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986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没见到张文定之前,李二牛一直想着只要见到了,自己就有救了。可是,真见了张文定之后,李二牛却发现,肚子想得再多的话,嘴里却是一个字都说出来了。
  这一刻,李二牛却是开始后悔了,甚至有些后怕了,自己这么干,相当于威胁张文定,张文定会不会心中生恨?
  如果张文定心中生恨了,那……会不会情况更糟?
  一念及此,李二牛心中更加郁闷了。

  张文定打量完了李二牛,见他不说话,便当先开口了:“李老板,什么事想不开,非跳楼不可?你想见我,我现在来了。”
  见到张文定主动说话,李二牛马上耷拉着脸,露出一些惶恐之色,一脸愧疚的对张文定说道:“张县长,实在是抱歉,给您惹麻烦了,对不起。我做出的事带来的影响,我自己负责,让您来这个地方,其实我也是无奈之举。您要打要罚,我都认了。”
  张文定一听李二牛这么说,心里就觉得,这货说是要自杀,看来只是装腔作势,其实一点都不想死呢。
  再想到刚才初一见面,这个李二牛说话也还算镇定,并没有情绪激动到真的要放弃生命的程度,张文定心中就更加不爽了。
  尼玛,这是耍我呢?李二牛你不要以为名字中带了个牛字,就真的牛到可以有事没事逗我玩!

  堂堂一县之长,被人这么耍,张文定心中的恨意,那真是要滔天了!
  不过,张文定现在的城府还是很深的,心中有恨,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现在这时候,先把李二牛哄过来再说。
  只要把李二牛从那个小平台上哄过来,那张文定自信,以自己的身手,一秒钟就可以控制住李二牛,然后等着丨警丨察上来就行了。
  到时候,有的是时间和机会,好好和这个李二牛玩一玩,让他知道什么叫调戏领导后果很严重。

  心中的主意有了,张文定甚至还很平和的一笑,看着李二牛说道:“什么打呀罚的,不要说那些。李老板,你要跟我谈,我现在来了。但跟我谈之前,我有两个小小要求。”
  只要能谈就行,李二牛连忙说:“您请讲。”
  张文定一脸平静地说道:“第一,我既然来了,就打算跟你好好谈一谈,如果你能信得过我,那么就请你先下来,上面地方小,你坐着也不舒服,我们可以做到我这个位置谈;第二,我我给下面打个电话,让他们先撤,下面聚集这么多人,影响不好。”
  李二牛有些犹豫,他现在能够把张文定喊过来,靠的就是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并且是不好的影响,如果下面那些人都撤走了,那他李二牛可就没有本钱了!
  但是,面对着张文定,他有心拒绝,但拒绝的话,却是怎么都说不出口。
  再说了,对方堂堂一县之长,跟自己说话竟然是商量的口气,如果自己却不知好歹,那后面的话,就根本没办法说了。
  自己的目的,只是通过跳楼以及县里的各种丑闻,把影响闹大,然后逼着张文定过来,好和自己谈事情,可现在张文定已经来了,那就只能谈了,如果还继续威逼的话,到时候估计张文定一发火,那就弄巧成拙了。
  在心里挣扎了几秒钟,李二牛终于还是对张文定说:“张县长,我早就听说过您的人品,我李二牛信得过您,你让他们撤吧,我这就下来。”
  说完,他不等张文定打电话,就自己慢慢从平台上走了回来,可能是因为在上面时间长了,刚下来腿脚有些不听使唤,踉踉跄跄的好几次差点摔倒。

  张文定见状,也没急着打电话,更没有马上上前去制住他。
  李二牛现在站立的位置,张文定有把握在他准备转身跳楼的时候,立即出手将他给拉回来——这点把握,身为高手的张文定还是有的。
  眼见张文定并未因为自己从平台上回来而有什么行动,李二牛还是有点小感动的,主动对张文定道:“张县长,可以给他们电话了,我不跳楼了。”
  “行,那你先缓缓。”张文定点点头,抬手就给钱海打了个电话,“人下来了,没事了。下边可以撤了,抓紧疏散,消除影响,留下两个消防队员,先不要上来,在楼下等着。”
  钱海没想到,张文定刚一来,事情就完美解决。
  他也没那空工夫感慨领导办事很厉害,赶紧招呼人把人群疏散了,这事儿能够解决就好了,他终于不用再担心了。
  围观的群众见楼顶上的人不见了,议论纷纷的也就各自忙各自的事情去了。钱海挑了几个人,当然不止两个,而且自己也没走,候在了楼下,等着张文定的指示。

  领导说留下两个人,如果自己真的只留下来两个,那就太懂事了。
  看着张文定挂断电话,李二牛再次说道:“张县长,对不起,我这也是被逼得没办法了才这样,但凡有一点办法,我也不敢惊动您。我也不敢求您原谅,只求您救救我们公司的员工!”
  这货很会说话嘛,居然还知道拿公司员工来说事!张文定心中冷笑,也没急着制住李二牛,只是定定地看着他,淡淡然道:“你说。”
  擦!你今天要是不能给我一个令我信服的理由,那你今天这事儿,老子跟你没完!
  张文定心中冷哼,决定给李二牛一个解释的机会——既然来了一趟,那就听听他怎么说。
  不教而诛,还是比较不符合张文定的行事风格的。

  李二牛眼见张文定愿意给他一个诉说的机会,暗自庆幸自己刚才主动承认错误的做法赌对了。
  不过,很显然,现在并不是过多感慨的好时候,得赶紧说事儿才是正经。
  长叹了一口气,李二牛就一边揉着自己的大腿,一边对张文定说道:“其实我也不想冒这个险,我实在是迈不过这一步了,当年我搞房地产挣了几个钱,就和一个朋友商量着搞一家公司,最后决定我占百分之六十的股份,公司由我来管理,他占百分之四十……前年,我们跟县里申请了一块地,把手续都办好了,当初预算的是需要投资三千万,但后来一进入建设阶段,我们才知道,原来三千万根本就不够,我把我自己的钱都拿了出来,又跟亲戚朋友借了不少钱,好歹才把办公楼盖了起来,可谁想,我那个朋友嫌投资多,到最后一分钱没出,不跟我合伙了!可我的钱都投进去了,我找他谈了很多次,好话坏话都说尽了,也不知道他哪根筋断了,宁可没了我这个朋友,也不想跟我合伙……你说,我也不能硬从人家腰包里往外拿钱吧?我俩当初是口头协议,也没签订什么合同,我只能吃哑巴亏,可企业还是要搞,办公楼和厂房都修到这个程度了,我全部的家产也一干二净了,后来我又借了点高利贷,好歹把厂房盖了起来,但还是远远不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