第一天到组织部报到,还未正式上任,就被推到前面处理群众上丨访丨。幸运的是,在他多方周旋下,上丨访丨事件总算暂时平息,他也才得以正式上任。现在想来,如果没能成功劝退上丨访丨,恐怕自己还没上岗就要待岗了,他就是黄敬祖推出的替罪羊。
  到乡里上班后,楚天齐勤勤恳恳,尽心尽力,为了帮百姓解决问题不辞辛劳。而且还要防着各种明枪暗箭袭击,还要同黄敬祖、王晓英等斗智斗勇。后来黄、王二人竟然来了一招“神仙跳”,想要拿捏住楚天齐。但聪明反被聪明误,他们反而着了楚天齐的道。

  由于工作出色,再加上有当时县委书记赵中直赏识。两年时间里,楚天齐从乡长助理升成乡丨党丨委委员、副乡长,后来又升成常务副乡长,更是得到了非常金贵的省委党校学习指标。当时他的快速进步,包括赵中直的关照,羡煞了好多人,楚天齐也有些沾沾自喜。
  就在党校学习生活即将结束的时候,楚天齐的境遇出现了变数,赵中直调走了,新书记变成了柯兴旺。果然,楚天齐回乡里没几天,常务副乡长就换了人,楚天齐暂时被晾在了那里。后来在宁俊琦帮着多方周旋下,才被调到县委办,来了个明升暗降,成了主任科员,更是被刘大智处处穿小鞋。
  其实,自从柯兴旺调到玉赤县,楚天齐就没消停过。先是柯兴旺的打手纷纷出场,给楚天齐明里暗里使绊子、穿小鞋。也是楚天齐机敏,加之有郑义平、夏雪、宁俊琦等人的帮忙,楚天齐才多次化险为夷,在险境中得到了机会。在去年年底的时候,更是出任了开发区主任,并兼任中小企业局筹备处主任。
  楚天齐得到施展报负的机会,顿时信心满满,决心大干一场,创造出骄人的成绩。却不知,他已经成为柯兴旺温水里的青蛙,成为他日卸磨之时要被杀的驴。
  九月初,郑义平到**市培训,成为柯兴旺加快出刀的催化剂。柯兴旺先是略施小计,轻轻松松让楚天齐得罪了众多同僚。然后利用组织工作会议之机,向全县干部传达一个信息:我看不上姓楚的,我要收拾他。于是,楚天齐的对头纷纷登场,祭出杀招。
  就在楚天齐左冲右挡的时候,柯兴旺亲自发招。仅仅几日,就让楚天齐失去所有职务,并被塑造成作风不正的贪腐分子形象。这还不算,审计这把利剑还悬在楚天齐头上。真应了老百姓那句话,“积攒攒,积攒攒,一朝回到解放前”。
  反观楚天齐的对头,纷纷闪亮登场。刘大智由乡下进城,由乡里二把手,成为开发区事实的一把手,也许很快还会晋升副处。这还勉强可以接受,毕竟人家的亲爹可是县委副书记,自然要补偿这个见不得光的亲儿子。
  让楚天齐不能接受的是,善使阴招、背主求荣的小人刘大智,也成了青牛峪乡长。按说刘大智得到乡长职务也不算高升,但和大多数赵系被清洗相比,他这显然是得到了重用,何况还是到了发展势头良好的青牛峪。
  最让楚天齐无语,甚至愤怒的是,一个成天只会勾引男人,几乎没有做出任何实绩的王晓英,竟然成了乡丨党丨委书记,成了党组织在基层组织的代言人。

  自己和这些人相比,简直就是新旧社会两重天,楚天齐忍不住骂道:“妈的,一个卖自身肉的女人,竟然做了乡丨党丨委书记。真不知是在侮辱大众智商,还是在侮辱党组织。”骂着,他又举起了拳头。当看到那个凹点后,又缓缓放了下去。
  楚天齐不死心,在下午将近四点的时候,给郝晓燕打去电话,询问宁俊琦的情况。郝晓燕告诉他,会议刚结束,宁书记就没有到场。他心中残存的一线希望又破灭了。
  刚放下电话,手机又响了。楚天齐一接通,电话里就传来审计局何副局长的声音,要他到一下审计小组临时办公室。
  对方声音很平淡,但却透着一股冷意,楚天齐知道不是什么好事。他自恃没有任何贪污行为,心里还算平静,不过多少还是有些忐忑,忐忑“欲加之罪”会不会落到自己头上。

  稍微迟疑了一会儿,楚天齐出了办公室,向走廊西侧走去,去赴审计小组的邀约。审计小组临时办公室,用的是接待室的屋子,和主任办公室在同一楼层,都是三楼,只不过一个在最东边,一个在最西边。
  楚天齐故意放缓脚步,想要尽量晚点儿进入那个房间,他不知道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但是心情却越来越忐忑。虽然走的很慢,可短短几十米的距离,还是很快就到了。
  抬起右手,轻轻在门上敲了两下,得到允许后,楚天齐走了进去。
  屋子里的布局,被变动了好多,由原来的座谈式变成了问答式。所有沙发还在,但却多了两把椅子,椅子被放在会谈桌的南北两侧。何副局长已经在北边椅子就坐,楚天齐径直走到了那张空着的椅子旁。
  何副局长冷竣的说了一个字:“坐。”

  楚天齐微微点头,坐了上去。坐到椅子上,他才发现,对方的椅子是厚靠背老板椅,自己坐的是简易椅。简易椅也不知是从哪弄的,特别低,侥是楚天齐个子高,坐在那里也比对方低一点儿。椅子太低,楚天齐的腿伸不开,可是脚下空间又太小,他只得把腿蜷着,向两侧平放着。
  何副局长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方的一系列举动,见楚天齐坐好后,才说道:“楚天齐同志,今天让你过来,是有一些事情向你核实,希望你要配合我们的工作。”
  楚天齐回了一个字:“好。”
  何副局长转头向旁边示意了一下,审计局同来的一个人点点头,用手指了指手中的笔和纸。
  好家伙,这是要做笔录呀,干脆同期录音得了。楚天齐心里是这么想的,但并没有说,他可不想没事找事。
  “楚天齐,为什么要出租开发区办公楼?”何副局长沉声道。
  楚天齐回答:“因为没钱,要筹措办公经费。”
  “出租楼房的事是谁最先提出的?”何副局长接着问。
  “是我。”楚天齐说着,又补充道,“此动议在全体员工大会上,获得全票通过。”
  何副局长不悦道:“问你什么,就说什么,不要画蛇添足。”
  楚天齐心里话:我那不是怕你断章取义吗?但还是回答了两个字:“好吧。”
  日期:2017-02-11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