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568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当谢志军听说任红军要展现一下京城世家子弟的风度,让海州乡下土老帽长长见识,谢志军顿时精神大震。毕竟伏羲大观一号四合院就现成摆在那里,早一天去晚一天去,自己有军少作保证,总能能去。但是军少发威施展世家子弟的威风的场面,可不是说谁都有眼福能够看到的。现在在场的除了军少的姐姐丽萍小姐外,就只有自己了。也就是说,能够亲眼目睹军少发威震慑地方官员的只有自己一个。当时候自己只要随口向那些纨绔们透露一两点军少发威的现场情况,那些纨绔们还不得把自己给羡慕死啊?

  作为军少发威的第一手资料掌握着,自己在纨绔圈的地位一定会大大提升的  !
  谢志军美滋滋地想着,目光紧紧追随着任红军的身影移动,恨不能自己的双眼都转化成摄像机,把军少的一举一动都给录下来……
  任红军大踏步地来到舷梯口,抬头望向飞机舱门。
  是啊,他是不认识包飞扬,但是不认得包飞扬不要紧,反正只要是第一个出来,必然是包飞扬那个混蛋无疑。到时候自己只要抓住他衣领问问他,想不想要解决海州凤山管理区行政区划指标的办法?

  哼哼,纵使这个混蛋再桀骜不驯,面对着自己这个大杀器,也得服软吧?
  到时候还不得乖乖地跟在自己后面,去向丽萍姐道歉?
  迎着任红军的目光,一个气度不凡的青年从舱门里走了出来。
  好咧,就是你这个家伙,可让小爷我逮住你了!
  任红军心中嘿嘿冷笑着,目光就向这个青年脸上望过去,一时间不由得浑身巨震!
  怎么是他?
  不会吧?
  难道他就是包飞扬?
  弄错了,一定是弄错了!他怎么可能是包飞扬呢?
  任红军心中狂叫着。

  就在这里,就看到这个气度不凡的青年扬手向任红军身后挥舞着。任红军扭头望过去,只见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的赵丽萍也笑盈盈地伸手向这个青年挥舞着。
  完了完了,他竟然真的就是包飞扬!
  任红军一咬牙,大踏步地踩着舷梯向包飞扬迎了上去。
  谢志军看着任红军踩着坚定不拔的步伐走上了舷梯,心中更是万分期待。
  军少果然是炒鸡牛逼,竟然不等海州这个土老帽走下舷梯就冲上去开干!

  新哥啊新哥!
  强少啊强少!
  你们在这个关键而又精彩甚至是火花四射的时刻,留在伏羲大观一号四合院那个破地方,不觉得遗憾吗?
  在谢志军激动的目光中,任红军终于和那个海州土老帽在舷梯上碰到了一起。
  谢志军心都提到上嗓子眼儿,猜测任红军会怎么样收拾这个海州土老帽?是迎面狠狠一拳,还是直接一脚把这个土老帽从舷梯上踹下去?
  赵丽萍也发现了任红军的异动,俏脸一瞬间吓得都白了。任红军不是再三向自己保证不冲动的么?怎么会直接就冲上了舷梯啊?他这是要直接对飞扬动手吗?这可坏菜了,和自己设想的场面不一样啊!
  任红军站在舷梯上,仰起头来,盯着包飞扬英俊的脸庞看了有十多秒钟,确认自己的确没有认错人之后,大手猛然伸出,脸上绽放出菊花一般地微笑,异常热情地冲着包飞扬大声说道:“老师,您还记得我吗?”
  我勒个去!
  这是什么剧情啊?
  谢志军在后面看着差点亮瞎自己24K氪金狗眼。
  军少不是说要教训这个江北省海州市过来的土包子主任吗?怎么忽然之间变得卑躬屈膝,口称海州土包子为“老师”?
  难道说“老师”这个词跟华夏大地上那些被玩坏的“小姐”、“同志”一样,变成了一个侮辱性的词汇?
  一时间谢志军脑子的转速跟不上任红军画风转变的速度,只能张大嘴巴跟一只呆头鹅一般傻呆呆地仰着脖子看向舷梯。

  老师?
  包飞扬看着眼前这个身材瘦高仰着脸冲着自己一脸讨好笑容的青年,只觉得确实有些面熟,可是一时间也想不起来自己究竟是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男青年,更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称呼自己为“老师”?
  “不好意思,恕我眼拙,请问你是哪位?”包飞扬一时间倒是没有把眼前这个人和赵丽萍短信息中所说的任红军给联系在一起。
  “老师,你不记得了我了?我在华夏科技大学的读材料学研究生,叫任红军。”任红军笑得脸都快要酸了。
  哦?
  原来你就是任红军啊?
  这下包飞扬感觉有些意外。
  按照赵丽萍在手机短信中的说法,这个任红军不是要过来找自己麻烦的吗?怎么忽然间变成这般模样,对自己毕恭毕敬不说,还一再称呼自己为老师  。
  这是什么节奏啊?
  包飞扬实在是弄不明白。

  不过呢,让包飞扬更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任红军竟然是华夏科技大学材料学的研究生,这实在是太让包飞扬吃惊了。
  在华夏国内来说,华夏科技大学材料学属于顶尖学科,排名至少稳居前三,在某些材料学领域甚至排在国内第一。。任红军能够在华夏科技大学读材料学的研究生,也差不多属于国内材料学一流的人才了。
  但是单单是这个原因的话,还没有办法让包飞扬太吃惊,毕竟就包飞扬本身在陶瓷材料学方面的造诣领先这个时代十几年。别说是在华夏国,就是放在世界范围呢,能在陶瓷材料学方面研究超过包飞扬的可谓是少之又少。任红军一个华夏科技大学材料学的硕士研究还不够资本让包飞扬吃惊。
  可是问题是,任红军不是普通人,他可是华夏国一流世家任氏家族的三代嫡孙!
  在国内一流世家超一流世家的子弟当中。就读国内一流大学,甚至是国际一流大学的不在少数。可是这些人绝大多数研读的都是工商金融经济管理等领域的专业,为将来从政从商做家族的接班人打基础做准备。反而是像任红军这样读材料学这样冷门的学科的人不能说绝无仅有,但是人数也是少之又少,而且多数还是旁支别系中的子弟。而像任红军这样,身为一流世家的三代直系嫡孙,却去华夏科技大学研读材料学,而且还一直上到研究生,据说包飞扬所知,这可是独一份啊!

  难道说这个任红军是一个一心扑在研究上。嗜学成痴的书呆子?
  但是赵丽萍明明又告诉他,这个任红军纨绔作风很浓厚,京城那些一流世家的子弟当中见到他就退避三舍,尽量避免和他起冲突。
  一个纨绔作风如此浓厚的一流红色世家三代嫡孙,却告诉自己他是华夏科技大学材料学的研究生,我是听错了还是听错了?
  任红军见包飞扬一脸惊异的表情,就知道包飞扬还没有想起自己是何许人也,就连忙接着为包飞扬提示: “去年五月份,您是不是在国防科工委讲过一次课?我的导师王文贵王教授当时带着我在国防科工委实习,我有幸参加了您的讲座。当时我就坐在台下第二排。对了,我还给你写过一个纸条,询问陶瓷涂料在高温状态下液相变化以及耐腐蚀性能指标的问题。”
  日期:2017-02-10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