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91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看过灌篮高手,知道什么叫不到最后一刻,永远不要绝望。
  机会,往往会出现在濒临绝处的那一刻。
  陈琅琊第三砸又瞬间而至。
  蛮不讲理。

  拳头本来就不需要讲理,谁的拳头大谁就有道理。
  这就是霸道。
  秦始皇的道,西楚霸王的道。
  陆羽没有再躲,也没有再防御。

  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挡住这一力道又大了几分的第三拳。
  他身体完全放松了下来。
  微微侧身,他抓住了陈琅琊的拳头。
  强大的力量传来,他整个上半身都麻了,被带得飞了起来。
  陈琅琊的力量,比段天狼还强不少!
  他没有紧张。

  感受着这股力量。
  脚步跟着移动,划了一个圆,带起一片树叶。
  他强任他强,清风过大岗。
  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一拖。
  一带。
  一送。
  武有八极定乾坤。

  文有太极安天下。
  要对付天下无双刚猛八极拳,最好就用以柔克刚的太极拳。
  陈琅琊纹风不动,陆羽再次飞了出来。
  陈琅琊是真正的暗劲巅峰武者,体内的先天内劲离圆融运转就差一步,单说量就是陆羽的十倍不止,拼力量,陆羽拼得过才有鬼。
  “垃圾,你死定了!”

  陈琅琊邪邪一笑,就要乘胜追击。
  “我也是这么想的。”陆羽突然笑了笑。
  春风化雨,杀人无形。
  就在此时,刷地一声。
  刀光闪。
  “百子切”辉映在黄昏的光线中,化作最凄美的雪。
  陈琅琊自始至终都平静如水的眼瞳,终于出现了恐惧。
  这是——藏刀术。

  “古有刀客,刀刃藏于袖管之中,不出则矣,出则见血,是为藏刀术。”
  陈琅琊在退,飞退。
  他退的极为狼狈,步子踉跄,似一头被世界上最为耐心的猎人逼到山穷水尽的幼年虎,褪尽了山林之王的霸道和雍容,剩下的,只是对于死亡的畏惧、狼狈和仓皇。
  刷——
  刀锋随着陆羽手臂挥动,划过一道绚烂弧形,风声猎猎。
  两人交错而过。
  说来很长,其实都在旦夕之间。
  苏倾城这才反应过来,脸色惨白,叫道:“陆羽!”
  陆羽吐出一口血沫,从地上爬了起来,咧嘴一笑,露出两排白牙:“老婆,别担心,你男人我哪有那么弱鸡。”
  他笑吟吟地看着陈琅琊。
  陈琅琊目光冰冷,捂着自己的肚子。
  噗嗤。
  有鲜血从他指缝间喷射出来。
  量不算太大。
  刚才险死还生,他才堪堪避过陆羽大半部分的刀锋,肚子还是被划了一道约莫半公分深的伤口,若是他反应稍微慢那么半拍,现在流出来的只怕就不是鲜血,而是肠子。
  陈琅琊脸色发白,闷哼了一声:“卑鄙。”

  “承让。”陆羽淡然一笑。
  这一下,算是势均力敌。
  陈琅琊实力远在他之上,能拼一个平手,那对陆羽来说就算是胜。
  “很好,你居然敢在我面前玩儿刀,真的很好。”
  陈琅琊声音冷若冰雪。
  肯定不服气。
  被一个实力远不如自己的人逼平,谁都不会服气。
  陆羽笑道:“确实很好,小爷这手藏刀术,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三年里我挥了五万九千八百二十七次,砍断了三座大山的竹子,手上的老茧磨破皮又愈合足足七十八次才堪堪练成,你被小爷划破了肚子,不冤。”
  “我很佩服你的毅力。不过——”

  陈琅琊肚皮的腹肌一阵蠕动,竟是就这么止住了血,他看着陆羽,不屑道:“若我刚才感觉没错,你武脉应该是断的吧。没有先天内劲,再怎么挣扎,你也是一只蝼蚁,强壮的蝼蚁,跟孱弱的蝼蚁,在老鹰面前,没有任何区别。”
  陆羽笑道:“就你也配老鹰?苍蝇吧。事实是你被一只蝼蚁划破了肚子。”
  “你……”陈琅琊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侥幸罢了,我承认是我托大了,下次你不会再有这么好的运气。”
  他的意思很明显,这事儿没完,他还要来找回场子。
  “哪里用得着下次。”
  陆羽咧嘴一笑,把玩着手中的“百子切”,“陈大少,大山里面,优秀的猎人,从来不会放过一头受了伤的老虎,放回归山要不得的道理我还是懂的,来,小爷今天跟你玩命,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你丫敢不?”
  “你——”
  陈琅琊眼眸血红,显然胸腔已经沸腾起了怒火。
  说是两败俱伤,其实他的伤比陆羽重。
  陈琅琊脸色阴晴不定。
  他只能控制住伤口不流血,若再动手,伤口就会撕裂,鲜血再次涌出,不断地蚕食他的体力。
  半小时内,若不能格杀掉陆羽,死的就会是他。
  这种几率很小,最多就有百分之三十,但陈琅琊不敢赌。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
  他是以后要继承他叔叔陈青帝衣钵的人,怎么能够栽在陆羽一个无名之辈手里?
  再说了,他的实力远在陆羽之上,只要暂时忍下这口气,等肚子的伤势差不多好了,再来找回场子就是。
  不是没有破釜沉舟、绝命一搏的勇气。
  那得是跟他一个水准的对手才行。

  说白了,即便被划破了肚子,他骨子里还是瞧不起陆羽,不可能承认陆羽是跟他一个层次的对手。
  一小半算是先入为主,另一小半,则是一个武道天才的骄傲。
  “怂。”陆羽看着他,不屑地吐出一个字。
  陈琅琊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他有个国士无双的叔叔,自己也不是什么废材纨绔。

  从小到大,除了天神一般的叔叔,没人敢嘲笑他。
  今天,他是第一次被奚落被嘲笑被鄙视,心里如何不憋屈?
  更让他憋屈的是,他还不能反驳。
  反驳了,真跟这光脚不怕穿鞋的无名之辈搏命?

  他也配?
  “怂货,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在等着养好伤再来找回场子吧?”陆羽问道。
  “这……”陈琅琊脸色涨得通红。
  也不知道是被揭穿心思后的尴尬还是愤怒。
  陆羽冷笑道:“不用你来找我了,你也是个四九城的爷们儿,要让小爷我瞧得起你,那咱们还是按照四九城的规矩来吧。”
  “怎么说?”
  陆羽吐出两个字:“茬架。时间你定,地点我挑。”
  “一个月后。”陈琅琊冷冷一笑。

  这个时候,他的身体能完全恢复,他有十足信心,将这个无名之辈打得下半辈子在轮椅上度过。
  倒是没真想要陆羽的命。
  他觉得将这个居然敢奚落嘲讽他的家伙打成残废,羞辱他一辈子,比直接把他打死还畅快得多。
  陆羽点点头:“很好,一个月后,西城的废弃工地,小爷我等你,希望你这怂货到时候能硬一回,别吓的尿裤子不敢来。”
  “这句话我同样送给你。”陈琅琊闷哼一声。

  陆羽不再理会他。
  转头看着苏少商,苏少商脸色有些难看。
  毕竟陆羽跟他女儿有婚约,他单方面撕毁,这是不讲道理,而他认定的比陆羽优秀一百倍的陈琅琊,居然被陆羽反过来给教训了,这是在打他的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