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564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2-10 23:20:00
  ———————更新线———————
  我心中一惊,暗忖道:“刚才是遭了那白胡子什么暗算吗?怎的也没见他出手?”
  我急忙止住步子,默默调息吐纳,检查周身,心神一定,忽又觉得没有什么异样,腿和脚也都不僵了,筋、骨也不怎么松软了,连气息也恢复如常。
  再看向那白胡子,只见他已经跑的很远了。
  我忽然醒悟,八幻八幻,既然叫做“幻”,那必定是精通幻术,白胡子是“老”,那么他的幻术大概就是让人觉得自己骤然变老了。
  刚才我那些感觉,都不是真的,也不要当真!
  想到这里,我便凝定心神,自思不再上他的臭当。
  当下,我飞身便追,几个起落间,眼看着迫近,那白胡子已经退到了刚才那两间屋子处,他身后忽然涌出来一大群人,愤怒的朝我冲了过来。
  我定睛一看,不由得暗暗叫苦,来人全都是老人,那些被我用龙吟震晕了的老人!
  日期:2017-02-10 23:21:00
  这些老人除了老之外,并没有什么本事,我如果对他们出手,他们非死即伤,再用龙吟,又太耗费我的功力,更何况我已经十分疲惫了。
  我咬了咬牙,闪入这群老人中,又立时跳起,往人群外奔去。
  我的速度已经足够快了,但这些人实在是太多,一个起落,竟没有突围出去。
  已经有几个老人扯住了我的衣服,接着又扒着了我的胳膊。
  我如果奋力一震,必定能将他们全都甩开,可是,他们毕竟只是被蛊惑了的老人们,我又如何下得了手?
  他们的神情个个狰狞扭曲,嘴里不停的用极为恶毒的语言咒骂我,全然没有老人家应该有的慈祥和蔼,我明明知道他们手无缚鸡之力,可仍然感觉他们有着令人窒息的恐慌。
  突然间,一股森森凉意逼近我的后腰,我急忙转身,只见一个老头子拿着一柄匕首,咬牙切齿的朝我刺来!
  日期:2017-02-10 23:25:00
  他刚才在混乱中已经刺中了我,只是他的力气不够强,我身上的肌肉又足够坚韧,所以那匕首并没有刺进我的腰窝,但即便如此,我也吓出了一身冷汗。

  若是再这样下去,迟早会被他们所伤。
  一路走来,没有死在遗世魔宫邪教妖人的手中,反而被一群无甚本事的老人所害,那才是滑天下之大稽!
  我伸手一抓,捏住了他的手腕,将那匕首夺下,喝道:“你们再不住手,我可就不管你们的死活了!”
  一众老人微微一愣,随即更恶毒的咒骂着,奋勇上前,我也起了性子,伸手抓住挤在最前面的一个老人,稍稍用力一推,那老人连带着后面十多个人全都仰面跌倒。
  人群中露出一个空子来,我正要逃出去,忽然瞧见被我抓住推到的那老人躺在地上抽搐起来,嘴巴一张,汩汩的开始冒血泡,两眼翻白,竟像是不能活了。
  我吓了一跳,刚才我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怎么能把一个老人给推死了?
  他们之前全都被吊着打,也没有死啊。
  日期:2017-02-10 23:29:00
  我连忙上前伸手去探那老人的鼻息,刚蹲下身子,双脚忽然一紧,只听“咔吧”一声响,我惊看时,只见我那两脚脚踝上竟然多了一把铁扣,我情知不妙,急忙挣扎,手上忽然又是一紧,一把钢锁已锁住了我的腕子!
  那吐血的老人从地上一跃而起,“哈哈”大笑,嘴里说道:“陈弘道,我这一把连环锁和纵横扣到底还是派上了用场!”
  我一听这笑声,又听他的说话声,立时醒悟,失声道:“你是巩长治!”
  他伸手一把拽掉头上的假发,又扯掉了黏在脸上的假胡子,搓掉了装扮皱纹的猪皮,露出了本来面目,正是巩长治。

