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96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苏少商点点头:“钱,房子,车子……你都可以提,只要不是太过分。你最好想好了再提。”
  “过分?”陆羽按了按眉心,“那苏先生觉得什么要求是过分的?”
  “你自己心里清楚。”苏少商冷声道。
  “问题是我不清楚。”
  “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苏少商怒声道。
  “逆子,怎么说话的,陆羽刚刚救了我的命。”苏老太爷喝道。
  “这……父亲教训的是。”苏少商低下头。
  “苏先生,我不怎么喝酒的。”陆羽唇角上翘,“至于要求……我是很缺钱,但也不至于穷到吃不起饭。我的要求就是——没有要求。我救老太爷是医者本分,再说老太爷对我很尊重,我已经把他老人家看作我的长辈。并没有挟恩图报的想法。”
  陆羽说完,不再理会错愕的苏少商等人,找来纸笔,开始写药方。

  接着递给老太爷,叮嘱道:“老爷子,你心脏是老毛病了,金针渡穴的法门,治标不治本。您以后就按照这个药方服药吧,症状应该是能够缓解的,只要不再动怒,三五年内,不会出什么大问题,至于再往后,那就是天命。”
  老太爷仔细接过,微笑着点点头。
  到了他这种年纪,早就知晓天命了,自己身体状况自己清楚,别说三五年,多活三五个月都是赚得,哪有不满足的。
  倒是苏少商,脸色微微一变。

  老爷子若是再多活三五年,那……他什么时候才能上位?
  “陆羽,你真什么都不要?”苏少商疑惑道。
  “当然。”陆羽笑了笑,有意无意看着陈琅琊,“苏先生,人可以选择卑鄙也可以选择高尚,别人的卑鄙并不影响我的高尚。我这人信天数。人在做,天在看,缺德事儿做多了,早晚会有鬼敲门的那天,您觉着呢?”
  “这……”
  苏少商竟是有些不知如何回答。
  不知怎的,看着陆羽干净到不含一丝杂质的眼瞳,他竟是有些无来由的心烦意乱。
  他看错了。
  这个年轻人,走得不是跟他们这些人一条路。
  不是霸道不是诡道不是厚****,而是堂堂正正、春风化雨的王道。
  这样的人物,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又岂是池中之物?
  可惜。
  终究是根基浅薄了一些。
  要不然,让这样的年轻人做他的女婿,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苏少商虽然是个走厚****的伪君子,但他看人眼光还是不错的,不会带着任何主观成见。
  若是时间推移到三十年后,陆羽和陈琅琊的成就谁高谁低,那还真说不好。
  陆羽没有陈琅琊的底蕴和资源,但他有的王者气度,是走霸道的陈琅琊绝不会有的。
  霸道能杀死一个人。

  而王道,能把你的敌人变成和你肝胆相照的朋友。
  问题是,苏少商等不了三十年。
  他在苏家的根基可没有想象的那么稳。
  他只有一个女儿,没有儿子。

  若是女婿不能给他强力的支持,他没有信心将苏家最值钱的产业拽在手里。
  他是一个有野望的人。
  在苏倾城择婿这件事情上,他不会妥协。
  不是陆羽不如陈琅琊,而是陈琅琊背后站在一个国士无双的陈青帝,而陆羽没有。
  草根逆袭?
  优秀的凤凰男多了去,又有几个真能将先天占据天大优势和资源的二代们斩于马下?
  一个高考状元或许能白手起家在三十岁之前赚到一百万,但思聪们表示老子喝一顿酒大概就能花这么多。
  现实就是这么骨感和残酷。
  陈琅琊脸色也变得极为难看。
  其实他的选择并没有错,当时那个局面,他做出的选择是最优化最有利于自己的,他又怎能想到陆羽也会金针渡穴?

  一手好牌握在手里,他给打废了。
  不是他无能。
  而是他低估了自己的对手。
  这头看起来没什么獠牙,但狠起来连东北虎都敢咬的长白山野狼。
  陆羽出了老太爷的房间,在走廊边靠墙站着,点了一支烟。
  里面充满了肮脏和龌蹉的空气,让他隐隐有些反胃。
  不过他正在强迫自己去适应。
  他不是一点私心也没有的圣贤,更不是眼里丝毫容不得沙子的理想主义者。
  但他觉着他跟苏少商和陈琅琊等人,还是不一样的。
  他现在有了野心,为了实现他的野心,以后肯定要与肮脏和黑暗为舞,但他不会忘记自己的初心。
  男人要上位没有错。
  但要有底线。
  道德和星光什么的太扯淡。

  但可以脏了自己的手,却不能脏了自己的心。
  苏倾城走了出来,怔怔看着陆羽。
  “老婆,看着我干嘛?”陆羽笑道。
  “看你怎么了,谁叫你又长帅了!”苏倾城浅笑道。
  “这个可以有,老婆,我允许你对我犯花痴,但咱可说好了,以后你只许对你男人我一个人犯花痴,要不然我打你的屁股。”陆羽正色道。
  “臭不要脸。”苏倾城白了他一眼。
  陆羽微笑着不说话。
  “心里憋屈么?”苏倾城问。
  陆羽掸了掸烟灰。

  他知道苏倾城说的是什么。
  方才她的亲人们,对他可是丝毫不留情面的百般奚落,而他翻盘之后,却并没有多说什么,既没有落井下石也没有反过来奚落回去。
  他只是默默承受,云淡风轻背后,肯定会委屈和憋闷。
  他虽然不说,也没有表现出来,但苏倾城知道,她心疼。

  陆羽不清不淡吐了个烟圈,正色道:“老婆,为你受的委屈那都不叫委屈,别把你男人想的那么脆弱,我跟那些人不在一个层次。虽然我现在还算是一无所有一穷二白,但你放心,我陆羽会慢慢去证明,你选我会是你这辈子做得最明智的选择。我不会给任何人嘲笑和奚落你的机会。今天有多少人觉得你眼瞎看上了我,以后就会有多少人嫉妒你有一个像我这样的男人,我说到做到。”
  “肉麻。”苏倾城抱了他一下,将头枕在他肩上,“不过……我爱听。”
  “爱这种东西,不是用来听得,而是用来做的。”
  陆羽邪邪一笑,咬上了她的耳垂。
  酥酥麻麻,很痒。

  苏倾城彻底羞红了脸。
  走廊传来了脚步声,苏倾城连忙将陆羽推开,整理着凌乱的鬓发。
  是苏玲珑和陈琅琊。
  两人并排过来,脸色都极为难看。
  “姓陆的,我要跟你聊聊。”陈琅琊正色道。
  “你说。”陆羽笑了笑。
  “你是怎么做到的?”陈琅琊问。
  “你是问金针渡穴?”
  陈琅琊点点头。
  “因为——”陆羽盯着陈琅琊,正色道:“老子是你师叔。”

  “这……”陈琅琊脸色一变,“你……你就是……”
  “不错,你叔叔就是我师兄。”陆羽点点头。
  并没有隐藏自己身份的想法。
  事实上以陈琅琊背后家族、尤其是陈青帝的能量,这事儿他藏也藏不住。
  时间推到两个月前,陈道藏弥留之际。

  陆羽在接过那四份婚书后,接着问道:“大师兄那么厉害,我就是一比废物好不了多少的废物,你就这么把我推出去,我拿什么跟大师兄玩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