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95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笑有些人的卑鄙,笑有些人的伪善,笑有些人的脑残。”
  陆羽按了按眉心,看着陈琅琊:“你很卑鄙。”
  他抬眼看着苏家的长辈们,“你们很伪善,不孝的罪名,多大的帽子,问题是倾城嫁给谁,跟老太爷的病,分明就是两码事,本就不该混为一谈。”
  他最后看着苏玲珑:“玲珑小姐,这里面唯一没有歪心思的大概就是你。我看得出来,你对倾城的关心是真的。”
  “不过你别以为我是在夸你,事实上这些人里面你最可恨。他们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而你是真的糊涂,你以为你是在帮你妹妹?你是在以关心为名害她一辈子的幸福!”
  气氛顿时一僵。

  有压抑的喘息声。
  陆羽这一席话,可把所有人都得罪了。
  暴雨雨前最后的宁静。
  陈琅琊冷笑着不说话。
  这种局面,任凭陆羽巧舌如簧也不可能扭转局面。

  毕竟老太爷还昏迷着,命悬一线。
  若拖下去,老太爷真没救了,那他陆羽这辈子都别想得到苏家人的认可。
  而现在这些人里面,除了他,谁能治?
  金针渡穴的法门,在杏林中早就失传,只有他叔叔陈青帝原本所在的师门天机门还有传承。
  现在天机门应该就只剩下陈青帝一人,又将这个法门传给了他。
  除了他,还有谁会?
  正是如此,陈琅琊有恃无恐。

  苏家其他长辈们,以苏少商为首,看着陆羽眼里全是怒火。
  便是夏晚秋,脸色也有些难看。
  这个小家伙,怎么这么不理智?
  这么说话,解气是解气,那不是把倾城往绝路上逼么?
  苏玲珑就完全被点燃了,破口大骂:“姓陆的,你他妈少站着说话不腰疼,现在命悬一线的是我跟倾城的爷爷!是倾城最亲的人之一。”
  “我知道。”
  陆羽淡然一笑,“别说老太爷是倾城的爷爷,还很欣赏我,即便是个陌生人,我看到这种情况,也不会置之不理。”
  他跨步上前,到了老太爷身边,伸手开始给老太爷切脉。
  “姓陆的,你想干什么?”
  “保镖呐,把这家伙赶出去!”
  “陆羽,你好大的胆子,谁叫你碰我爷爷的!”苏玲珑大叫。
  “蠢女人,你妈有没有教你医生在救人的时候,你要闭嘴?”陆羽冷眼道。
  “医生……救人?”苏玲珑有些懵懂。
  “姓陆的,你是医生?”
  “笑话,就你这怂样,也能是医生?”

  “哪怕你会点赤脚医生的把式又怎么样,老太爷这可是心肌梗死,你能救回来?”
  众人又开始七嘴八舌,就差撸着袖子来赶人。
  陆羽皱着眉头,看着苏少商:“苏先生,老太爷这病,我能治。”
  陈琅琊冷冷一笑,就如看着一个笑话。
  陆羽能治?
  他宁愿相信太阳从西边出来。

  “大哥,这小子一看就是在胡说八道……”
  “是啊,大哥,怎么能让他给老太爷治,万一……”
  苏少商却是摆摆手,淡声道:“陆羽,你自己说出去的话,你可要负责任。”
  “当然。”陆羽点点头。
  “行,那你治,在你治疗的时候,我保证没人会来打扰你。”苏少商冷眼环视一周,顿时无人再说话。
  苏少商当然不会突然变成跟陆羽同一战线。

  老太爷就这么死了,那他苏少商就是大不孝的罪名。
  但若是陆羽治疗过后再死,那老太爷就不是被他气死的,而是被这不自量力的年轻人治死的。
  相比较老太爷被陈琅琊救回来,这对于苏少商来说,才是最好结局。
  财富和权势,能腐蚀一个人的内心,这不是什么稀罕事。
  苏家这么大的家业,老太爷一死,苏少商就是掌舵人,他有这么阴狠的心思,不奇怪。
  苏少商什么心思,陆羽心知肚明。
  也正是如此,他才会开口那么跟苏少商讲。
  他不蠢。
  在切脉之后,他有信心将苏老太爷救回来。
  “陆羽……”苏倾城咬着嘴唇。
  “相信我。”陆羽淡然一笑,吐出一口浊气,眼眸间已经是一片空明。
  手臂一震。

  噗地一声,准确地扎进了苏老太爷胸口天都穴。
  第二针,紫宫穴,第三针,璇玑穴……第六针,中庭穴。
  他下手极快,认穴打穴也是奇准无比。
  第七针。
  陆羽深呼吸,准确地扎进了胸口膻中穴。
  老太爷原本死气沉沉一动不动的身体,突然痉挛了一下。
  之后再无声息。

  刘医生连忙上前,探了探鼻息。
  脸色一变,惊呼道:“老太爷……没……没气儿了!”
  轰——
  人群炸开。
  悲愤的有,怒骂的有,哭哭啼啼的有,要撸着袖子来要陆羽命的人也有。
  众生相。

  都是影帝级别。
  唯有苏玲珑和苏倾城姐妹,脸色变得极为难看,眼泪都忍不住滑落。
  “陆羽,你把老太爷治死了,你应该没有医生执照吧,等着坐牢吧。”苏少商冷声道。
  陆羽只淡笑不语。
  “太无法无天吧,报警吧,这小子还笑得出来,他说不定是故意害死老太爷的!”
  “对,立马报警!”
  陆羽仍淡笑不语。
  他的云淡风轻,在旁人眼里,自然就成了丧心病狂。
  “姓陆的,你完了。老太爷若是由我来治,起码有八成把握救回来,你非要抢着来,有多大脚穿多大鞋的道理你都不明白?”
  陈琅琊冷冷一笑,“金针渡穴的法门,我不知道你在哪里学的,却只学了个皮毛,手法倒是不错,但此穴的顺序全是错的,就说这最后一针,怎么能往膻中穴扎?读过两本医书的赤脚医生都知道膻中穴是人的死穴,你这是在杀人!”

  有人招呼着保镖要把陆羽先拿下,也有人张罗着报警。
  陆羽仍是在微笑。
  好整以暇地看着这群人。
  他在默默读秒。
  “三、二、一……”
  他突然打了个响指。
  “吁——”
  原本一点声息也没有的老太爷突然长吐出一口气,直接就坐了起来,脖子左转右转。

  “我……怎么在这里?”
  老太爷好一会儿眸子才恢复清明。
  满室寂静。
  鸦雀无声,只有彼此轻微的喘息声。
  陆羽唇角微翘,环视一周,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鸿鹄不与燕雀争鸣。
  不是不争,而是不屑。
  在场的人,却全都低下头,面红耳赤。
  此时无声胜有声。
  陆羽那清淡的眼神,温润的笑意,全都化作了耳光,一下下打在他们身上。
  他们起先嘲笑陆羽多有劲儿,此刻就脸上就有多疼。
  “爷爷,你吓死我了。”苏倾城扑到了老太爷怀中。
  老太爷好一会儿才搞清楚情况,原来自己是急性心肌梗死昏迷了过去,而陆羽救了他。
  苏少商脸色阴晴不定,但很快就恢复如常,说道:“陆羽,谢谢你救了老太爷,你有什么要求,尽快提就是。”
  作为苏家的长房长子,这个姿态,他必须得做出来。
  苏家是名门,背地里再怎么蝇营狗苟,名门世家的气度,也要维持,不能丢掉。

  “要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