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04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多人把目光投在她的身上,面露渴望和欣喜之色。渴望看到她凹凸有致的正面上半身,看到她翘挺滚*圆的臀*部,再在脑海中想象着衣服里的无限风光。
  任芳芳站定后,尽量做出一副端庄的样子,先是向台上领导深深鞠了一躬,又向台下鞠躬示意。然后面带微笑,开始发言:“尊敬的温部长,尊敬的张副部长,开发区各位同事,大家好!首先我要感谢组织的信任,感谢组织赋予我神圣的职责和义务。我一定不辜负这份信任,用我的实际行动来回报组织的信任,感谢领导的厚爱。是组织让我展现了生命活力,是领导让我焕发了职业青春……”
  乍听任芳芳发言,感觉很富激情,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从众人的目光和神情中,任芳芳看到了渴望和欣赏,不仅心生征服的快*感,发言也变的更加流畅:“能成为班子成员中的一员,我深感万分荣幸,请各位哥哥姐姐多加关照,小妹一定没齿不忘。做为开发区新晋领导,也请各位同事,能够多多支持和配合。支持我的工作,即是支持领导工作,即是支持开发区建设……”

  人们发现,任芳芳的发言已经走板了,满是江湖口气,还带着一丝风尘味道。另外,她给自己的定位也过高,把自己定为凌驾于班子成员之上的超然存在,就仿佛她是组织派来降福苍生似的。好多人开始面露厌恶之色,几位班子成员脸上隐隐有了黑线,王文祥更是心中暗骂“狗肉上不了席”。
  任芳芳发言后,轮到王文祥表态,他既是代表自己这个临时住持,也是代表班子成员。他的发言中规中矩,既没有出彩之处,也没有可诟病的地方。用“双手赞成”、“坚决支持”、“全力配合”等词语,串起了整个发言。
  温同方做为县委领导,做了最后指示讲话。他的讲话大约十分钟,既从宏观讲了班子调整需要,又从微观强调了班子团结。既提了要求,也寄予了希望和鼓励。整个讲话不失水准,展现了县委领导应有的水平。
  会议在冯俊飞的表态总结中结束,此时他已经是代表整个开发区,已经是会议主持者的身份。
  会议结束后,楚天齐回到了办公室。
  屋子里的一切,既熟悉也陌生,他很是不舍。不舍曾经工作生活的场所,也不舍那已经坐习惯的椅子。短短十个月,太短了,短的几乎没有心理准备,短的来不及充分展现手脚。他不禁感叹世事无常,再次想起了那个“出师未捷身先死”的句子。
  “笃笃”,敲门声响起。
  楚天齐收回思绪,看向门口方向。
  此时,屋门已经推开,一个人站在了门口位置。
  楚天齐冲着来人,说道:“我马上搬出去,东西已经收拾好了。”
  来人是开发区新晋主任冯俊飞,他微笑着走了进来,站到楚天齐面前:“不着急。我不是来占这个屋子,而是来和你聊聊,看看老同学。”
  这话说的没有毛病,但听在楚天齐耳朵里,却怎么也不是个滋味。
  既然对方要聊聊,自己也不能太小气了。楚天齐便问道:“聊什么?”
  “聊开发区,我想向你请教一些问题。”说着,冯俊飞用手一指沙发,“坐下说,如何?”

  楚天齐点点头,坐到了沙发上,他已经找到了自己的身份,自己只是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的客人,而主人已经坐到了面前。
  冯俊飞转头看着对方:“天齐,我到开发区来,没有一点心理准备,是昨天晚上才知道的消息。当我听到这个消息后,兴奋的不得了。兴奋的是由乡下回到城里,由真正的二把手,变成了名义上的二把手,但却是事实上的一把手。更兴奋的是,在几个月后,可能就会挤身副处行列。兴奋之余,更多的是惶恐,这不是虚妄之言,而是我的心里话。
  其实,在你身兼双料主任的时候,我就梦想着有朝一日好事能降到我头上。今年开发区发展风声水起,眼看就是副处级别,而你也将成副处领导,我就更是眼热。现在,开发区要交由我管理,我才看到了背后的凶险,才知道那最后一步不好迈。我心里没底,不知道怎么去迈,不知道能不能迈过去。这就好比打牌,手里拿着俩王四个二,还有几副炮弹,却不知道怎么出了。正是因为离目标很近,正是因为心中那份强烈渴盼,反而不敢出手了,生怕把一副好牌打成臭牌。”

  楚天齐冷静的说:“你想要表达什么?”
  “开发区是你打拼出来的,是你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整个过程你了如指掌,对于下步计划肯定也胸有成足。请你教我,要怎么迈出下一步?”说到这里,冯俊飞停了下来。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就凭咱俩关系?好像还没到那份上吧?”楚天齐反问,“再说了,我会把那些方案留给你的。”
  冯俊飞摇摇头:“我不是为我自己,而是为了开发区的发展。至于方案嘛,那是死的,而你才是能让方案活起来的人。”他停了一下,又说,“开发区能够升级保留,不也是你一直为之奋斗的目标吗?在你心里,现在的开发区就好比你的孩子,你希望他能健康茁壮成长。我相信,为了你的孩子,你会教我的。”
  “冯俊飞,你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厉害了?见面会上先是来了个精彩亮相,现在又把绳套系到了我的脖子上。”楚天齐点指着对方,“明知道你是在利用我,可我却不能拒绝,因为你击中了我的软肋。不过,我有个条件。”

  楚天齐还是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冯俊飞,告诉如何走好开发区下一步,如何应对评定验收。并就方案中的一些关键节点做了解读,对一些重要事项进行了强调,还把几套应急方案教了对方。
  冯俊飞听的很仔细,还在提前准备好的笔记本上做了记录,并用不种颜色的笔做了记号。对于一些认为重要的问题,包括一些不解的问题,他又做了询问,并把对方的答复重新标注在本子上。
  “老同学,你这脑子就是厉害,不佩服不行。”冯俊飞直起腰,伸出了大拇指。
  “讽刺人有意思吗?我这叫被人卖了,还在帮人数钱。”说到这里,楚天齐老话重提,“我马上搬出去,你给我找个放东西的地方就行。”
  冯俊飞摆摆手:“不着急。你就一直用下去,等你哪天高升到新岗位,再搬出去不迟。”
  楚天齐苦笑了一下:“我脸皮还没那么厚,也不想寄人篱下。”
  “我现在也用不到这间屋子,暂时这几天还得两边跑。乡里那摊还没人接手,书记又学习不在,我也得盯着。”冯俊飞说道,“再说了,办公楼让你租出了两层,现在也没合适房间给你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