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984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唔……有什么事?”张文定淡淡然问了一句。
  钱海赶紧说道:“领导,冒昧的给你打这个电话,希望不会打扰到您,我现在正在处理一个跳楼的事件,楼顶上那个人非要亲自见您,吴局长表示,我给您打个电话请示一下比较好。您看……”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觉得心里有一万头草泥马在呼啸。
  钱海你这是在和我开玩笑吗?
  虽说人命关天,但如果县里只要有一个人跳楼,就要见自己这个一县之长一面,那县政府的工作还要不要干了?
  而且,跳楼这种事儿,丨警丨察和消防队,那才是专业人士,自己这个一县之长,虽然算是武林高手,可在这种事情面前,也不会比丨警丨察和消防队的做得更好。
  你钱海这个电话打过来是什么意思?给县局一把手吴山为上点眼药吗?
  可县公丨安丨局一把手这个位置,不是县里能作主的——虽然说公丨安丨系统是双重管理,但是,县公丨安丨局一把手不可能是本地人,必须是从外面调进来的,在人选上面上,省厅有着最大的话语权。
  这种眼药,上得没多大意义啊!
  还有,吴山为叫你给我打电话,你就打电话,你这简直真是拿县长不当干部啊!
  这点破事就处理不好,你钱海还有脸当县局副局长?
  当然了,这些念头只在心里一转而过,张文定就把这些念头都抛开了,然后立马认真考虑起来了这个事情。

  这事儿,既然是吴山为叫打电话的,那么,吴山为肯定觉得有打电话的理由,而钱海还真的就打了电话,那就表示,这个打电话的理由,钱海也是认可的。
  如果不认可,钱海完全可以无视吴山为的这个要求,直接一句话回顶过去——越级汇报不太好,还是局长你亲自向县领导汇报更合适。
  这么一想,张文定就在心里有了一个初步的推测——钱海敢打这个电话,要么这个跳楼的人身份不同寻常,要么这个事情本身不同寻常。
  想着这个,张文定也不急着表态说去还是不去,只是道:“唔……怎么个情况?”

  其实此时的钱海心里也非常矛盾,自己早上六点就过来了,而且县公丨安丨局还请来了谈判专家,这个跳楼的死活就是要见张文定,如果见不到张文定,他就不下来。
  从六点到现在,楼顶上的这个人已经好几次差点摔下来。
  特警本来是打算硬上的,可这个人所在的位置太靠边,根本就无法靠近,而且这个人警惕性很高,根本就不允许任何人靠近。这样下去,这人肯定会因为体力不支摔下来,万一在自己手里出了人命,那自己在局里就更没有地位了,闹不好再给自己扣上个冒子,那自己这辈子就完了。
  说起来,这个事情,并不是钱海分管的。
  只不过,钱海是昨天晚上的值班局领导,今天早上六点钟的事情,自然也是要值班局领导来解决。
  这个头疼的问题,真是头疼得不行了。
  但是更头疼的是,一把手吴山为要他请示张文定,这简直就欲哭无泪了。
  尼玛,这事儿,怎么请示张文定?

  一开始,钱海是不想请示张文定的,可是后来一想,貌似,请示一下张文定,也是一条路。
  钱海郁闷了好几分钟,楼顶上那个人情绪越来越激动,甚至给了钱海最后期限,其实如果是一般老百姓想跳楼,这事情要比现在容易处理的多,有问题解决问题就是了,不管是要工程款的,出现感情问题的,或者是神经病的,这些都好办,可今天跳楼的偏偏不是普通老百姓,而是县里一家企业的老板。
  重点的是,这个企业,以前也算是县里的知名企业,老板也是县里的名人。
  这个老板在县里当年也是响当当的人物,钱海认识他,早上有人报警,自己赶过来的时候,他以为自己跟这位老板认识,还轻松大意了,上去跟他谈,但老板却认了死理,根本就不给钱海面子,执意要找张文定。

  钱海问他理由,他说,跟你们说也白说,你们解决不了问题。
  如果仅仅只是这样,钱海倒也不怕。
  可是,这个老板不仅仅只是要见张文定,嘴里还说了一些不三不四的话,也就是俗称的造谣,说这个县领导受贿了多少,他又给那个县领导送了多少,以及什么包养情妇啊之类的。
  这个话,不仅仅涉及到了县领导,还涉及到了县里不少的部门负责人。
  如果继续任由这家伙乱说的话,影响实在是太恶劣了。
  最要命的是,这家伙还在说,他有证据在手上!

  尼玛,这一瞬间,钱海真想让这家伙直接跳楼摔死算了。不过,他也知道,如果那家伙说的是真的,就算是摔死了,肯定也是麻烦无比——谁知道他对证据什么的,有没有提前的安排呢?
  所以,钱海也是不得不给张文定打个电话请示一下——这也是为了县里的名誉着想。
  当然了,最主要的是,这个事情,牵涉到了张文定——那货指名道姓要见张文定,若是因为张文定不知道这个事情,而导致了什么不可控的事情发生,钱海的责任可就太大了。
  当然了,现在既然打了电话了,那钱海肯定是要把这个基本情况给张文定说一说的。

  跳楼的这个人名叫李二牛,名字虽然土了些,但人却不土。
  他是搞工程起家,有了点钱之后,开发了县里的一处房地产,虽然楼盘很小,但楼小资金活,就挣了些钱。
  再后来,随着房地产的低迷,李二生便跟人合伙干实业,前年县里给了他二十亩地,这都过了两年了,办公楼和厂房的主体刚刚修完。
  今天,李二牛正是在自己办公楼的楼顶,谁都不知道他跳楼到底是因为啥,不过有人议论,可能是因为资金的事,但就算是钱海,他的这个老熟人,也么问出个一二三。
  李二牛给所有人就只有一句话,那就是要见张文定。
  钱海跟他说,你想见县长,可以去他办公室,也没必要坐这里冒这个险,但李二牛像是着了魔犯了病,他说,他就想在这里见张文定。
  钱海劝了,谈判专家又跟他谈判了,李二牛还是纹丝不动,楼下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这事要是不抓紧时间解决,搞不好要出大乱子的。
  听到这个基本的介绍,张文定几乎没有犹豫,想知道,这个李二牛,肯定是知道一些县领导的把柄的,至于这个把柄是不是真凭实据,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这个就谁也不知道了。

  心念一动,张文定便在电话里跟钱海说:“你们先稳住他,你把地址告诉我,我马上就到。”
  听到这话,钱海着实松了一口气。
  挂断电话,张文定便起身下楼,带着秘书和司机直奔目的地,很快便到了这栋楼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