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04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一笑:“我看你是不想沾我的晦气,是想重新装修吧。”
  “你这人,总是把人往坏处想,总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冯俊飞新官上任,又从楚天齐这里学了好多东西,占尽了便宜,态度出奇的好,还开着玩笑:“我不跟你一般见识,谁让我素质高呢。”
  “我算是知道什么叫流氓会武术了,就是你这样的。”楚天齐点指着对方,然后话题一转,“你可是答应了我的要求,绝对不能食言。”
  冯俊飞“哈哈”一笑:“你放心,我这人虚怀若谷,坦坦荡荡,哪像你那么鼠肚鸡肠?我知道,老要是你的死党,方宇和郝玉芳也和你关系不清不楚。不就是不给他们穿小鞋吗?没问题。”然后又补充道,“再说了,我还指望他们好好给开发区出力呢。”
  楚天齐没有计较对方用词,也没有那心情。其实,冯俊飞是什么人,他心里清楚的很,并不相信对方的保证。但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他现在能做的,也就是尽一份心意了。

  不过,楚天齐也知道,近几个月内,冯俊飞应该不会收拾他们。因为冯俊飞刚到开发区,根基不稳,如果大打出手的话,就会授人以柄。而且打击异己,也会引起人心慌乱,不利于冯俊飞执政。还有一点,那就是冯俊飞可能还会用到自己,不会自绝后路。
  今天能够倾囊相授开发区施政方略,既是楚天齐对开发区的依恋,不忍这个为之倾注心血的项目夭折。也是籍此提出那个小要求,也尽自己的一份心意,对那些人有一个交待,心理求得一丝安慰。更重要的是,他从冯俊飞发言中,又看到了开发区升级保留的希望,这也是楚天齐为之奋斗和向往的愿望。把自己的想法交付对方实施,权当是自己在开发区主政生命的延续。
  下午两点多的时候,两人几乎是前后脚走出屋子,前后脚下楼,然后分别乘车而去。
  人们不知道两人在屋子里谈什么,只知道新主任进去了三个多小时,老主任也一直在里面待着。保洁人员从主任室出来后,人们看到簸箕里有几十人烟头,还发现纸蒌里有四个空着的方便面筒。
  楚天齐从办公室出来后,就去了县政府,去见常务副县长徐敏霞。那是冯俊飞刚离开办公室后,楚天齐就接到了郝玉芳电话,说是徐县长让他去一下。

  到县政府的时候,楚天齐直接去了徐敏霞办公室,徐敏霞正在等着他。
  见楚天齐进来,徐敏霞站起身,走上前去,同对方握手,并请对方在沙发就座。然后,就张罗着给楚天齐端茶倒水。
  楚天齐没有客气,也没有谦让,直接坐到了沙发上。
  可能楚天齐自己也没注意到,自从被免职后,他的棱角一下子不见了。不知是没有职务在身,让他失去了锋芒,还是他的心态更趋于了成熟。反正他说话处事少了咄咄逼人,变得更加平和,这从他与冯俊飞的相处中就可看出。当然,冯俊飞也难得的表现出了风度。
  同时,短短几天,楚天齐的一些官场礼节,也忽视了好多。可能是他准确定位了自己现在的身份,也可能是对那些尊卑等级的一种厌恶,也可能是对自己身无寸职的一种逃避。至于另外那个职务,只是依附在开发区主任这个职务上的附属品,“皮之不存,毛将附焉”。他明白,这个附属品也要被马上去掉了。
  徐敏霞把一杯水放到楚天齐面前茶几上。楚天齐说了声“谢谢”。
  “小楚,怎么样?”说着,徐敏霞坐回了办公桌后面椅子上。
  楚天齐回答了三个字:“就那样。”

  一问一答,尽显此时两人的心情。
  徐敏霞问的很笼统,不过两人都明白是什么。她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心存一点惭愧,惭愧于自己的默不作声,惭愧于自己连象征性的支持也没有。但这个话题又实在不便于绕过,才有此模糊一问。
  楚天齐的回答,也很笼统。但却透出不满,不满于对方的冷寞,不满于对方的现实。同时,也有一丝玩世不恭的成分,很是无所谓的样子。
  徐敏霞稍微一楞,笑了笑:“小楚,人的一生要经历好多事情,既有升官发财的志得意满,也有官场失意的落寞孤寂。当我们回头去看的时候,却发现我们从中学到了好多东西,过往的苦难反而成了我们受用无穷的财富。有时我们总会设计很多理想的东西,总是对未来有着美好的期待。但生活不是电视剧,生活是真真实实的柴米油盐,是要品味其中的酸甜苦辣。同样,工作也不是荧屏上的轻喜剧,而是现实中的勾心斗角、利益交换。

  利益交换这个词语,其实本是个中性词,无所谓褒贬,但往往被人们视做贬义。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在进行着交换,和集体交换,和个体交换,和亲人交换,和朋友交换。只不过有些交换已经变成了习惯,已经约定俗成,在人们的意识中已经意识不到交换了。就比如父母养育子女,大多数父母都是一种奉献的心态,平常挂在嘴边的也常是‘我不图回报’。其实严格来说,这也是利益交换,养儿防老嘛!即使不为了防老,也是想在子女身上实现自己的理想,或是寄托自己的情感。

  利益交换无处不在,只不过有时很明显,也很功利,有时却变成了潜移默化,变成了顺理成章。同样利益交换也有主动的,还有被动的,有自愿的,也有无奈接受的。可能你不认同我的观点,但我要说,每个人都不可避免的要进行利益交换,都有着无奈。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往往人们只能择优选之。你理解吗?”
  楚天齐点点头:“理解。”
  能理解对方的做法,但楚天齐并不完全认同对方的观点。他知道,郑义平去**市学习期间,县政府的担子都压到了徐敏霞身上,确实份量不清。她当前最主要的任务,就是保证县政府的平稳有序运行,这是徐敏霞的根本。只要这个根本做好了,其它就都是枝头末节,都可以忽略不计。而且,郑义平学习归来后,很可能会换一个位置。
  那么徐敏霞临时主持工作期间的成绩,就成了她能否上*位的一个相当重要的因素。而她要想把临时主持工作做好,除了自己的努力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那就是必须要有县委书记柯兴旺的支持。同时,在确定县长人选的时候,在任县委书记也是要拿意见的。县委书记的意见未必能助其坐上县长宝座,但如果县委书记执意阻挠的话,进位县长的事基本要悬。所以,徐敏霞现在不能违逆柯兴旺的指令,最起码不能唱反调。

  徐敏霞看出了对方的内心活动,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说到了另一件事:“小楚,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日期:2017-02-11 08:0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