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975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了,稍微的做几个调整,第一,我上午可能要和杨市长一起到棚户区和北江大桥工地转转,第二,晚上那个应酬我不能参加的,我要到军区去。”
  “知道了,我会拿掉这个应酬。”连小刘都很奇怪的,昨天华子建到军区去了一下午,今天下午还要去啊,而且还是一个人去,昨天连自己都没带去,今天自己问小周,小周说他也是把书记送到军区的大院里,就返回市委了。

  华子建就不再说话,又拿起了几份报子看了起来,看的很认真,也看的很仔细,这都是华子建多年养成的习惯,报纸是世界上最好获得信息的办法之一。它可以帮助人们了解最新的新闻,知识和观念。使这个世界变得近在咫尺。读报可以帮人们拓宽思维,开阔眼界。
  对华子建来说,看报纸还有另一层的含义,那就是报子是华子建感受,理解国家政策风向的一种手段,作为一个合格,资深的官员,不看报,看不懂报子,那是很危险的一种情况了。
  华子建看到第三份报子的时候,杨喻义就踏进了华子建的办公室,杨喻义在这一夜之间一下的苍老了许多,他的眼球有了几缕血丝,明显是没有休息好,但他的步伐却变得稳定了,没有了昨天那慌乱和漂浮的颤抖,是他已经想到了什么让自己转危为安的办法了呢?还是他在故作镇定?现在很难说,毕竟杨喻义也不是一个那么容易就能让人击败的人。
  “杨市长你早啊。”
  “华书记好,怎么一大早就开始忙了。”杨喻义的嗓音也是稳定的。
  “呵呵,昨天没开完会就走了,今天想实地到棚户区和北江大桥工地看看,你没什么其他重要安排吧?”
  杨喻义就挑动了一下眉毛,他很难理解,为什么这个时候华子建要和自己去检查工作,过去可不是这样的,那个时候彼此都会刻意的回避和对方同行,这华子建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呢?
  “就算有重要的安排,但也没有陪书记你检查工作重要啊,呵呵,那什么时候走?”杨喻义还是答应了。
  “稍等一下吧,让小刘给下面通知一下,你也喝点水,免得一会渴的难受。”
  杨喻义就端起了面前的茶水,喝了几口,随口问了一句:“对了,华书记,昨天你没有参加会议,我先把会议情况给你汇报一下吧?”
  华子建连连摆手,说:“不用,不用,大概情况我也知道,不用汇报了,昨天我还在市委和秋书记谈论了这个新城的很多问题,秋紫云也听支持的。”

  “奥,秋书记是你的老领导了,肯定会支持,你们昨天谈的时间不短吧?”
  “不短啊,从政府出去,一直在省委啊,后来秋书记还请我吃了晚饭,还说到你了,让我多向你学习,让我不要骄傲,呵呵呵。”
  “呵呵,秋书记真是让我羞愧难当了,我哪有什么值得书记你学习的地方啊。”杨喻义心中冷笑一声,你华子建真是脸厚啊,撒谎撒的如此流畅,还秋书记请你吃饭晚饭,啊呸,昨天直到晚上8点多,,你才从军区回的家,还是军区的车送的你,你给我摆**阵啊。
  昨天杨喻义也是担忧了一个晚上,但到今天早上他获得了昨天的所有情况后,他预感到华子建并没有撬开徐海贵的嘴,看来徐海贵还要顶一下的,所有犯罪的人都会有一个负隅顽抗的心理,徐海贵是不会轻易承认自己的犯罪事实,因为他手上是有人命的。

  但这不是说徐海贵就不会把自己供出来,在他实在摆脱不掉北江大桥的火灾犯罪之后,他绝对会把自己供出来的,但只要那件事情没有做实,他可能还要顽抗几天,这就好,有了他这几天的挽狂,或许自己又能逢凶化吉了。
  时间对自己是很有用处了,杨喻义就打算抽时间找找苏良世省长,或许他可以动用省公丨安丨厅从军区手里接过这个案子,要是这样的话,自己就有办法让徐海贵闭上嘴。
  这样想着,杨喻义也就镇定了一些,但他必须要查实华子建是不是还没有撬开徐海贵的嘴,自己的一切想法,现在都只是基于这个推断,要是这个推断出现了偏差,后悔就来不及了。
  华子建和杨喻义形态各异的喝着茶,过了一会,小刘过来说:“已经给下面都通知好了,他们有领导在,书记和市长看看什么时间过去?”
  华子建太晚习惯性的看看手表,说:“那就现在走吧杨市长?”
  杨喻义嘴里答应着,也站了起来。

  两人下楼,分坐上各自的小车,一路往省钢原址那一片准备改造成为新城的厂区而去。
  这一个早上,几乎全部时间都耗费在了这个新城的检查中,王稼祥陪同一起,做了大量的介绍,这还不算,当检查完工之后,华子建一改过去的习惯,让王稼祥准备了一桌酒菜,大家喝了个昏天黑地的,按说干部中午一般都不怎么喝酒,但今天不知道华子建发的什么屁眼风,不仅喝,还喝的很豪爽。
  杨喻义心中有事,想要到省政府去见见苏良世的,但几次找借口想溜,都被华子建强行的留住了,华子建说,我们两人难的一起出来,今天要好好给全市的干部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
  杨喻义苦笑着说:“我们不需要这样吧?”
  “需要啊,你不知道,最近在北江市流传了很多谣言,说我们两人矛盾很大,喻义同志啊,这样的形象对我们两人都不好,我们今天就要在一起让他们看看,北江市的干部队伍是团结的,也是和谐的,对不对?”
  杨喻义有点头大,摊上这样一个无耻的书记,自己真不知道说点什么好了,看着华子建又端起了一杯酒,杨喻义只好也陪着喝了。
  一会华子建又说:“稼祥啊,我发觉你到北江市来了之后,怎么变得有点迟钝了,杨市长是你的主官,你们新城筹备组的人都不和杨市长好好喝上几杯吗?”
  王稼祥赶忙笑着说:“哪能啊,不是看你和杨市长在碰吗?你们喝完,我们自然是要敬市长的,你们说对不对啊?”
  那新城筹备组的好几个人都连连的点头,说:“肯定的,肯定的。”

  说完,就有人过来了,开始用各种表情,各种语言,各种软硬相间的方法给杨喻义敬酒了,都是在外面混的人,杨喻义根本不能一概的拒绝对方,他只好喝,也好在杨喻义的酒量不错,再加上还有市长的威仪在,一时倒也不至于喝倒。
  但杨喻义对华子建今天的反常行为一直都在心中琢磨着,对华子建这个人日常的行为表现,杨喻义还是多少听到了一些,今天太奇怪,太蹊跷,这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企图。
  杨喻义并不是一个脑袋愚笨,思维迟钝的人,在一阵的暗自思量之后,杨喻义突然的茅塞顿开了,他明白了华子建今天反常的原因,也明白了华子建现在的困境,是的,杨喻义彻底看懂了。
  杨喻义想,华子建今天不过是在用这种方式拖着自己,他也有点担心自己会觉察到他已经抓到徐海贵的事情,所以他要拖住自己,让自己没有机会去接收其他的消息,就算接到了消息,也要让自己没有时间和机会去做下一步的安排,好狡猾的华子建啊,他给自己搞了一个人盯人战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