  巩长治道:“我那样厉害的机关都没能杀了你,你也真是厉害。”
  我恨恨道:“原来你还没有死!”
  巩长治道:“你那一飞钉打穿了我一条腿,不过,能抓到你,也值当了。”
  我看了看手上的连环锁和脚上的纵横扣,暗暗提了一口气,然后奋力挣扎,那锁和扣都纹丝不动。
  巩长治冷笑道:“你也不用挣扎了,没有万斤之力,仅凭血肉之躯就想破开我的得意之作,岂不玩笑!”
  “高明,真是高明啊……”有人拍着手,鼓着掌走了出来,正是白胡子。
  白胡子笑道:“巩老弟擒住了陈弘道,真是大功一件啊。”
  巩长治十分得意,嘴上却谦逊道:“白幻领客气啦,没有您的帮忙,我哪能立下这等奇功?”

  日期:2017-02-10 23:30:00
  白胡子微微一笑,走上前来,看着我道:“陈弘道啊陈弘道,我好言相劝,你偏偏不听。本来是可以当座上客的,现在弄成了阶下囚,唉……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你说你这是何苦啊。”
  “呸!”我啐了一口,忽然蹬地而起,凌空一个端腹,双腿并拢朝白胡子踢出!
  白胡子慌忙要躲,却哪里来得及?
  我那双脚正中白胡子的胸口,白胡子“哇”的一声,喷着鲜血飞了出去,跌落尘埃时,白胡子已经红了。
  我自己也摔了一跤,滚落在地上,难以站起。
  那群老人大惊,都呼喊着,连忙朝白胡子拥了上去。
  巩长治也惊惧交加,瞥了我一眼,然后一瘸一拐的走向白胡子,道:“白幻领,你怎么样?”
  白胡子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众老人纷纷推搡他,他也毫无反应。
  我心中暗想:“这老货竟然如此脓包,被我一脚给踢死了?那也不亏!”
  巩长治分开人群,道:“让我来瞧瞧——”
  日期:2017-02-10 23:33:00
  他刚蹲下身子,伸出手来,白胡子突然动了,两眼睁开,双手疾出,一闪念见便扼住了巩长治的两只手。
  巩长治惊道:“你,你——”
  白胡子嘿然冷笑,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喝道:“你们都散开!”
  那群老人见白胡子没有死,个个欢喜,得了命令,纷纷散开。

  白胡子道:“巩老弟,你的手上拿的是什么东西?”
  我这才瞧见,巩长治的指间夹着一根亮闪闪的锥子。
  巩长治脸色阴晴不定,强笑道:“那是我施展机关术用的工具,常在手中。”
  白胡子道:“我看你是想杀了我吧。”
  巩长治道:“白幻领疑心太重了,我怎么会想杀了您?”
  白胡子道:“擒住陈弘道,这样一个大的功劳,你会愿意分给我吗?嘿嘿……你独吞了这个功劳,下一任宫主的位置,你岂不是志在必得了?杀我,理所当然。”
  巩长治面色一沉,道:“原来白幻领心中是这么想的!”
  白胡子道:“人老成精,你想阴我,还不到火候!你假装受伤,擒住了陈弘道,我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学你学的如何?”
  日期:2017-02-10 23:34:00
  巩长治不答话,双手外翻,奋力挣扎。
  白胡子眼中光芒一闪,脸色也沉了下来,身姿变换,双手拿势,巩长治忽然惊道:“你要干什么!?”
  白胡子狞笑道:“既然你喜欢扮老,那我就让你变老!”
  说话间,那巩长治的脸色竟然渐渐变得发黄发黑,完全暗淡了下去,眼窝开始陷落,嘴角、眼角都缓缓起了皱纹,头发渐渐花白,那白胡子却愈发的容光焕发。
  巩长治叫道:“白幻领,你放了我!从此以后,我唯你马首是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