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246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军医院的环境非常好,天亮之后,病房外面就是花园,有小鸟的叫声,预示着春天的来临。
  李牧慢慢睁开眼睛,看到了光明,他慢慢扭头看向窗外,有阳光的影子,还有小鸟的叫声,他第一想到的却是,春节快到了。
  还有十五天,就是传统佳节春节。
  此时,他才感觉到,身上压了重物。李牧的意识慢慢复苏过来,首先看清楚了自己是在病房里,记忆一下子复苏,但是他昏迷之后的事情,他都不知道。
  于是,看到冯玉叶的侧面对着自己,李牧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在这里。

  伸出没有打点滴的左手去摸了摸冯玉叶吹弹可破的脸蛋,李牧就想不明白,她一个当兵的,皮肤这么好。
  也许是李牧那粗糙的手掌刺激到了冯玉叶,她慢慢醒过来,睁开眼就看见了李牧,她爬起来,幸福得就要哭出来。
  “你醒了。”
  “其他人怎么样了?”
  李牧第一句话就问。
  “都很好,只有你受了伤。”冯玉叶说,她想说李牧几句,但这么些日子过去,她也知道,说再多也没用,李牧不会听她的。
  冯玉叶站起来,说道,“我去买早饭,想吃什么?嗯,我去问医生你能吃什么。”
  “好。”李牧这才感觉到饿。
  李牧打量着病房,这种单人病房带着小阳台,绝对不是普通战士可以住的,估计也许普通干部,也住不了。可是自己明明确确地的就住在这里。这种待遇太离奇,李牧不敢相信。
  部队里等级分明,待遇分明,什么级别享受什么样的医疗标准,那都是有明文规定的。

  不行,一会儿冯玉叶回来得问个究竟才行。
  冯玉叶太熟悉陆军医院了,闭着眼睛都能找到去饭堂的路。但是她觉得饭堂的东西不好吃,于是走到外面街上买早点。经过办公楼,就看见老妈从里面走了出来。
  冯玉叶的妈妈梅院长也看见她了,大步走过来。
  “妈。”
  “妮儿,你怎么在这里?来看我?”梅院长惊喜,她是河南人,说话带着一点口音。

  冯玉叶走过去拉着母亲的手,犹豫了一下,说,“不是,我们部队有个兵负伤了,我陪他。”
  一开始,梅院长以为是女兵,自己女儿是女干部嘛,需要她陪的,自然是女兵,但一看女儿那略微有些羞涩的神情,于是猛地一皱眉,猜到了什么,“男的?”
  “什么男的女的,不都是兵吗。”冯玉叶说。
  梅院长又抓住了重点,“是兵?不是干部?”
  冯玉叶就不往下说了,甩开母亲的手,“我出去买早点,妈,回头找你说。”
  “哎哎哎!”梅院长喊也喊不住,冯玉叶快步就离去了。
  看着女儿的背影,知女莫如母,梅院长第一个感觉就是——冯玉叶谈恋爱了。想了想,梅院长微微一笑,大步走向住院部大楼。
  很快,梅院长就找到了李牧的病房。她知道她女儿肯定是打着她的旗号找的病房,而且整个陆军医院没有多少人是不认识冯玉叶的,一问,就是什么都清楚了。
  李牧的主治医生一边陪着梅院长沿着长长的走廊走向李牧的病房,一边低声介绍着情况,“……那个兵是从A大山火场上下来的,据说是救老百姓负伤了,主要是体力透支得很严重,其他的就是一些挫伤,问题不大。不过在送来的路上,出现了十三次心脏骤停……”
  “十三次?”梅院长一听,不由的站住了脚步,吃惊地看着主治医生。
  主治医生点头,“昨天下午马上组织了会诊,找不出具体问题来,但是经过一夜的观察,情况很好,他恢复的速度很快。”

  梅院长点点头,她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绝对老资格院长,工作履历囊括了七大军区中的五个,经验非常的丰富。因为她是跟随着丈夫走的,丈夫调任到哪里,她就跟随到哪里。
  “当年九八年抗洪,也出现过一例,最合理的解释是,人体经过高强度的连续的运动,骤然停下之后就可能发生这种现象。”梅院长说道,“对了,那个兵的个人情况如何?”
  主治医生回答,“第三旅的兵,不知道为什么会跟着特大行动。刚转士官的小伙子。”
  “为什么给安排超规格的病房?”梅院长问。
  主治医师苦笑了一下,说,“院长,上级首长直接电话过来要求务必不惜一切手段保住他,而且又是您千金亲自送过来的……”
  “既然是英雄,那么接受高规格的待遇也是应该的。”梅院长点头说着,此时已经来到了李牧病房前面。
  主治医生连忙上前敲了敲门随即推开,“李牧同志,早上好。”
  李牧正沉在回忆当中,听到唤声便扭头看过去。
  梅院长看清楚了李牧的样子,当即心里暗道了一句:好一个英雄出少年。李牧在她眼里,就是个少年。要知道,梅院长可是近六十岁的人了。
  “李牧同志,休息得还好吗?这位是我们院长,特意来看看你。”主治医生很客气地介绍着。
  梅院长走过去。
  李牧看到这位老阿姨常服肩膀上赫然是少将军衔,连忙的就要爬下床。梅院长急走几步摁住他,“小伙子,躺着躺着,呵呵。”
  “首长好!”李牧问好。

  “好。”梅院长打量着李牧,笑得很慈祥。
  李牧也看着这位少将老阿姨,看上去有差不多六十岁了,但是精神头很好,刚才看她走路的那几下,身子骨也是硬朗得很,也能从话里感觉到这位院长同志的思维很清晰。
  只是,李牧不知道怎么的,总是感觉这位院长同志看自己的目光,有点乖乖的,就是有点感觉自己像是商品躺在货架上,等着被人挑挑拣拣,挑好了完了还要用欣赏和喜欢的目光打量一番,这才付款买回家。
  当然,李牧不知道眼前这位从战斗部队出来的少将院长是他的准丈母娘。
  “小伙子,感觉怎么样?”梅院长慈祥地笑了笑,就跟看自己的孩子一样,问道。
  李牧点头道谢,“好很多了,谢谢首长关心。”
  梅院长缓缓点头,又问,“听口音,你是湖南人?”
  “广东的。”李牧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哦?”梅院长惊讶了一下,“可是你的普通话,带着湖南口音。”
  “以前跟一湖南的朋友学的,有一点点他们那的口音。”李牧解释道。
  梅院长说,“原来如此。完全听不出你的广东口音来,你们广东人,说话都很好辨认。”
  “首长,应该是都比较怪,难听。”李牧呵呵笑道。
  梅院长也呵呵地笑了下,说,“每个地方的口音不一样,正常。好了,小伙子,好好休息,抓紧早日恢复回部队。有什么要求,可以找你的主治医生,你是英雄,我们要照顾好你的哟!”
  “不敢当!谢谢首长!”李牧连忙道谢。
  梅院长和主治医生离去,李牧目送他们,皱着眉头在那想,英雄?什么英雄?
  狗屁的英雄!
  冯玉叶拎着两袋早点回来,才走进住院部大楼,就听见有人喊他:“冯干事!”
  日期:2016-04-06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